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寓言
  • 谜语
  • 歇后语
  • 谚语
  • 顺口溜
  • 绕口令
  • 三句半
  • 三字经
  • 百家姓
  • 十二生肖
  • 励志
  • 诗词鉴赏
  • 当前位置:博旭范文网 > 实用文档 > 寓言 >

    《庄子》寓言中人物形象解

    分类:寓言 时间:2017-07-26 本文已影响

    篇一:《庄子》中寓言形象

    《庄子》中寓言形象探析

    摘 要:《庄子》寓言中的艺术形象的创造极具特色,本文将从

    人物形象、生物形象和非生物形象两个大方面对《庄子》寓言中的

    艺术形象进行探析,努力发掘《庄子》寓言中艺术形象的独特魅力

    以及这些艺术形象所反映的玄妙、精深的思想哲理。

    关键词:《庄子》;寓言;艺术形象

    中图分类号:b2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2012)

    07-0000-02

     《庄子》在先秦散文中最具特色,“诸子文章多用寓言,而

    庄子不但用得最多最精,而且最具文学性。”[1]p100《史

    记?老子韩非列传》说:“其著书十馀万言,大抵率寓言也。”《庄子》

    一书的文学性很大程度上表现在他创造了一大批鲜明的艺术形象

    上。这些艺术形象的创造并不限于人物,有的超越了常人的认知和

    想象,延伸到自然界中一切有形的和无形的事物,包罗万象,无奇

    不有,庄子借助这些艺术形象来寄寓他的深邃的思想。

    一、人物形象方面

    《庄子》寓言中的人物形象的创造极具特色,庄子创造了众多

    的人物形象,有的人物形象是其想象虚构的,有的人物形象取材于

    历史故事或是神话传说,然后再进行大胆的想象和创造,庄子对于

    人物形象的刻画栩栩如生。

    1、虚构想象

    篇二:《庄子》寓言 艺术特色

    摘要

    《庄子》又称《南华经》,是先秦诸子中最具文学价值的作品。书分内篇、外篇、杂篇,以内篇为核心,《逍遥游》、《大宗师》等作品集中体现了庄子的哲学思想。庄子多用“寓言”、“重言”和“卮言”等表现形式写作,尤其擅构寓言。古今人物、花草树木、虫鱼鸟兽、大鹏小雀、白骨骷髅,皆能幻化,敷衍文章。庄子之寓言,想象奇特怪诞、发想无端,文风恣肆汪洋、意出尘外,论述诡谲神秘、瑰丽绝妙,然而它所承载的思想却是朴素深刻,无人能先。特别是在人物形象塑造上,几乎已完全具备了现代小说之特点,被黄震先生誉为“千万世诙谐小说之祖”。庄子的寓言是他说理传道的主要工具,通过寓言这种曲折含蓄却又古怪离奇引人入胜的方式,向世人传达他高深莫测的“道”,幸如他所预期的“十言而九见信”,两千年来,庄子的寓言及寓言所包含的道对中国的文学、哲学具有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庄子》寓言 艺术特色浪漫主义 刻画手法 措辞

    目 录

    引言 ................................................................................................................................ 0

    1.新颖巧妙,意境宏阔,极富浪漫主义色彩 ........................................................... :2

    2.嬉笑怒骂,生动活泼,刻画手法精准多样 ............................................................ 4

    3.言简意赅,生动传神,措辞凝炼不失飘逸 ............................................................ 7

    结 论 ............................................................................................................................ 9

    参考资料 ...................................................................................................................... 11

    引 言

    《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说:“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1]他是我国先秦战国时期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庄子继承老子“道法自然”的观点,道亦无限,自生自灭,世无主宰。万物“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主张齐是非,齐生死,齐物我,齐贵贱,“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随遇而安,逍遥自得。

    《庄子》成书后,共五十二篇,后散佚,只剩得三十三篇,其中内篇七,外篇十五,杂篇十一,内篇大体可代表战国时期庄子思想核心,一般定为庄子所著,而外、杂篇发展则历经百余年,夹杂黄老、庄子后学形成了更为复杂多变的体系,可能掺杂有庄子门生和后来道家的作品。《庄子》被誉为先秦最具有文采的哲学著作,兼有哲学著作和浪漫主义文学作品双重身份,其独特之处就在于它以寓言的形式去表达深刻的哲学观念。庄子在《寓言》一篇中,自称“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司马迁在《史记.老庄申韩列传》中亦指出其“著书十余万言,大抵率寓言也”。可见寓言是《庄子》最大的特色。

    《庄子》想像力丰富,夸张怪诞,极具浪漫主义色彩。通过寓言故事,禅道说理,针砭讽刺,刻画人物,喻世警人。其超常的想象和变幻莫测的寓言故事,构成了庄子特有的奇特的想象世界。刘熙载《艺概·文概》称其“意出尘外,怪生笔端。”[2]《庄子》寓言的结构严密巧妙,有时候看似各个寓言之间不相关联,实际上是以同一主题或者规则串联起来的,其精神思想是贯穿全篇,从始而终。寓言的形象是对现实生活中某类典型人物事迹轮廓式的勾勒,代表性极强,加之内在精神的塑造,让人印象深刻。庄子构思的宏大雄壮,结构的严密新颖,想象的奇特丰富,精神的逍遥自由,给人以超凡脱俗的美感与崇高美妙的享受。

    《庄子》整部书中共有将近两百则寓言,《庄子》的寓言是他说理传道的主要工具,我们从中能领略到他的思想,同时《庄子》也给后世以莫大的指导和启示,这些寓言是庄子哲学思想的形象表述。

    《庄子》寓言是先秦诸子作品中最绚丽多彩,令人瞩目的。其思巧妙脱俗,发想无端,令人咋舌,其驾驭语言的能力亦已登峰造极。《庄子》寓言不但富有哲理,而且想象奇幻,形象生动活泼,流露着充沛的情感。高似孙赞庄子道:“其说意空一尘,倜傥峻拔,无一毫蹈袭沿仍之陋,极天之荒,穷人之伪,放肆演迤,如长江大河澎湃汹涌,声沉影灭不可控搏,率以荒怪诡诞狂肆虚渺,不近人情之说瞽乱而自呼。”[3]

    《庄子》的寓言又是与众不同的。先秦诸子中,孟子、韩非子等人亦可谓善用寓言,但孟子多采用民间传说故事来加强自己的论辩,韩非多利用历史传说与典故以佐证自己的说理。而《庄子》的寓言却大多“皆空语无事实”,通常都是庄子本人虚构而成。正如刘向所云,其“作人姓名使相与语,寄辞于其人”。庄子是第一个自觉地运用虚构手法的文学家。《庄子》寓言的独特还在于它的“多义性”。庄子在创造了如此大量、丰富多彩、变化多姿的艺

    术形式即寓言之时,其寓意却是比较隐蔽、模糊的。他在讲述故事时,并没有精确地点明他要说明的道理,而是靠那卓异的形象思维,凭借故事自然流露出来。这样,其寓言的寓意就变得多面、丰富、模糊,具有“形象大于思想”的特点。一个寓言,需要读者再三体味,才能领悟其深层含义;或者同一寓言,不同的人读之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这种含蓄的手法,正与庄子“道”之玄虚空灵的精神实质相吻合。这种寓言的背后,隐藏的是无穷的意象,不尽的意蕴,让人能够捕捉一二却也难以完全真实的领悟,因而也是增加它内涵的丰富和模糊的美。可以说,庄子在创造这些寓言时,本身所运用的,就是一种直觉的形象思维,需要靠读者的智慧加上灵悟的直觉才能慢慢地接近通彻地明察。所以单凭直接的、明白的逻辑理性,是无法全部理解体会到那种“神”和“道”的境界。[4]

    1.新颖巧妙,意境宏阔,极富浪漫主义色彩

    庄子是战国中期宋国人,宋是殷商后裔,但仍旧自称商。殷人是比较爱好艺术的民族,因为时代关系,殷人又最崇信鬼神,故其文化色彩充分显示出超现实的气氛。庄子在那种超现实主义气氛的熏陶下,自然在文学艺术上也趋向于浪漫主义。

    庄子语言中的浪漫风格,还直接受到南方楚国文化的影响,宋国的地理位置,更促成了其殷楚文化的融合,加以庄子主要来往于宋楚。宋楚特殊文化关系更强化了庄子寓言文风的形成。楚国是一个原始巫风弥漫的地域,巫风是楚国文化的主要内容,因此楚国也成了神话聚集的场所,这使得楚国文化自然倾向于浪漫主义。庄子的寓言受到楚国的神话启发、影响而形成的。因此浪漫主义色彩是庄子寓言最突出的特色。[5]

    《庄子》开篇便是《逍遥游》,此篇是庄子所有思想的核心,也是庄子一生的追求。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全文按思想脉络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主旨在于“圣人无名”,是本篇的主体,从对比许多不能“逍遥”的例子说明,要真正达到自由自在的境界,必须“无己”、“无功”、“无名”。接着,一直到“窅然丧其天下焉”,紧承上一部分进一步阐述,说明“无己”是摆脱各种束缚和依凭的唯一途径,唯有真正做到忘掉自己、忘掉一切,才可能达到逍遥的境界,也只有“无己”的人才是精神境界最高的人。余下为第三部分,论述什么是真正的有用和无用,说明人不能为物所滞,无用之用,反对积极投身社会活动,志在不受任何拘束,追求优游自得的生活旨趣。

    印度著名学者、作家奥修认为,《逍遥游》其核心思想就是,万事万物获得幸福有不同的等级。[6]自由发展我们的自然本性,可以使我们得到一种相对幸福;绝对幸福是通过对事物的自然本性有更高的一层的理解而得到的。相对于各个阶层的生命,只有完全了解了各

    自的自

    《庄子》寓言中人物形象解

    然属性,才能达到自己生命的自由,当然,只是相对的自由。正如文中所言:“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多寡、长短、轻重、大小,皆非耦也。庄子由小及大,将生命的各个阶层如同体型或年寿一般类比而出,隐喻生命的自由,或许像那展翅翱翔九万里的鹏鸟一般,才算的通神得道。

    如此复杂而高深的思想,庄子又是如何借助寓言而形象直观的表现出来呢?想象和夸张,庄子的夸张、想象与他人不同,它玄妙、神奇、诡异、博大、飘渺、诙谐、无极,可超越一切,天上地下再无约束。《逍遥游》开篇便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竟而幻化为鹏,亦不知几千里也。乘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擎天驾海,何等的壮阔浩瀚!这种惊人的想象力,至极的夸张让后世浪漫主义诗人李太白都忍不住赞叹:“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生命是不同的,至少生命的自然属性都不相同,然而道是同等的。年小如朝菌,年大似大椿,其生命的脉络留于世间的痕迹本大不相同,但朝菌有朝菌的满足,大椿有大椿的失落,生命在各自的轨迹里都是单一而慌乱的,唯有道,得道便如同获得鲲鹏一般的生命形式,腾天蹈海,翻云覆雨,贯穿古今,再无羁绊,亦不能羁绊。其入海为鲲,腾天变鹏,乘风来去,负海遨游,何等自在!想必世间最大的自由最大的幸福不能逾此!如此意境,天高海阔,谁的想象敢于争锋?

    老子被孔子誉为“龙”,说他的思想天上地下、四极八荒,不能追随不能阻挡,世间无人无物堪与比拟。老子的“道”即为庄子的“道”,庄子的“道”即是逍遥,即是鲲鹏。其思想之飘渺如羽如风、其想象之灵动如泉涌如月升。可见庄子的想象已达极致,他的夸张已脱离了理性,到了非逻辑的极端,世间又有谁人能去模仿敢去效法?《庄子》寓言里还有蜗角上的两个国家,斧头劈掉鼻尖上的灰尘,栎树托梦,骷髅复生??哪一个不是超凡之极的想象和夸张?大至庞然,小至甚微,《逍遥游》里刻画出世间各个层面的生命和生命的思想,也包罗了生命的起止和来去。世间众生,人人皆有想法,各自的想法必有偏执,偏执的想法自要落在那个相应的生命坐标上,人无贵贱,命无高低,只是思想,思想的枝杈在径自延伸??生命的大图,生命的新颖和独特,思想的脑络,一点点,一点点,就这样不经意的娓娓道来。《庄子》寓言最是诡谲博大,然《逍遥游》是唯一包罗万象、纵横古今的。[7]

    与《逍遥游》一般也具有这种浩大壮阔境界的是《庄子》中另一名篇《秋水》,

    典故“望洋兴叹”便由其中而来。《秋水》中几乎所涉及到的都是寓言,中心是讨论人应怎样去认识外物。全篇前面写的是北海海神和河神的谈话,一问一答一气呵成,构成本篇的主体,这个长长的对话根据所问所答的内容又可以分为七个小版块,其一至“不似尔向之自多水乎”,写河神的小却自以为大来对比海神的大却自以为小,说明了认识事物的相对性观点。其二至“又何以智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用确知事物和判定大小极其不易,说明认知常受事物的不定性和事物总体的无穷性影响。其三到“约分之至也”,紧承前一对话,进一步

    篇三:浅析《庄子》寓言的艺术特色

    龙源期刊网 .cn

    浅析《庄子》寓言的艺术特色

    作者:王芳

    来源:《新课程·教师》2014年第11期

    摘 要:《庄子》创造了许多诙谐怪诞的寓言,寓言是《庄子》一书的主要特点,而《庄子》之所以在战国乃至后世备受人们喜爱,除了有深刻的思想内涵之外,莫过于《庄子》寓言与众不同的艺术特色。试图从语言、比喻、想象、意境等方面对《庄子》寓言的艺术特色作一浅显的分析,以期深刻地理解《庄子》。

    关键词:《庄子》;寓言;艺术特色

    寓言是《庄子》的主要特点,正因为《庄子》创造了许多诙谐怪诞的寓言,所以,与其他儒家经典和诸子风格有很大的不同。《庄子》通过一个个荒诞恢诡的寓言来传达作者的思想,而读者透过一个个夸张变形的寓言去理解作者的思想。《庄子》一书之所以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读者,除了深刻的思想内涵之外,莫过于《庄子》寓言与众不同的艺术特色。

    一、语言夸张,比喻生动

    《庄子》寓言的语言颇具特色,且对语言的运用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其语言语势宏大、节奏鲜明、辞采绚丽、音韵和谐,如行云流水,汪洋恣肆。如《秋水》篇: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

    写河水因百川灌河,其水势澎湃,足以使河伯欣然自喜。可是,当河伯洋洋自得东行至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不禁望洋兴叹。行文语言变幻莫测,意境开阔,一张一弛,抑扬顿挫,有一种雄壮美,又有一种回环之美。林云铭《庄子因》对此评论说:“运词变幻,复擅天然神斧,此千古有数文字,开后人无数法门。”

    大量运用比喻虽然是先秦诸子的共同特色,但《庄子》的比喻却多样、巧妙、精辟、隽永,且擅长譬喻,经常喻后出喻,喻中设喻,不啻峡云层次,海市蜃楼,从来无人能及。如《秋水》论述“物各有用”时,就连续用了“梁丽”“骐骥”“鸱鸮”三个比喻。再如《齐物论》中一连串罗列了十几种事物来比喻自然的声响:

    “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号,而独不闻之乎?山陵之畏崔,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枅,似圈,似臼,似洼者,似污者。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宎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

    这些宏博新奇、借实表虚的连类譬喻,使文章姿态横生,美不胜收。

    相关热词搜索:庄子 寓言 人物形象 《庄子》寓言和寓意 《庄子》的寓言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