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现代诗歌
  • 叙事诗歌
  • 抒情诗歌
  • 藏头诗
  • 打油诗
  • 诗歌朗诵
  • 经典诗歌
  • 诗词鉴赏
  • 教师节诗歌
  • 爱国诗歌
  • 爱情诗歌
  • 当前位置:博旭范文网 > 诗歌大全 > 打油诗 >

    爷孙乐打油诗

    分类:打油诗 时间:2017-07-20 本文已影响

    篇一:外婆的打油诗

    创文明小区

    园林小区是我家,治安卫生靠大家。 干部带头要守法,见到坏事要揭发。 文明新风经常抓,坏人坏事就害怕。 小区文明新风好,邻里难事互照料。 培养后代更重要,文明新风从小教。 到底做得怎么样,人人都要好好想。

    购物乐

    农工商搞优惠,购物者要排队。 为了得到实惠,也就跟着排队。 七十老妇老汉,何必要这样干。 不为节约钞票,而是凑凑热闹。

    勤快

    多动笔,多动脑。

    抗衰老,身体好。

    不生病,花钱少。

    自开心,子发轻。

    我的想法

    人生路漫漫,说长也很长,

    说短也很短,快到终点站,

    只要身体好,能干还是干,

    多做一些事,死后无遗憾。

    人生路

    人生没有平坦路,坎坎坷坷都得过。 有人走得顺当当,有人走得好坎坷。 凭你技术精不精,作出贡献大与小。 小时立下人生志,为国能干一番事。

    家 兴

    多做好事心情爽,家中气氛喜洋洋。 家庭和睦身体强,创业办事有力量。 人人团结一条心,黄土变成纯黄金。

    友情

    五十年前在冈中,朝夕相见心相通。

    多年不知何处去,我心依旧似冈中。

    思 念

    立俊是我好朋友,晚年结婚难上难。 跟着老公去苏南,失去联系多遗憾。 时而想起往日情,思思念念到天明。 真想见面谈一谈,缓解心中想与叹。

    60年代同事

    彭玉; 我们是校友,又是同事

    直至今日仍想你对我工作上的支持, 你给我的印象,长的漂亮,做事利爽, 性格开朗,追求理想,你我之间无话不讲。

    60年代人际关系

    二十八岁才生孩,家中亲人不能来。 准备工作自安排,那时人际关系好。 同志帮忙做好事,省我多少烦心事。

    项阳生日

    四十五年前今天,此刻你快到人间。 我肚子痛得出奇,我累得哭笑不得。 身边无一个亲人,多亏单位的同仁。 产房静静剪刀响,你的啼哭响产房。 我由孕妇成为娘,医护人员仍在忙。 忙看宝贝什么样,红红脸蛋好漂亮。 喜欢又感独自忙,矛盾心情在心上。 多亏外公外婆来,我的心才稍定当。

    于2008年6月9日中午

    项党生日

    6月5号不会忘,昔日往事涌心上。 当你来到人世间,国家处计划时代。 一切全凭票买卖,副食品供应很少。 但你外公安排好,让我每顿能吃饱。 我的奶水也不少,够你每次吃个饱。 你天天有新变化,一天比一天长大。 外公操劳未白花,我很感谢老人家。 老项部队训练忙,无法回家来探望。

    他家连人都未来,更谈不上帮点忙。 凡事自己拿主张,使我越来越坚强。

    写于2008年6月5日

    生儿空欢喜,操心是母事。 还要生闲气,真是没意思。

    小时对我嫡嫡亲,上学要钱还是亲。 等他成家寡薄亲,需我做事表面亲。 不需处处不称心,叫我怎能不伤心。

    我的孩子们

    我的心肠你该知,嘴上不说好听话。 心却时刻在牵挂,我是你们的妈妈。 千万不要把我忘,有幸来世再做妈。

    期望

    天天你长得真棒, 给人尽是好印象。 从小诚实不撒谎,言谈语句很会讲。

    篇二:趣话打油诗

    粗俗的打油诗难登大雅之堂,但却发展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诗歌体裁。

    趣 话 打 油 诗

    说起打油诗,人们自然会想起它的代表作《雪》: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此诗系唐代民间一个榨油人(人称张打油)所作,全诗只有二十个字,却把一个下里巴人眼中的雪景描绘得如此形象、逼真,令人忍俊不禁,其艺术魅力连诗坛高手也为之折服。此类诗所用的都是俚词、俗语,不拘平仄韵律,是以大观园中的刘姥姥的眼光看世界。故此通俗、易懂、滑稽,有时暗含讥讽,有一定的艺术性,为大众所喜。因张打油擅作此类诗,时人便以张打油为之命名,戏称“打油诗”。

    张打油的诗有个特点,起句气势磅礴,好像是阳春白雪,把读者的胃口吊得很高,认为后几句定有升华。想不到紧接着其意境却来了个急转弯,又露出了下里巴人的平淡、粗俗,这鲜明的反差反而令人捧腹。

    又是一个大雪天,张打油挑担卖油,清晨路经衙门,突然灵感来了,见雪抒情,随手捡起路边的木炭屑在大门上书写:

    六出飘飘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

    有朝一日天晴了——

    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

    官老爷见诗既好气又好笑,叫人找来张打油,看他相貌粗俗,不信此人擅诗,便以当时

    南阳城被大军围困为题,命其作诗。张打油张口一句“天兵百万下南阳”,人人惊叹;第二句“也无救援也无粮”趋于平缓;接着几句“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话音刚落,肃静的公堂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笑得大家前俯后仰。

    打油诗来自百姓生活,通俗易懂,无须多少知识学问,人皆可作,因此成了后人即兴作乐的游戏。

    穷人苦中作乐时也会来几句打油诗。过去有个穷人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出门购买年货,面对涨价的柴米油盐只有扫兴而归。回家看到妻子挥刀劈凳当柴烧,不由大发感慨:

    大雪扬扬下,油盐都涨价。

    板凳当柴烧,吓得床儿怕。

    好一个“吓得床儿怕”。所谓“孩子盼过年,大人怕过年”,没有钱,泪汪汪,烧了板凳再烧床,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可只有穷人才知道穷人的苦啊!天寒地冻,大雪纷飞,一个饥肠辘辘的乞丐冻得浑身发抖来到富家门前,几个纨绔子弟正在屋内烤火取暖,把酒吟诗,全然无视眼前的穷人。只听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高唱低吟——“大雪纷纷落地”,“全是皇家瑞气”,“下它三年何妨”??听到这里,那乞丐气得用打狗棍对着大门猛敲一下:“放你娘的狗屁!”转身就走。如此“当头棒喝”惊得几个阔少面面相觑,再无下文,倒是那乞丐甩下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凑成了一首完整有趣发人深省的打油诗。正是“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打油诗是粗俗的诗,是百姓的诗,可有些达官贵人也乐此不疲。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一天闻鸡起舞,诗兴大发:“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这哪叫诗,俗不可耐。照这样写下去,“鸡叫十声撅十撅??”还有完没完?可他后两句却平地惊雷:“三声唤出扶桑来,扫尽残星与晓月。”毕竟帝王气派,群臣无不心服口服。

    像这种开头几句越写越糟,以致陷入绝境而无法收场,可最后一两句却奇峰突起,起死回生的诗就叫“起死回生打油诗”。

    如明代徐渭的一首《〈柳亭送别图〉题画》:

    东边一棵树,西边一棵树。

    南边一棵树,北边一棵树。

    纵然碧丝千万条,哪里绾得离人住?

    该诗起句便很平淡,叫人不敢恭维。到了第四句已经陷入山穷水尽之中,而末尾两句却妙手回春,来了个“柳暗花明又一村”,造出了一个新奇隽永的意境。这时读者才发现诗人不厌其烦地写东、南、西、北四棵树,实际上是为“碧丝千万条”做好水到渠成的铺垫,而写“碧丝千万条”又是为了写离人那寸寸柔情和无尽的依恋,正所谓“一丝柳,一寸柔情。”又另一首描写雪景的“起死回生打油诗”: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九片十片十一片,飞入池塘寻不见。

    此诗与上一首诗有异曲同工之妙,其表达效果的艺术性也很值得玩味。

    粗俗的打油诗难登大雅之堂,但却发展为大众喜闻乐见的一种诗歌体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使之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光彩夺目的一件珍品。

    篇三:100首顺口溜

    捉兔

    一位爷爷他姓顾, 上街打醋又买布。 买了布,打了醋, 回头看见鹰抓兔。 放下布,搁下醋, 上前去追鹰和兔, 飞了鹰,跑了兔。 打翻醋,醋湿布。

    小猪

    小猪扛锄头, 吭哧吭哧走。 小鸟唱枝头, 小猪扭头瞅, 锄头撞石头, 石头砸猪头。 小猪怨锄头, 锄头怨猪头。

    白石塔 白石白又滑,

    搬来白石搭白塔。 白石塔, 白石塔,

    白石搭石塔, 白塔白石搭。 搭好白石塔, 白塔白又滑。

    花鸭与彩霞 水中映着彩霞, 水面游着花鸭。 霞是五彩霞,

    鸭是麻花鸭。

    麻花鸭游进五彩霞, 五彩霞网住麻花鸭。 乐坏了鸭, 拍碎了霞,

    分不清是鸭还是霞。

    四和十

    四和十,十和四,

    十四和四十,四十和十四。说好四和十得靠舌头和牙齿谁说四十是“细席”, 他的舌头没用力;

    谁说十四是“适时”, 他的舌头没伸直。 认真学,常练习,

    十四、四十、四十四。

    鹅过河

    哥哥弟弟坡前坐, 坡上卧着一只鹅, 坡下流着一条河, 哥哥说:宽宽的河, 弟弟说:白白的鹅。 鹅要过河, 河要渡鹅。

    不知是鹅过河, 还是河渡鹅。

    颠倒歌

    咬牛奶,喝面包, 夹着火车上皮包。 东西街,南北走, 出门看见人咬狗。

    1

    拿起狗来打砖头, 又怕砖头咬我手。

    兜装豆 兜里装豆, 豆装满兜, 兜破漏豆。

    倒出豆,补破兜, 补好兜,又装豆, 装满兜,不漏豆。

    狗与猴

    树上卧只猴, 树下蹲条狗。

    猴跳下来撞了狗, 狗翻起来咬住猴, 不知是猴咬狗, 还是狗咬猴。

    河里有只船 河里有只船, 船上挂白帆,

    风吹帆张船向前, 无风帆落停下船。

    汤烫塔 老唐端蛋汤, 踏凳登宝塔, 只因凳太滑, 汤洒汤烫塔。

    蚕和蝉 这是蚕, 那是蝉,

    蚕常在叶里藏, 蝉常在林里唱。

    六十六头牛

    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盖了六十六间楼, 买了六十六篓油, 养了六十六头牛,

    栽了六十六棵垂杨柳。 六十六篓油, 堆在六十六间楼; 六十六头牛,

    扣在六十六棵垂杨柳。 忽然一阵狂风起, 吹倒了六十六间楼, 翻倒了六十六篓油,

    折断了六十六棵垂杨柳, 砸死了六十六头牛,

    急煞了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任命、人名 任命是任命, 人名是人名, 任命人名不能错, 错了人名错任命。

    枪和糠

    墙上一个窗, 窗上一支枪, 窗下一箩糠。 枪落进了糠, 糠埋住了枪。 窗要糠让枪, 糠要枪上墙,

    2

    墙要枪上窗。 互相不退让, 糠赶不走枪,

    枪也上不了窗和墙

    白果树

    我从伯伯门前过,

    看见伯爹伯妈门前种着白果树,白果树上站着百十百个白斑鸠,我就拣了百十百块白石头, 打那百十百个白斑鸠。

    好孩子

    张家有个小英子, 王家有个小柱子。 张家的小英子, 自己穿衣洗袜子, 天天扫地擦桌子, 王家的小柱子, 捡到一只皮夹子, 还给后院大婶子。 小英子,小柱子, 他们都是好孩子。

    送花

    华华有两朵红花 红红有两朵黄花 华华想要黄花, 红红想要红花,

    华华送给红红一朵红花, 红红送给华华一朵黄花。

    皮鞋、蒲鞋 一只皮鞋,

    一只蒲鞋, 皮鞋补蒲鞋, 蒲鞋补皮鞋, 皮鞋、蒲鞋, 蒲鞋、皮鞋??

    猫鼻子 白猫黑鼻子, 黑猫白鼻子; 黑猫的白鼻子, 碰破了白猫黑鼻子 白猫的黑鼻子破了

    剥了秕谷壳儿补鼻子; 黑猫的白鼻子不破

    不剥秕谷壳儿补鼻子。

    羊和狼

    东边来了一只小山羊, 西边来了一只大灰狼, 一起走到小桥上, 小山羊不让大灰狼 大灰狼不让小山羊

    小山羊叫大灰狼让小山羊,大灰狼叫小山羊让大灰狼,羊不让狼, 狼不让羊,

    扑通一起掉到河中央。

    盆和瓶

    桌上放个盆, 盆里有个瓶, 砰砰啪啪, 啪啪砰砰,

    不知是瓶碰盆,

    3

    还是盆碰瓶。

    荷花和蛤蟆

    一朵粉红大荷花, 趴着一只活蛤蟆, 八朵粉红大荷花, 趴着八只活蛤蟆。

    画狮子 有个好孩子, 拿张图画纸, 来到石院子, 学画石狮子。

    一天来画一次石狮子, 十天来画十次石狮子。 次次画石狮子, 天天画石狮子,

    死狮子画成了“活狮子”。

    小花猫

    小花猫爱画画, 先画一朵腊梅花, 又画一个小喇叭, 带着腊梅花, 吹着小喇叭, 回家去见妈妈, 妈妈见了笑哈哈。

    造房子 捡颗小石子,

    在地上画个方格子 画好了格子造房子

    画个大方格子造个大房子,

    画个小方格子造个小房子, 楼上的房子分给鸽子, 楼下的房子分给小兔子。

    毛毛和猫猫 毛毛有一顶红帽, 猫猫有一身灰毛。 毛毛要猫猫的灰毛 猫猫要毛毛的红帽

    毛毛把红帽交给猫猫, 猫猫给毛毛几根灰毛。

    斗放豆

    黑豆放在黑斗里, 黑斗里边放黑豆, 黑豆放黑斗, 黑斗放黑豆, 不知黑豆放黑斗, 还是黑斗放黑豆。

    瘸子

    北边来了一个瘸子 背着一捆橛子。 南边来了一个瘸子 背着一筐茄子。

    背橛子的瘸子打了背茄子的瘸子一橛子。

    背茄子的瘸子打了背橛子的瘸子一茄子。

    天上七颗星 天上七颗星, 地上七块冰, 台上七盏灯,

    4

    树上七只莺, 墙上七枚钉。

    吭唷吭唷拔脱七枚钉。 喔嘘喔嘘赶走七只莺。 炉西有个锤锤快, 两人炉前来比赛,

    不知是锤快锤比锤锤快锤得快? 还是锤锤快比锤快锤锤得快? 乒乒乓乓踏坏七块冰。 一阵风来吹来七盏灯。 一片乌云遮掉七颗星。

    花和瓜

    瓜藤开花像喇叭, 娃娃爱花不去掐。 瓜藤开花瓜花结花 没花就没瓜。 吃瓜要爱花,

    娃娃爱花也爱瓜。

    妈妈骂马 妈妈种麻, 我去放马, 马吃了麻, 妈妈骂马。

    白家伯伯

    北贫坡上白家有个伯伯,

    家里养着一百八十八只白鹅,门口种着一百八十八棵白果,树上住着一百八十八只八哥。八哥在白果树上吃白果,

    白鹅气得直叫:我饿!我饿!

    比锤

    炉东有个锤快锤,

    窝和锅 树上一个窝, 树下一口锅, 窝掉下来打着锅, 窝和锅都破, 锅要窝赔锅, 窝要锅赔窝, 闹了半天,

    不知该锅赔窝, 还是窝赔锅。

    青龙洞

    青龙洞中龙做梦, 青龙做梦出龙洞, 做了千年万载梦, 龙洞困龙在深洞。 自从来了新愚公, 愚公捅开青龙洞, 青龙洞中涌出龙, 龙去农田做农工。

    分果果 多多和哥哥, 坐下分果果。 哥哥让多多, 多多让哥哥。 都说要小个, 外婆乐呵呵。

    5

    相关热词搜索:打油诗 孙乐 淘气爷孙乐视 足球孙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