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寓言
  • 谜语
  • 歇后语
  • 谚语
  • 顺口溜
  • 绕口令
  • 三句半
  • 三字经
  • 百家姓
  • 十二生肖
  • 励志
  • 诗词鉴赏
  • 当前位置:博旭范文网 > 实用文档 > 顺口溜 >

    温岭顺口溜

    分类:顺口溜 时间:2017-07-13 本文已影响

    篇一:家乡非物质文化

    我的家乡台州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介紹

    我的家乡—台州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民俗丰富多彩,并且拥有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下为台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分类及介绍:

    民间戏曲 1、台州乱弹 台州市

    台州乱弹,原本叫做黄岩乱弹,它形成于明末清初,是浙江著名的四大乱弹之一,被文化部列为中国318个地方剧种之一。流行于台州、温州、宁波、绍兴、金华、丽水等地区。台州乱弹有三百多个剧目,常演剧目号称"七阁八带九记十三图",七阁包括《回龙阁》、《兰香阁》等,八带包括《鸳鸯带》、《挂玉带》等,九记包括《拜月记》、《白兔记》等,十三图包括《百寿图》、《双狮图》等。此外代表性剧目还有《三

    星炉》、《紫阳观》、《汉宫秋》、《连环记》、《长生殿》、《单刀会》、《五虎平西》、《阳河摘印》、《锦罗衫》、《紫金镯》等。 随着剧种的发展,行当分类越来越细。在表演方面,台州乱弹有许多绝技,如"耍牙"、"双骑马"、"钢叉穿肚"、"甩火球"、"雨伞吊毛"等,长期以来一直为人所称道。

    二 民间曲艺(7项) 路桥评书 路桥区

    路桥莲花 路桥区

    路桥莲花系“莲花落”,由佛教宣传转变为世俗艺术后,吸收当地戏曲、民歌而演变成曲艺品种,其源流无史料佐证,据老艺人口述和传承情况,(本文来自:WwW.hNboxu.cOm 博旭 范文 网:温岭顺口溜)应产生于清末。流行于台州的路桥、黄岩等区。路桥莲花的演出形式,有坐唱、站唱和走唱。曲调较为丰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路桥莲花发展成了舞台表演的群众性曲艺艺术。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路桥莲花全由女子演出。

    路桥花鼓 路桥区

    道士戏 路桥区

    道情 路桥区 三门县 天台县 临海词调 临海市

    台州莲花(莲花落、高桥莲花、螺洋莲花、殿下莲花、玉环莲花)(椒江、黄岩、路桥、温岭、玉环) 唱宝卷(椒江)、 黄岩评书(黄岩)、 黄岩白搭(黄岩)、

    “黄岩白搭”,又称黄岩方言顺口溜,是黄岩一种历史悠久,独具地方特色的民间曲艺。具有诙谐、幽默、风趣、夸张、滑稽的特点。

    由于它通俗易懂好记,因而深受群众的喜欢,有些商贩首先抓住这个特点,用方言顺口溜编广告词来招揽生意。世纪初,黄岩街头就有卖梨膏糖者一边打着笃板,一边吆喝。后来在传播中不断地被修改补充,

    逐渐形成了完整的小段子,在休闲时由口齿伶俐者来吟唱,自娱自乐,称为讲白搭,其代表作有《卖水果》,常在黄岩鼓屿“三元会”满会时组织的迎会上表演,影响很大。今天台州电视台“阿福讲白搭”的开场白也就是从《卖水果》引发而来。

    “黄岩白搭”以说为主,不需伴奏,可一人表演,也可二人同台表演“对口白搭”。演员表演时常以丑角出现,或扮老太婆,头系包头纱、插花、戴耳环、身穿大襟衣裤,手捏手巾。或扮成老倌,身穿对襟衣裳,腰系八幅围裙,脚穿布鞋,挑一副水果担或笼担(应视剧情而定)。也可作现代人的时尚打扮,并无定规。“黄岩白搭”的表演者,都是因个人爱好,并无师承关系,其中解放后的代表性演员有王良忠、邱新培、郑英俊。特别是王良忠,早在50年代就在舞台上演出了《黄城大变样》(由徐先学编写),后来又演出了《老桃花》(由章甫秋编写)一演演了十几年,走遍了黄岩各乡镇,还应邀去温岭、玉环等地演出。王良忠因为在舞台上扮演的角色,颇受观众的青睐,号称“黄岩老太”。近年来上郑乡农民郑英俊经常活跃在舞台上,被称为新一代“黄岩白搭”表演者的代表。2007年,黄岩白搭被区政府列入黄岩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6月,被列入市政府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身为黄岩人的我记得小学时代曾经出过一档节目叫做《阿福讲白搭》该节目以全方言体质吸引了老老少少的目光,该节目现在仍在继续,并且我希望它一直继续下去。)

    洒尺调(温岭)、

    道情(黄岩道情、坎门道情)(黄岩、玉环) 树词调 天台县 三 民间舞蹈(12项) 新前采茶舞(黄岩)、

    闹湖船(闹湖船、大渔船、坑下尤龙凤舟)(黄岩、天台、三门)、 天皇花鼓(温岭)、 舞九狮(温岭)、 大奏鼓(温岭)、

    八蛮灯舞(滚八蛮、八蛮)(温岭、玉环)、 渔岙板龙(玉环)、 坎门鱼龙灯(玉环)、 楚门铁梗(玉环)、 八将串阵(玉环)、 坎门花龙( 玉环)、 左溪花鼓(天台)、 三十六行(仙居)、 鲤鱼跳龙门(仙居)

    仙居“鲤鱼跳龙门”灯舞发祥与繁衍地区——田市,位于浙江东南括苍山脉西北麓的河谷地带。这里

    沃野平旷、村镇连横、交通便捷、物产丰阜,四周多灵山秀水。“鲤鱼跳龙门”这一颇具独特的民间艺术色彩和浓郁生活气息的舞蹈,由人工把持,模仿鱼虾个性化的体貌和活动方式,呈现出幅幅纷繁多彩的鱼类生活图。绘塑了一群鱼虾跃龙门的生动形象,形态逼真,惟妙惟肖。尤其是“鲤鱼跳龙门化成龙”的剧情创设,贴近人们“勃勃上进”的愿望,千百年来赢得人们的喜爱。

    “鲤鱼跳龙门”灯舞的抢救和保护有其重要的价值:一是艺术价值,鱼虾灯具形象造型逼真,活动呈

    现富有个性化与比较性特征的群舞态势,动态性极强,其精湛丰富的演艺技巧,可谓集灯舞之大成。二是民俗价值,“鲤鱼跳龙门”以独特的象征意义,贴近人们的美好愿望,因此与民间的节庆活动水乳交融,成了民俗文化的一大载体。三是学术价值,“鲤鱼跳龙门”剧情印证了神话传说化龙山的典故,丰富了神话传说的内容。四是美学美育价值,灯舞融汇舞蹈、灯艺、绘画、建筑、造型等艺术为一体,在人们感官的积极参与下得到美的享受。神话传说的艺术再现,激励人们注重身心修养,努力上进,成为栋梁之材。

    仙居“鲤鱼跳龙门”灯舞传承至近期,盛名远播。曾在1952年获台州地区民间艺术表演竞赛特等奖,

    因当时交通不便,省赛不能成行。最近,灯舞又被中央台、浙江台、福建东南台等电视台拍摄成片,名传海内外。2006年6月被命名为浙江省民族民间艺术之乡(鲤鱼跳龙门)、

    十八罗汉(仙居)、 花桥龙灯(三门)、 海游六兽(三门) 石马采茶 三门县 亭旁杨家板龙 三门县 大田板龙(临海)、 黄沙狮子( 临海市)、 上盘花鼓( 临海市)、 大石车灯(临海市)、 坎门灯塔鱼灯( 玉环县)、 叠罗汉(仙居县)、 卷地龙( 仙居县)、 四 民间音乐(11项)

    委羽山大有宫道教音乐(黄岩) 上垟吹打乐(黄岩)、 作铜锣 (黄岩区) 骨牌锣鼓(临海)、 仙居山歌(仙居)、 邱家岸锣鼓(温岭) 亭旁山腔调(三门)

    台州船工号子(椒江船工号子、玉环船工号子)(椒江、玉环)、 细吹亭( 临海市) 莲子行( 天台县)

    天台山佛教音乐 (天台县)天台山佛教音乐以佛教天台宗音乐为代表,是天台山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早在公元五世纪时,天台宗创始人智岂页(智者大师)(538-598),在形成独立、完整的天台宗哲学思想的同时,为了使由他制定并口传心授的仪轨符合教义需求,从而产生了天台宗特有的佛教音乐。经过千余年的传承和发展,天台宗佛教音乐不但成为天台山佛教音乐的代表,还影响了早期民间戏剧并传播海外。据统计,天台山佛教可唱诵的经文约95篇,其中赞偈类22篇、朝暮课诵39篇、忏类9篇、瑜伽焰口9篇、水陆法会16篇(含乐器曲牌)。特别是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写的《天台智者大师画像赞》(附有曲谱),文辞优美,悦耳动听,是研究佛教音乐的珍贵资料。

    天台山佛教音乐的形式,主要是声乐。包括独唱、领唱和齐唱组合、齐唱、轮唱四种。唱词有赞、偈、文、咒四种格式。曲调又分歌唱型、吟咏型、念诵型三种。配唱的乐器或称法器有梵鼓、钟、大磬、铛子、铃、钹、木鱼等,配器的制式、大小各异,用于不同的仪轨场合。表演形式多样,声腔抑扬顿挫,庄严平和,给人以“不同凡响”的听觉感受。

    天台山佛教音乐对民间戏曲的影响很大,如早期流行在江南的南戏,就以干唱为主。在明代,南戏基本不合管弦乐,顺口而歌,这种“清讴”的干唱唱法即源于天台山的佛教音乐。唐代以降,日本僧人相继来天台山求学,也带去了天台山的佛教音乐,产生了日本室町幕府时期的戏剧——能乐。在能乐中就有《天台山之事》的表演段子。1982年3月,日本佛教音乐研究人员组团到天台山寻根访问。

    近年来,天台山佛教音乐还走出寺庙登上舞台,多次作专场演出,受到社会各界的欢迎和关注。在配乐上也有所发展,尝试增加一些民族乐器,以提高听觉效果。为了使天台山佛教音乐后继有人,天台山佛学院专门开课,请老维那向学僧传授这方面的知识。

    佛教天台宗自创始起,就有不少忏仪的著作问世。天台山佛教音乐以天台宗佛教音乐为主要代表。天台宗创始人智岂页 著有《法华三昧忏仪》、《方等三昧行法》、《金光明忏法》、《请观世音忏法》、《方等忏法》等。以上忏法中的《法华三昧忏仪》、《金光明忏法》系智岂页 撰创,并配有音乐。唐代书法家颜真卿撰写的《智者大师画像赞》也为佛教天台宗特有的可唱经文。佛教天台宗音乐受地域文化的影响(如当地民歌、民谣、江南小调等元素),形成部分有本土特点的唱诵经文。其早晚课、水陆法会及瑜珈焰口等均有自己独特的润腔。

    天台山佛教音乐的音乐传承均由各代维那以口传心授的方法代代相传至今。在与全国各佛教宗寺的交往中融合了其他地方的音乐元素。但在有一定互通性的前提下仍然保留了自己个性的一面。

    佛教音乐以庄严、肃穆、典雅、平和为风格,在音乐史上有其独特的文化价值。对这一口传心授的宝贵文化遗产,天台县委、县政府十分重视,正在组织专业人员搜集、整理,进行抢救和保护。

    道教南宗洞经音乐( 天台县) 五 民间造型艺术(25项) 台绣 椒江区

    玻璃雕刻 椒江区 天台县 翻簧竹雕 黄岩区 路桥灰雕 路桥区 罗氏犀皮漆器 临海市 临海根艺 临海市 临海剪纸 临海市

    枧桥鼓 临海市 杜桥泥雕 临海市 王氏大花灯 温岭市 温岭石雕 温岭市 海洋剪纸 温岭市 陈世君微雕 温岭市

    船模 玉环县 门神画 玉环县

    贝雕 玉环县

    天台干漆夹苎工艺 天台县 龙头山竹编工艺 天台县 坦头木珠工艺 天台县 针刺无骨花灯 仙居县 白塔石雕 仙居县 方炳青根雕艺术 仙居县 长旗灯 仙居县 沿赤木雕 三门县 三门石窗 三门县 六 民俗风情(6项) 送大暑船 椒江区 开年节 路桥区 石塘小人节 温岭市 刘阮传说 天台县

    寒山拾得(和合二仙)传说 天台县 济公传说 天台县 七 杂技与竞技(6项) 台州南拳 台州 南太极拳(黄岩)、

    新前武术(黄岩)、 抢高台(天台)、 皇都南拳(天台)、 山董狮舞(三门) 八 民俗(7项) 天台抬阁 (天台县) 十六会馔(天台)、 摆看桌(天台)、 状元游街(天台)

    宁溪“二月二”灯会(黄岩)、 正月十四夜元宵(临海)、 高枧古亭台阁 (三门县) 九 民间文学(8项) 戚继光抗倭传说(椒江)、

    戚继光 (公元1528~1587 年) , 字元敬, 号南塘, 山东蓬莱人.他出生於将门之家.在父亲严格的教育和薰陶下, 戚继光从小就养成良好的品质, 并立下大志.当时, 戚继光耳闻目睹了海盗倭寇对我国东南沿海烧杀抢掠、灭绝人性的暴行非常气愤.他在父亲的教导下, 树立了爱国思想, 并立志从戎.16 岁时他父亲死了, 他袭职做了登州 (今山东省蓬莱县) 指挥佥事, 以后升为署都指挥佥事, 调到沿海前线负责山东海上抵御

    篇二:语文意识

    深入领会课标精神,努力追求优质高效的语文教学

    ——浙江省第七届小学语文青年教师阅读教学评比活动综述

    浙江省小语会副会长、特级教师 王崧舟

    对于本次赛课活动,我想谈三个方面的看法:第一,本届赛课有几个出的特点,这些特点向我们指示一种方向,透露一种信息,提供一种标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展开谈一。第二,本届赛课存在一些问题,尽管有些问题不具有普遍性,但却具有代表性;尽管有些问题属于吹毛求疵,但是为了毛能够长得更纯一些,这些疵我们也不妨再求一求。第三,无论是本届赛课所表现出来的特点,还是某些方面存在的问题,都会给我们今后的小学语文教学改革和实践带来有益的启示,所以我也想简单地谈一谈启示。

    下面先谈本届大赛所表示出来的几个比较显著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本届大赛一共12堂课,它们都表现出一种强烈的语文意识。什么是语文意识?也许一时半会儿可能说不清楚,但是,这没关系,为什么?因为12堂课以它们鲜活的诠释、以它们生动的表现、以它们创造性的发挥和实施,为“语文意识”做了最好的注脚。实际上,语文意识是一个语文老师作为一种专业的重要标识,数学老师需要数学意识,音乐老师需要音乐意识,而语文老师毫无疑问、理所当然的应该具有语文意识。所以,我经常说语文老师要用语文的眼睛看问题,用语文的耳朵听声音,用语文的嘴巴去交谈,甚至用语文的心灵去感受、去思考、去体验。语文意识,就在我们眼前,但是因为我们没有觉醒,我们没有被提示,所以经常会走入某个误区。举个简单的例子,一张白纸的上面有一个黑点,你们首先把注意力分配给谁呢?毫无疑问是黑点。您不可能在正常的情况下,把注意力分配到白纸上,而你的注意力没有分配到那张白纸的空间,就是被我们忽视了的语文意识。因为,它太常见、太普通、离我们的生活太近,所以,我们常常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习焉不察、熟视无睹。而这次的12堂语文课,却向我们展现了,或者说聚焦了作为一个语文老师应该具有的专业特征——语文意识。

    比如,杭州胜利小学的陆虹老师,上的是《花钟》,我相信各位一定记忆犹新。这堂课最大的成功是什么?我听完这堂课,最深的感受是一句话,这是一堂具有典范意义的自觉体现语文意识的好课。我们不妨简单地回顾一下,陆老师上的《花钟》的最精彩的片段。哪个片段呢?在引导学生品读描写花钟的这一段文字中,这段文字从语文意识的角度来说,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典范性,这个典范性体现在哪里?体现在语言表达的多样性和准确性的生动结合中。一方面,作者对九种花开放的动态描写,语言极富变化,节奏极富变化;另一方面,对每一种花开放时间的描述

    又相当准确,用“左右”,用“大致”,用“承上省”和“启下省”这样一种语境的暗示来告诉我们,每一种花开放的大致时段。陆老师课上所体现的“语文意识”,正是将课堂学习的内容牢牢锁定在语言表达的这个特征上。第一,她抓住对花钟开花描写的各种不同的变换语式,每一种花如何开发的意思一样,但写法却不一样,或者拟人、或者白描、或者直截了当、或者生动描绘,极富变化。这就是语文意识。语文老师如果只关注语言文字所传递的意思,那是远远不够的,甚至是没有意思的。从专业的角度看,语文老师只有在关注语言文字所表达意思的基础上进一步关注语言文字表达形式所传递出来的那种节奏,那种韵味,这才是课程意义上的语文,这才是语文老师需要特别留神、特别着力的地方。这一点,陆老师做得非常成功。对于时间描写的品味,陆老师教得一样精彩。抓住“左右”、“大致”这些具有标识意义的字眼,引导学生体会作者在遣词造句上的那种准确,那种精到。更巧妙的是,陆老师在最后安排了一个匠心独具的拓展,把茉莉花、荷花等花呈现给学生,然后提示学生利用“词语盘点”中所提供的一些生动、新鲜的词汇,来描写这些花又是怎样开放的。这是什么?我认为这就是语文意识,一种自觉而强烈的语文意识。所以这堂课听下来,我们会有一种强烈的感受,浓浓的语文味洋溢在课堂上,洋溢在师生的对话中,洋溢在学生的语文实践中,洋溢在每个学生的听、说、读、写中。

    关于“语文意识”的问题,我想再举一个例子。温岭方城小学潘慧慧老师上的《钩虾与放牛》,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到,在潘老师的课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字眼就是“细节”。很显然,钓虾是一个画面,放牛是一个画面,这个画面要有文学的形象性,要有文学的感染力和穿透力,要真正进入我们的记忆深处,靠什么?靠细节。所以,潘老师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清醒的,她的课,紧紧抓住画面当中出现的细节,引导学生去抓细节,去感悟细节,去理解细节,去诵读细节,去内化细节,最后去创造细节。所以我们一边在听潘老师的课,我们的脑海中会一边浮现出:鲁迅先生在小时候曾经经历过的那一幕又一幕生动的、鲜活的、有趣的画面。钓虾,那虾是呆子。放牛,双喜竟然能够倒竖蜻蜓。这些是什么?这些就是细节,而潘老师的教学内容,从细节的角度去提,跟从印象的角度去提,有着本质的区别。什么区别?一个从语言表达的角度切入,一个从阅读感受的角度切入。哪个角度体现的语文意识更强烈、更自觉呢?我想,这是不言而喻、无需赘述的了。实际上,语文和人文说白了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因为角度不同,因此关注和着力的内容也就不同。面对文本,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音乐老师、思想品德老师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我觉得,语文老师的注意力应该更多、更自觉地分配到语言表达、语言形式上,而数学老师、音乐老师、思想品德老师,他们的注意力通常只会分配到语言所承载的思想感情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内容”本身。这就是特征,作为专业的语文课程对语文老师的专业要求。我想,这两天听下来的12节课,在这一点上,在语文教师应该具有的专业意识上,表现得是相当坚定和自觉的。

    第二个特点,这次的12堂语文课,学段特点体现得更加鲜明、把握得更有分寸。注意,我没有用“年段”这个概念,我用的是“学段”。为什么?因为你细读课标,你会发现课标不分年段,只谈学段。小学到初中一共9年,4个学段。第一学段,小学一、二年级;第二学段,小学

    三、四年级;第三学段,小学五、六年级;第四学段,叫七、八、九年级,即初中阶段。而课标在设计上,它对学段特点、学段目标、学段本身的规律性,在描述上是相当讲究的。比如,到第三学段,就有揣摩文章思路的阅读教学要求。在对课文进行整体感知的时候,你就有必要引导学生去揣摩一下文章先写什么,再写什么,后写什么。这就是学段的特点。而我们这次大赛一共12节课,我统计了一下,高段的 5节课,中段的6节课,低段的少了点,但是很不容易,至少还有1节课。这些课,从总体上看,都遵循和保持了这个学段对阅读教学的一些基本特点和要求。学段特点的自觉体现,应该说,是对课标精神的深入领会和践行。

    我举两个例子,比如,衢州柯城区鹿鸣小学的章爱芬老师,她上的是《普罗米修斯》,是四年级的,属于中段的课。我觉得,这堂课比较好的体现了中段阅读教学的基本特征。章老师的课,我相信留给我们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是词语教学,一个是语段教学。词语教学和语段教学恰恰是中段阅读教学中两个最基本的落点。比如,她的语段教学,我相信你会记住它反复着力的两个点,第一个是“锁”的品读,普罗米修斯被死死地锁在悬崖上,“锁”这个字章老师是做足了文章的。她做的不仅仅是这个字,她做的是整个语段,整个语段的向心力,整个语段的支撑点,是那个 “锁” 字。所以,她的课就紧紧围绕这个“锁”字,引导学生诵读文字,展开想象,提供画面,体验情景,最后感受到普罗米修斯遭受到巨大痛苦。第二是“啄”字,那只凶恶的鹫鹰,对着普罗米修斯的肝脏,一天又一天,不间断的啄食,这个“啄”字凝聚了这个语段的全部精神内涵,章老师处理得很有章法,又非常精炼。这就很好地彰显了这个学段的阅读教学特点。再比如,词语教学,这点我印象比较深,章老师的词语教学使用了两种基本策略,第一种,是在初读课文之后,对新词进行分类教学。我们来看一看,她出现了四组词语,第一组“肝脏、双膝”,要解决的是字形问题。第二组“吩咐、动弹”,要解决读音问题,准确的说是轻声问题。第三组“凶恶的鹫鹰、严厉的惩罚、气极败坏、驱寒取暖、挽弓搭箭”,要解决的是词义问题。第四组“太阳神阿波罗、众神领袖宙斯、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要解决词的内部构造问题。你看,分类非常清晰,一类一类的读,一类一类的记,既扎扎实实地进行了词语训练,又很好的对课文内容进行了梳理。这是第一个策略,第二个策略是在课文语境当中,引导学生理解重点词语,这个我印象最深的是“惩罚”这个词。这个词语的理解,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到了最后,完全把它搁在语境当中,让它浸润在语境的流水里面,自然而然地掌握这个词语的内涵和精神,而不是字面意思。看

    得出,章老师的课非常重视词语教学和训练,想了不少有效的招数,动了不少巧妙的脑筋,非常好得体现了中段阅读教学的特点。

    而本届大赛唯一的一节低段语文课,来自宁波奉化实验小学的叶洁芸老师的《酸的和甜的》,就很好地反映了低段阅读教学的特点和要求。这节课,低段阅读教学的风格非常鲜明。比如,叶老师的教学语言就极富童趣和情趣,我们一听,感觉就是个低段语文老师。我个人认为,课堂是有造型的,课堂是有面貌的。课堂的造型和面貌主要通过什么来实现呢?主要通过老师的语言来实现。所以,老师语言的造型和面貌,直接影响甚至决定着课堂的造型和面貌。我们听叶老师的课堂语言,很多话听起来很自然,但是体味起来你就会感觉到低段的特色表现得非常鲜明。比如,这句话就很有意思,“最有趣的故事就藏在74页,赶紧把它找出来”,你听,一个“藏”字,将低段教学语言的面貌非常传神地表达了出来。再比如,课快结束时,叶老师说,“把这些生字漂漂亮亮地请进田字格吧”,“请进”二字,你瞧,低段语文教师的语言风格,多么亲切,多么有趣,多么生动,多么富有童真和感染力。站在学段的角度来说,叶老师的课非常重视识字和写字教学,非常重视句子的朗读,特别注意长句子朗读的节奏及内部的停顿。别的不说,就说她指导孩子写那个“串”字,就处理地非常有章法,而这种处理方式你拿到高段来,那就显得矫情,人家会说你“十三点”。但在低段,她这样处理,我们就感到很贴切、很自然、很大方。第一步,老师让孩子看那个“串”像什么。一个说像羊肉串,行;一个说像一串葡萄,行;一个说像糖葫芦,行。这样调动孩子的形象思维,能让他们更好地记住字形。第二步,通过课件展示这个“串”字的甲骨文的形状、篆书的形状,原来是两个铜钱穿在一块儿,这是一种抽象的象形,有字源学的解读意义,增加了识字的文化含量。第三,老师范写,叶老师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一丝不苟地板书这个“串”字。口中念念有词,两句话非常重要,“上面一个扁扁的口,下面一个扁扁的口,最后是一个长长的竖”。这顺口溜就编得很有低段意味,这样引导学生扎扎实实地把这个“串”字写正确,写工整。低段的语文课,识字教学实在是个重中之重的问题,叶老师意识到了,非常清醒、非常自觉、处理得非常有章法,我想,这就是学段的教学特点和要求吧。

    第三个特点,教学任务更加集中。我们过去说“一课一得”,这个“得”,既是站在学生的角度提的,又是站在教学设计和教学实施的角度提的。因为你一堂课要让学生有所收获,那么,你这堂课的内容就必须相对集中、相对突出,你的教学内容必须凝聚在某个点上。而这个点,你在课上必须重锤敲击,必须泼墨如云,这样你才能让每个孩子都得到实实在在的训练。所以,要让学生有“一得”,课堂必须有“一得”。前一个“得”,指学生的收获;后一个“得”,指教学重点。这次的12堂语文课,我个人认为,在教学任务的梳理和定位上,都是相当集中的。

    比如,我们昨天听的绍兴北海小学金燕老师上的《花钟》。这次赛课有两位老师上《花钟》,可以说各具特色,各有千秋。陆虹的课流畅精致、亲切自然。金燕的课简洁明快、干脆利落。金老师的《花钟》,我认为在教学任务的处理上,做得相当集中。这堂课听下来,印象特别深的就是她出来的一张表。这张表分两次呈现,第一次罗列了课文中的九种花,什么花开放了,什么花开放了,就用这样的句式,一串下来,一共九句,一目了然。让孩子们读这九句话,读到后来,都不想读了,下面听课的老师也都烦了。干吗呢?傻不傻?好!金老师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要你感到单调、感到枯燥、感到乏味。等到这种感觉出来了,再让学生对照原文,一句一句地改,这一改,句子的意思没变,但什么变了?味道变了、节奏变了、语言的精神面貌变了。这张表第二次呈现的,才是原文的句子和写法。通过比较品评,句子的语言意味、这样写的好处和妙处,学生自然就心领神会了。你看,没有繁琐的分析,没有牵枝攀藤地引申、拓展,内容集中、形式干净,但效果却很好。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一句老话,“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教师把这“一得”处理好了,学生才会有真正的“一得”啊!

    再比如,温州育英国际实验学校官正华老师的《鱼歌子》。尽管是一首词,但是我们听下来,我们有一种感觉,什么感觉?官老师对这首词地处理非常集中,主线非常鲜明。主线是什么?就是“词中有画”。这堂课,从一开始把词中的几个景物圈出来,然后一一板书,一直到最后,形成一幅简笔词意图,始终围绕“词中有画”这一主线加以展开。通过这个画面的再现、还原、创造、想象,来引导孩子们感悟画中的意境、画中的情感。就像挖一口井,决不浅尝辄止,非得挖到汩汩的泉水冒出来为止。我觉得,内容集中,其实就是取与舍的辨证法。什么叫“舍得”?有舍才有得,不舍则不得。只有大胆地省略、削减,把各种跟教学重点、教学主旨关系不大的内容,把各种冗余设计统统砍掉,你的课才干净,你的教学内容才集中,你的教学才有真正的实效可言,你的学生才能做到一课一得。

    第四个特点,教学过程更加简约。其实,这一点跟第三点之间具有内在的逻辑关联性。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只有做到教学内容相对集中,你的教学过程才会更加简约。这种过程的简约,体现在教学设计上,就是看你是采用线性的,还是采用板块的;你是完全预设的,还是在预设中留有足够的生成空间的。关于教学过程的简约,我觉得最典型的、最具有说服力的,就是我们今天上午听的《伯牙绝弦》。嘉兴平湖叔同实验小学钱锋老师上的这一课,可以说是绝了。这一课在教学设计和实施中,充满了大气,充满了智慧,充满了灵动。为什么?过程简约!就像钱锋老师自己说的,“你的回答,简约而不简单”,依我看,钱老师这一课,恰恰是对“简约而不简单”地绝妙诠释。我们看他那个设计,简简单单的三个板块:第一块,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干什么?老老实实地一句一句地诵读古文,读出古文特有的节奏,那种神韵,那种意味。语就是语,文就

    篇三:温州鼓词

    温州鼓词

    杭州市启正中学 庄荣生编撰

    【概述】

    温州鼓词是温州四大地方曲艺(温州鼓词、温州乱弹、温州昆曲、温州道情)之一。温州鼓词流传于温州地区,流传于接受温州方言的人群之中,是温州民间喜闻乐见的说唱文艺。因解放前,鼓词系盲人操作之业,主要是盲人为了谋生而演唱鼓词,游走于温州民间,所以又称“瞽词”。解放后,即使鼓词艺人虽非盲人,但也必须戴着墨晶眼镜闭上眼睛装成盲人演唱,否则视为违背行规和职业道德。因此,有温州人的地方就有温州鼓词声,温州鼓词的流传区域,过去以温州市区鹿城、瓯海、龙湾为中心,南起苍南、平阳、瑞安,西起泰顺、文成,北至永嘉、乐清(乃至温岭),东到洞头海岛,凡是逢年过节,婚丧喜事,祭祀神佛,犯规处罚等时,都是鼓词的表现地方。现在,温州鼓词的声音随着温州人的足迹,被带到全国各地和海外,成为温州人怀乡恋土的特有情结和休闲娱乐的特有方式。

    据已故名艺人季松年、管华山说:温州鼓词,“始于明代,由横阳里巷之曲与词曲合并而成。横阳,即今平阳;里巷之曲,指的是民间小调。当时在野的文人与聪明的盲艺人,承受了古乐的衣钵,并吸收了当地的民间小调,创造了说唱形式。经过二百多年的发展,在器乐和音乐上也日臻完善。

    温州鼓词按演唱方式,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叫“平词”,凡逢红白喜事,或款待客人,或因争端认错罚词还有一种叫“大词”,也称“娘娘词”。解放前都在供奉女神的庙宇中演唱。唱大词时,用一鼓一拍,擂大鼓,敲大锣,曲调高亢、粗犷,比较原始。其主要词目为《陈十四娘娘》,唱陈十四学法灭妖的故事,可以连唱几昼夜。

    温州鼓词有唱有说,以唱为主。它的唱腔、曲调,带有浓郁的南国民歌风味,鼓词的基本曲调有慢板、流水、紧板等几十个板式。由于温州鼓词是用温州方言演唱(以瑞安语言为标准),因此各地语音不同,唱腔也各有特色,其唱法有南、北派之分。南派曲调比较细腻、柔和;北派曲调比较粗犷、古朴。

    温州鼓词长于抒情,善于叙事,曲句俚质,通俗易懂,并夹有丰富的群众词汇和民间谚语,曲本形式有“折书儿”、“小说”、“部书”等三种。其句法结构,

    基本上是七字句,有时也运用五字句及叠板等形式。其文体一般由韵文、道白相间而成。唱韵很讲究押韵自然,音节和谐,保持了民间说唱音乐的特色。

    温州鼓词演唱用的主要乐器,有扁鼓、三粒板、牛筋琴、小抱月等。因此在表演上的最大特色,是在单档表演时一个人可以敲奏四至六件乐器。同时一个人要兼扮各种角色(现有时采用男女对唱),并且要求吐字清楚和细致刻画人物。情节要交代详细,人物个性、神态要掌握准确,一个人能塑造多种不同性格的人物,而且会模仿各种声音,以渲染气氛。

    温州鼓词在题材上,大都取材于民间传说和历史小说,其中以表现家庭的悲欢离合和爱情故事居多。有大小传统曲目四百多本,如《陈十四》、《说岳》、《粉妆楼》《双面貌》等。

    【相关链接】

    一、温州鼓词流传及及相关人物和曲目

    清乾、嘉年间,有白门松、阿光儿名闻遐迩。白门松不只是赵钧对他作过评价,又项嵩《午堤集》:“瞽者白门松,工唱词,远近争致之。名且出于其乡土族以上……”可见白门松声誉之高。阿光儿,以诙谐闻名,演唱时能随机应变,出口敏捷,风趣横生。

    同、光年间,有上坞发、毛行发、东山德等名扬曲坛。张纲(1862-1943)的《杜隐园日记》赞道:“同、光之间,以唱词知名者,无如上坞发。阿发唱词,皆细针密缕,无一俗句,其所唱《倭袍传》,尤脍炙人口。而今日(1906年)则推东出德为巨擘。”“初五日霁,是日东山德来予家唱词,词目为《双面貌》。午后唱一本,灯下又接唱,约至四点钟始罢。所唱故事,乃两生两旦,皆面貌相同,而悲欢离合,情节颇佳,阿德又唱得淋漓尽致,故听者皆忘倦云。”

    民国时期,温州鼓词发展几乎停滞不前。20世纪20年代形成了南北两派。南派流行于平阳、瑞安一带,风格委婉细腻;北派流行于温州、永嘉一带,风格挺拔刚健。传统曲目有《双珠江》、《十美图》、《八美图》、《十二红》等。20世纪四十年代,名艺人层出不穷,民间则广泛流传着这样一首顺口溜,即“林朝藩的劲,叶岳生的文(以演唱《西厢记》闻名),管华山的神,郑声淦的琴,阮世池的音。”当然,像高美卿、郑明钦等都很有成就。

    解放后又吸收了京剧、越剧、梆子、黄梅戏等戏曲音乐,不同程度地套用了

    戏曲曲牌音乐,产生了阮(世池)、丁(凌生)、陈(志雄)三大流派。阮派善于吸收民间俗语和其他艺术门类之长,咬子准、吐子清、道白通俗、唱词婉约,以刻画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和农妇村姑见长,艺术风格纤细华美,代表曲目有《文武香球》、《十美图》等;丁派表演庄重、唱腔平缓、道白自然、用鼓准确,善于演唱英雄人物,艺术风格庄重浑厚,代表曲目有《天宝图》、《拳打镇关西》等;陈派嗓音高亢清亮、间色甜美醇厚、唱腔刚柔相济、音乐可塑性强,能适应不同类型的人物故事说唱,艺术风格清丽壮美,代表曲目有《三打白骨精》、《梁山伯与祝英台》等。

    其中,50年代以来则有阮世池、丁凌生、陈志雄、项宗光、方克多等人,至今犹活跃在各地的词坛上。

    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前期,因受“十年浩劫”,名师无从诞生。

    八十年代至今,新秀犹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有徐玉燕、阮爱兰、林秀珍这些脱颖而出的新秀。此外,唐孙文、万爱琴、黄世铭、凌康君等一批中年艺人也各红一方,成为当今曲坛的骨干力量。

    二、代表性名家介绍

    林朝藩(1904-1984),字月儒,时称“赵岩先生”,幼家贫,曾入私塾,好诗文、书法。十四岁从鼓词名师“东山德”学艺,一年后即出师登台演唱。以演唱武侠题材见长。音域宽广、声腔、道白刚劲、优美、琴鼓伴奏恰到好处,有力烘托故事情节,善于随情节的发展演多种武打动作,有时还以武术师装束上场,听众莫不凝神屏息,形成独特风格。时人誉为:赵岩的“劲”,岳生的“文”,华山的“琴”,世池的“音”。

    一次在平阳县城演唱时,台下巧有一武术师听唱,不觉听之入迷,模仿其动作。演唱结束后,武术师所坐登椅竟被碾碎。代表曲目:《三门街》、《龙虎图》、《十粒金丹》等,1949年后演唱的新题材有:《渔姑乐》、《三世仇》、《黄继光》。

    管华山(1916.8.25-1960.1.11),乳名南山兆。原藉瑞安市塘下镇南山西岸村,1951年迁居温州市区,十三岁学艺,师承候福祥,曾过堂于陈宝焕先生,1936年,参加由温州民众教育馆举办的温州鼓词演唱大比赛,演唱《貂蝉拜月》获第一名,从而崭露头角,四十年代,经常演唱于温州市区各(书)词坊,以他严

    肃的舞台作风,认真的艺术态度,更博得广大听众的赞扬。演唱的词目有《玉堂春》、《杨乃武与小白菜》、《董小宛》等,代表词目有《孟丽君》、自编词目《三错奇缘》,他擅长须袍正旦,唱腔平实厚朴,道白自如,自屈一指,刻划人物感情真切逼真。形神兼备,尤以神似为最,民间把“管华山的神似油”作为美谈。1958年,他参加浙江省第一次曲艺会演,演唱《新群英会》,获优秀演出奖。而且参加温州市民间曲艺首届观摩演唱大会,获得演员一等奖。解放初期,曾任瑞安县曲艺改进会主席,温州市第一届曲协主席,浙江省第一届曲协副主席,温州市一、二届政协委员。

    管华山一生短暂,但仍不愧为温州曲坛的前辈。

    阮世池(1928.9.11- ),瑞安市安阳镇人。浙江省文化厅首批命名的民间艺术家、温州鼓词“阮派”创始人。十四岁拜王启凡学艺,后重师陈宝生、陈阿奴先生。十七岁时,以唱《五凤图》、《十二红》成名。解放初期,任瑞安市曲艺改进会副主席。1952年参加浙江省民间音乐舞蹈会演,演唱鼓词《王贵与李香香》,1956年又赴省城,演唱《秋香爱社》,均获好评。1958年进瑞安市曲艺队任演员,当年参加浙江省第一次曲艺会演,演唱《山岗红波》,获优秀演出奖,同年8月,上北京参加全国首屈曲艺会演,演唱鼓词《别靠天》,受到周总理的亲切接见。随后,中选参加由中央文化部组织的巡回演出江苏、上海、江西、广东、辽宁、天津、山东等十一个省市,又参加福建前线慰问前线三军,受到热烈欢迎。1964年参加浙江省曲艺调演,演唱《李大娘捉特务》,1968年转瑞安广播器材厂当工人。77年归队。1979年,参加温州(地区)曲艺会演,演唱自己改编的《迁玄坛》,获表演一等奖。1980年转干,落实瑞安市文化馆工作。他经常演唱的词目有《八窃珠》、《红绿梅花簪》、《黄金镯》、《紫金鞭》、《粉妆楼》等,代表词目《文武香球》、《十美图》;他积极提倡演唱现代词目,自编自唱或改编的现代词目有《破晓记》、《祖国处处有亲人》、《一个降落伞包》、《阿种娘》等数十篇,改编或整理的传统词目有《十二红》、《飞虎鞭》、《合同记》等。他敢于突破旧框框,善于吸取民间俗语及其他艺术门类之长,咬字准,吐字清,道白通俗,唱词婉约妩媚,以刻划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和农村妇姑见长,形成了纤细华美之独风格,影响广泛,被人们称为“阮派”。1985年,他创建温州市少儿图书馆集资,与丁凌生、陈志雄、方克多同台义演,演唱《逼上梁山》中的《发配沧州道》,被人们作为

    美谈;又与上述三人合作,演唱《蝴蝶杯》中的《献杯》选段,由浙江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现为中国曲协会员,第二届浙江曲协副主席,温州曲协副主席,瑞安市曲协主席,瑞安市政协常委、四届温州政协常委,曾任瑞安1-6届人民代表。

    陈昌牌(1865—1947)又名牌先,号称“天下一”,瞽目,平阳县鳌江镇滨海村人,系温州鼓词已故名师,温州鼓词牛筋琴的创造者。他的一生为温州鼓词的创新、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他起初从好朋友陈焕昌和陈尤千处学些戏班和学习班得来的知识,在乡里小有名气。在22岁那年拜师著名鼓词艺人萧江毛家处毛阿发学唱温州鼓词。他认为演唱鼓词同戏曲舞台演戏差不多,但鼓词是靠一个人唱、念、表、叙来完成任务的。如果把鼓词中人物也模仿戏剧中每个人物声腔而富有表情地进行唱念表述,就更能吸引听众兴趣。因此,他模仿戏剧中老生、老旦、小生、花旦、花脸等各行当声腔运用到唱词中来。在清〃光绪中叶时,陈昌牌在听众一片赞扬声中,他没有满足现状,认为演唱鼓词专靠一个扁鼓作配器感到太单调,他听说永嘉一位鼓词艺人把弹棉花用的牛筋缚在椅脚上敲的启发下。他经过多少日日夜夜的苦思研究,终于想出了用一块弓形长方形的梧桐板,制作成长62公分、宽32公分,厚3.8公分,用竹码作琴线填子,排成梯形作音皆,两头用硬木做框架,框两头拧上螺丝可以松紧作校音,用一杆小竹签在牛筋弦上敲打发音,牛筋琴终能发出宫、商、角、微、羽五个浑厚、柔美、响亮清脆的声音,而且具有传音远的特色,能奏出小曲小调,取名“牛筋琴”。他说既然有曲有调,还必须有板有眼,于是又把戏曲中“三粒”(拍)和“小抱月”(梆)都用上,加强了节奏感。牛筋琴问世,大大增强了温州鼓词的表现力,为温州鼓词的改革、创新与发展树立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这位唱红了瓯江南北的鼓词大师,在后期时也培养了一批鼓词艺人,如墨城的苏方足等人,苏方足是个有文化的明眼学生,他接受能力强,三天能学会一本词,只可惜他的嗓子条件不很好,没有唱红,可是他把老师肚里的词本都能用文字把它记录下来。至今留下《十二红》、《节孝文》等词本传给他的学生方克多。方克多至今还保存在那里。

    在陈昌牌诞生135周年之际,浙江省曲艺家协会、温州市文化局、市文联、市曲艺家协会、平阳县人民政府等单位,为了纪念这位为温州鼓词的改革、创新、

    相关热词搜索:温岭 顺口溜 骂人的话顺口溜 顺口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