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现代诗歌
  • 叙事诗歌
  • 抒情诗歌
  • 藏头诗
  • 打油诗
  • 诗歌朗诵
  • 经典诗歌
  • 诗词鉴赏
  • 教师节诗歌
  • 爱国诗歌
  • 爱情诗歌
  • 著名抒情诗歌

    分类:抒情诗歌 时间:2017-02-24 本文已影响

    篇一:著名抒情诗句收集

    著名抒情诗句收集

    ?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上邪》

    ? 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上邪》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白头吟》

    ?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长安古意》 ?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无题》 ?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长恨歌》 ?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无题》 ?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 ?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离思》 ?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离思》 ?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竹枝词》 ?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无题》

    ?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赠别?其二》 ?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相思》

    ?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相思》

    ?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金缕衣》 ?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清平调词》 ?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蝶恋花?柳永》 ?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子夜歌》

    ? 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更漏子》 ?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生查子?元夕》 ?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西江月》

    ?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木兰花》 ?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千秋岁》

    ?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雨霖铃》 ?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一剪梅》 ?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

    ?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

    ?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相见欢》

    ? 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相见欢》

    ?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 ?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锦瑟》 ?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江城子》 ?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江城子》

    ?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 ?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鹊桥仙》 ?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折桂令》

    ?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花月痕》 ?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红豆词》

    ?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玉楼春》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摸鱼儿》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击鼓》

    ?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长相思》

    篇二:古典著名抒情诗句集锦

    古典著名抒情诗句集锦

    1、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上邪》

    2、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上邪》

    3、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白头吟》

    4、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长安古意》

    5、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无题》

    6、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长恨歌》

    7、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无题》

    8、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

    9、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离思》

    10、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离思》

    11、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竹枝词》

    12、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无题》

    13、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赠别〃其二》

    14、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相思》

    15、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相思》

    16、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金缕衣》

    17、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清平调词》

    18、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蝶恋花〃柳永》

    19、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子夜歌》

    20、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更漏子》

    21、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生查子〃元夕》

    22、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西江月》

    23、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木兰花》

    24、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千秋岁》

    25、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雨霖铃》

    26、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一剪梅》

    27、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

    28、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

    29、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相见欢》

    30、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相见欢》

    31、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

    32、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锦瑟》

    33、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江城子》

    34、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江城子》

    35、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

    36、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鹊桥仙》

    37、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折桂令》

    38、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花月痕》

    39、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红豆词》

    40、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玉楼春》

    41、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摸鱼儿》

    42、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击鼓》

    43、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长相思》

    篇三:经典抒情诗歌

    十四行诗之一

    对天生的尤物我们要求蕃盛,以便美的玫瑰永远不会枯死,但开透的花朵既要及时凋零,就应把记忆交给娇嫩的后嗣;但你,只和你自己的明眸定情,把自己当燃料喂养眼中的火焰,和自己作对,待自己未免太狠,把一片丰沃的土地变成荒田。你现在是大地的清新的点缀,又是锦绣阳春的唯一的前锋,为什么把富源葬送在嫩蕊里,温柔的鄙夫,要吝啬,反而浪用?可怜这个世界吧,要不然,贪夫,就吞噬世界的份,由你和坟墓。

    \

    十四行诗之八

    我的音乐,为何听音乐会生悲?甜蜜不相克,快乐使快乐欢笑。为何爱那你不高兴爱的东西,或者为何乐于接受你的烦恼?如果悦耳的声音的完美和谐和亲挚的协调会惹起你烦忧,它们不过委婉地责备你不该用独奏窒息你心中那部合奏。试看这一根弦,另一根的良人,怎样融洽地互相呼应和振荡;宛如父亲、儿子和快活的母亲,它们联成了一片,齐声在欢唱。它们的无言之歌都异曲同工对你唱着:“你独身就一切皆空。”

    十四行诗之十八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被机缘或无常的夭道所摧折,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销毁。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十四行诗之二五

    让那些人(他们既有吉星高照)到处夸说他们的显位和高官,至于我,命运拒绝我这种荣耀,只暗中独自赏玩我心里所欢。王公的宠臣舒展他们的金叶不过像太阳眷顾下的金盏花,他们的骄傲在自己身上消灭,一蹙额便足凋谢他们的荣华。转战沙场的名将不管多功高,百战百胜后只要有一次失手,便从功名册上被人一笔勾消,毕生的勋劳只落得无声无臭:那么,爱人又被爱,我多么幸福!我既不会迁徙,又不怕被驱逐。

    十四行诗之四六

    我的眼和我的心在作殊死战,怎样去把你姣好的容貌分藏;眼儿要把心和你的形象隔断,心儿又不甘愿把这权利相让。心儿声称你在它的深处潜隐,从没有明眸闯得进它的宝箱;被告却把这申辩坚决地否认,说是你的倩影在它里面珍藏。为解决这悬案就不得不邀请我心里所有的住户——思想—协商;它们的共同的判词终于决定明眸和亲挚的心应得的分量如下:你的仪表属于我的眼睛,而我的心占有你心里的爱情。

    十四行诗之──六

    我绝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会有任何障碍;爱算不得真爱,若是一看见人家改变便转舵,或者一看见人家转弯便离开。哦,决不!爱是亘古长明的塔灯,它定睛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爱又是指引迷舟的一颗恒星,你可量它多高,它所值却无穷。爱不受时光的播弄,尽管红颜 和皓齿难免遭受时光的毒手;爱并不因瞬息的改变而改变,它巍然矗立直到末日的尽头。我这话若说错,并被证明不确,就算我没写诗,也没人真爱过

    约翰·安特生,我的爱人,

    记得当年初相遇,你的头发漆黑,你的脸儿如玉;如今呵,你的头发雪白,你的脸儿起了皱。

    祝福你那一片风霜的白头!约翰·安特生,我的爱人!约翰·安特生,我的爱人,记得我俩比爬山,多少青春的日子,一起过得美满!如今呵,到了下山的时候,让我们搀扶着慢慢走,到山脚双双躺下,还要并头!约翰·安徒生,我的爱人!我的心儿在高原 我的心儿在高原,我的心不在这儿,我的心儿在高原,追逐着鹿儿。追逐着野鹿,跟踪着獐儿,我的心儿在高原,不管我上哪儿。别了啊高原,别了啊北国,英雄的家乡,可敬的故园;不管我上哪儿漂荡,我上哪儿遨游,我永远爱着高原上的山丘。别了啊,高耸的积雪的山岳,别了啊,山下的溪壑和翠谷,别了啊,森林和枝桠纵横的树林,别了啊,急川和洪流在轰鸣。我的心儿在高原,追逐着鹿儿,我的心儿在高原,不管我上哪儿。

    黄水仙

    我独自徘徊,像一片孤云,高高地飘过溪谷和小山。忽然间,我看见一群,一大片,金黄的水仙;在湖水畔,在树木前,微风中摇曳,舞蹈蹁跹。如同夜晚的星辰闪现,不停歇地在银河眨眼。它们无尽头向前铺展,沿着这个海湾的边缘。我一眼瞥见千枝万朵,摇摆着头,轻盈舞蹁跹。水仙旁的湖水微波荡漾,水仙比闪光水波更欢畅,诗人有这样快乐的伴侣,我怎能不欢喜在心上。我凝视又凝视,却没有料想,这个情景给予我多少宝藏。以后常常的,每当我躺在床,我的情绪感到空虚和怅悯,水仙就在我的心上闪光,我孤寂的心顿感欢畅。这时候,我的心儿充满了欢喜,这时候,我的心儿随水仙舞起。

    孤独的收割人

    你看!那高原上年轻的姑娘,独自一人正在田野上,她一边收割一边在唱歌,你停下吧,或悄悄他往!她独自在那里又割又捆,她唱的音调好不凄凉;你听!你听她的歌声,在深邃的峡谷久久回荡。在荒凉的阿拉伯沙漠里,疲惫的旅人憩息在绿荫旁,夜莺在这时嘀呖婉啭,也不如这歌声暖人心房;在最遥远的赫伯利群岛,杜鹃声声唤醒了春光,啼破了海上辽阔的沉寂,也不如这歌声动人心肠。谁能告诉我她在唱些什么?也许她在为过去哀伤,唱的是邈远的不幸的往事,和那很久以前的战场?也许她唱的是普通的曲子,当今的生活习以为常? 她唱生活中的忧伤和痛苦,从前发生过,今后也这样?不论姑娘在唱些什么吧,歌声好像永无尽头一样,我见她举着镰刀弯下腰去,我见她边干活儿边歌唱。我凝神屏息地听着,听着,直到我登上高高的山岗,那乐声虽早已在耳边消失,却仍长久地留在我的心上。(顾子欣译)

    《露西组诗》之三

    我在陌生的人群中游动,那远隔大海的他乡异土;■,英格兰!直到这时我才深知,我爱你爱到何等程度。那忧郁的梦终于过去!我不愿再次离你远游。因为如今我的心里,对你的爱恋愈益深厚。在你的群山万壑之间,想望的欢欣曾把我激动;我珍爱的人儿飞车纺线,旁边是英格兰的炉火熊熊。晨光曾照耀,黑夜曾掩藏,露西游玩过的树荫;而你那绿油油的草场,露西的明眸曾最后眺临。(高建为译)

    小夜曲

    盖伊伯爵啊!时间快到了,太阳已离开了草原,柑桔花把芬芳送进闺房,微风吹拂着海面。整天歌声缭绕的云雀此时停止了吟唱,歇息在情侣的身旁;微风,鸟儿,花儿都在向神剖白,可是盖伊伯爵在何方?乡村姑娘偷偷躲进了林荫,去倾听牧羊人向她求婚;高贵的骑士在那高高的格子窗前,把歌声献给含羞的美人。爱情的星宿高于一切星星,此刻正治理下界天廷,远远近近受到感应——可是盖伊伯爵啊,何处把你找寻?(罗义蕴译)

    拜伦(1788—1824),英国19 世纪伟大的积极浪漫主义诗人,著有诗集《懒散的时刻》,长诗《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唐璜》等。其创作情感炽热,语言豪放。

    雅典的少女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雅典的少女呵,在我们别前,把我的心,把我的心交还!或者,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留着它吧,把其余的也拿去!请听一名我别前的誓语,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我要凭那松开的鬈发,每阵爱琴海的风都追逐着它,我要凭那长睫毛的眼睛,睫毛直吻着你颊上的桃红,我要凭那野鹿似的眼睛誓语,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还有我久欲一尝的红唇,还有那轻盈紧束的腰身,我要凭这些定情的鲜花,它们胜过一切言语的表达,我要说,凭爱情的一串悲喜,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雅典的少女呵,我们分了手;想着我吧,当你孤独的时候。虽然我向着伊斯坦堡驰奔,雅典却抓住我的心和灵魂:我能够不爱你吗?不会的!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梁真译)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像夜晚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满天。明与暗的最美妙的色泽在她的仪容和秋波里呈现,仿佛是晨露映出的阳光。但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增加或减少一分色泽就会损害这难言的美,美波动在她乌黑的发上或者散布淡淡的光辉在那脸庞,恬静的思绪指明它的来处纯洁而珍贵。

    呵,那额迹,那鲜艳的面颊,如此温和、平静,而又脉脉含情,那迷人的微笑,那明眸的顾盼,都在说明一个善良的生命:她的头脑安于世间的一切,她的心流溢着真纯的爱情!(梁真译)

    我见过你哭

    我见过你哭——炯炯的蓝眼滴出晶莹的珠泪,在我想象里幻成紫罗兰滴着澄洁的露水。我见过你笑——湛蓝的宝石光泽也黯然收敛,怎能匹敌你嫣然的瞥视,那灵活闪动的光焰!有如夕阳给远近的云层染就了绮丽的霞彩,冉冉而来的瞑色也不能把霞光逐出天外:你那微笑让抑郁的心灵分享它纯真的欢乐,这阳光留下了一道光明在心灵上空闪射。(杨德豫译)

    夜风轻柔地叹息,更加轻柔地在波浪上低语;因为睡眠把我的芳妮眼睛合拢宁静一定不会离开她的边际。或者吹奏着从天国上空偷来的动听的风神的乐曲;余音缭绕耳畔使她沉醉,爱情的梦把她的灵魂抚慰。但夜风又克制自己,只在最温柔的低语中叹息;不让微风的翅膀敢于把那棕色的头发吹起。夜风吹拂着凉意!啊!不要吹皱那洁白的眼皮;因为只有振奋人心的晨光,才能唤醒深藏在眼底的喜气。祝福那嘴唇和湛蓝的眼睛,亲爱的芳妮,愿以你的睡眠为圣!愿那双唇永不吐出一声叹息双眼睡醒再也不哭泣。

    雪莱(1792—1822),英国伟大的积极浪漫主义诗人,诗风壮阔,充满政治邀清,代表作有《西风颂》、《自由颂》、《云鸟曲》及《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

    西风颂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有如鬼魅碰上了巫师,纷纷逃避:黄的、黑的、灰的、红得像患肺痨,呵,重染疫疠的一群:西风呵,是你以车驾把有翼的种子催送到黑暗的冬床上,它们就躺在那里,像是墓中的死尸,冰冷,深藏,低贱,直等到春天,你碧空的姊妹吹起她的喇叭,在沉睡的大地上响遍,(唤出嫩芽,像羊群一样,觅食空中)将色和香充满了山峰和平原,不羁的精灵呵,你无处不运行;破坏者兼保护者:听吧,你且聆听!没入你的急流,当高空一片混乱,流云像大地的枯叶一样被撕扯脱离天空和海洋的纠缠的枝干,成为雨和电的使者:它们飘落在你的磅礴之气的蔚蓝的波面,有如狂女的飘扬的头发在闪烁,从天穹最遥远而模糊的边沿直抵九霄的中天,到处都在摇曳欲来雷雨的鬈发;对濒死的一年你唱出了葬歌,而这密集的黑夜将成为它广大墓陵的一座圆顶,里面正有你的万钧之力在凝结;那是你的浑然之气,从它会迸涌黑色的雨、冰雹和火焰;哦,你听:是你,你将蓝色的地中海唤醒,而它曾经昏睡了一整个夏天,被澄澈水流的回旋催眠入梦,就在巴亚海湾的一个浮石岛边,它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楼阁在水天映辉的波影里抖颤,而且都生满青苔,开满花朵,那芬芳真迷人欲醉!呵,为了给你让一条路,大西洋的汹涌的浪波把自己向两边劈开,而深在渊底那海洋中的花草和泥污的树林虽然枝叶扶疏,却没有精力;听到你的声音,它们已吓得发青:一边颤栗,一边自动萎缩:哦,你听!唉;假如我是一片枯叶被你浮起,假如我是能和你飞跑的云雾,是一个波浪,和你的威力同喘息假如我分有你的脉搏,仅仅不如你那么自由,哦,无法约束的生命!假如我能像在少年时,凌风而舞便成了你的伴侣,优游于太空(因为呵,那时候,要想追你上云霄,似乎并非梦幻),我就不致像如今这样焦躁地要和你争相祈祷。哦,举起我吧,当我是水波、树叶、浮云!我跌在生活的荆棘上,我流血了!这被岁月的重轭所制伏的生命原是和你一样的;骄傲、轻捷而不驯。把我当作你的竖琴吧,有如树林,尽管我的叶落了,那有什么关系!你巨大的合奏所振起的乐音将染有树林和我的深邃的秋意:虽忧伤而甜蜜。呵,但愿你给予我狂暴的精神!奋勇者呵,让我们合一!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吹落,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从还未熄来的炉火向人间播散!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查良铮译)

    给华滋华斯

    自然底歌者呵,你不禁哭泣,因为你知道,万物去而不复回:童年,少年,友情,初恋的欢喜,都梦一般地逝去了,使你伤悲。我和你有同感。但有一种不幸你虽感到,却只有我为之慨叹。你曾像一颗孤独的星,把光明照到冬夜浪涛中脆弱的小船,又好似石筑的避难的良港屹立在盲目挣扎的人群之上;在可敬的贫困中,你构制了献与自由、献与真理的歌唱——但你竟舍弃了它,我不禁哀悼过去你如彼,而今天竟是这样。(查良铮译)

    济慈(1795—1821),英国优秀的浪漫主义诗人,著有抒情诗《秋赋》、《希腊古瓮颂》、《夜莺颂》等,主张“美即是真”、“真即是美”的艺术观点,形象鲜明,文辞华美,色彩感极强。

    秋赋

    雾的季节,成熟和结果的季节,它是那催熟一切的阳光的挚友;共谋着怎样在农舍屋檐外层层叠叠让果实挂满藤蔓,带来祝福的时候;苔藓斑驳的农家果树被苹果压弯。每一只果实

    都打心里熟透;让葫芦变大,楱子丰满果仁清甜,还让花蕾不断露头,好再开花,晚花让蜂儿不失望,直到误以为温暖的日子过不完;其实夏日早已将那湿漉漉的蜂房装满。谁没常看见你在仓库里奔忙?一出门人们就看见你无忧无虑地坐在粮仓的地上,你的头发任轻风微微飘起;或者躺在收割一半的田沟里鼾睡,使你沉醉的是罂粟花的香郁你的镰钩放过了下一垄庄稼和紧缠的花朵;有时你像在田里拾穗——涉过小溪田头将谷穗托举;或者几个小时守望那榨果机压取苹果水,耐心等候那最后的果汁滴下。春天的歌儿在哪里?啊,在哪里?你有你的音乐,不要去想念它们,当一天将结束,团团的晚霞飘起将割过的田地交给玫瑰色的黄昏;尔后小虫们唱起哀歌在河上这苍黄的一团,时而高,时而低全看风势的大小;肥壮的羊群咩咩地在山溪边解渴;篱下的蟋蟀鸣叫,红胸脯的知更唤你用它温柔的高音吹哨,在田园里天空上燕子集合了,在啾啾地鸣叫。(郑敏译)

    希腊古瓮颂

    你委身“寂静”的、完美的处子,受过了“沉默”和“悠久”的抚育,呵,田园的史家,你竟能铺叙一个如花的故事,比诗还瑰丽:在你的形体上,岂非缭绕着古老的传说,以绿叶为其边缘,讲着人,或神,敦陂或阿卡狄?呵,是怎样的人,或神!在舞乐前多热烈的追求!少女怎样地逃躲!怎样的风笛和鼓铙!怎样的狂喜!听见的乐声虽好,但若听不见却更美;所以,吹吧,柔情的风笛;不是奏给耳朵听,而是更甜,它给灵魂奏出无声的乐曲;树下的美少年呵,你无法中断你的歌,那树木也落不了叶子;卤莽的恋人,你永远,永远吻不上,虽然够接近了——但不必心酸;她不会老,虽然你不能如愿以偿,你将永远爱下去,她也永远秀丽!呵,幸福的树木!你的枝叶不会剥落,从不曾离开春天;幸福的吹笛人也不会停歇,他的歌曲永远是那么新鲜;呵,更为幸福的、幸福的爱!永远热烈,正等待情人宴飨,永远热情地心跳,永远年轻;幸福的是这一切超凡的情态:它不会使心灵餍足和悲伤,没有炽热的头脑,焦渴的嘴唇。这些人是谁呵,都去赴祭祀?这作牺牲的小牛,对天鸣叫,你要牵它到哪儿,神秘的祭司?花环缀满着它光滑的身腰。是从哪个傍河傍海的小镇,或哪个静静的堡寨的山村,来了这些人,在这敬神的清早?呵,小镇,你的街道永远恬静;再也不可能回来一个灵魂告诉人你何以是怎么寂寥。哦,希腊的形状!唯美的观照!上面缀有石雕的男人和女人,还有林木,和践踏过的青草;沉默的形体呵,你像是“永恒”使人超越思想:呵,冰冷的牧歌!等暮年使这一世代都凋落,只有你如旧;在另外的一些忧伤中,你会抚慰后人说:“美即是真,真即是美,”这就包括你们所知道和该知道的一切。(查良铮译)

    艾米莉·勃朗特(1818——1848),英国19 世纪著名小说家、诗人。代表作长篇小说《呼啸山庄》。与夏洛蒂、安妮姐妹三人合出版过一本诗集。一生短暂多病,诗作常以死亡为主题,凄清缠绵。

    你冷吗,在地下,盖着厚厚的积雪,远离人世,在寒冷阴郁的墓里?当你终于被隔绝一切的时间隔绝,唯一的爱人啊,我岂能忘了爱你?如今我已孤单,但难道我的思念不再徘徊在北方的海岸和山岗,并歇息在遍地蕨叶和丛丛石南把你高尚的心永远覆盖的地方?你在地下已冷,而十五个寒冬已从棕色的山岗上融成了阳春;经过这么多年头的变迁和哀痛,那长相忆的灵魂已够得上忠贞!青春的甜爱,我若忘了你,请原谅我,人世之潮正不由自主地把我推送,别的愿望和别的希望缠住了我,它们遮掩了你,但不会对你不公?再没有迟来的光照耀我的天宇,再没有第二天黎明为我发光,我一生的幸福都是你的生命给予,我一生的幸福呵,都已和你合葬。可是,当金色梦中的日子消逝,就连绝

    著名抒情诗歌

    望也未能摧毁整个生命,于是,我学会了对生活,支持靠其他来充实生活,而不靠欢乐。我禁止我青春的灵魂对你渴望我抑

    相关热词搜索:抒情 诗歌 著名 著名抒情诗歌精选 著名抒情现代诗歌 抒情诗歌朗诵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