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优秀散文诗

    分类:优秀散文 时间:2017-06-22 本文已影响

    篇一:优秀散文

    落叶是疲倦的蝴蝶

    厚实

    母亲的坟上有一棵树,那是我写给母亲的诗。每到秋天,叶子纷纷落下,把母亲的坟头遮盖得严严实实。那些在风中微微呻吟着的落叶,远远望去,像一群疲倦了的蝴蝶,静静地收拢着它们一生的美丽瞬间。

    夕阳老去,西风渐紧。

    叶落了,秋就乘着落叶来了。秋来了,人就随着秋瘦了,随着秋愁了。

    但金黄的落叶没有哀愁,它懂得如何在秋风中安慰自己,它知道,自己沉睡是为了新的醒来。

    落叶有落叶的好处,可以不再陷入爱情的纠葛了;落叶有落叶的美,它是疲倦了的蝴蝶。我甚至能感觉到落下来的叶子们轻轻的叫喊。

    那一刻,我的心微微一颤,仿佛众多纷纷下落的叶子们的一枚。

    我看到了故乡,看到了老家门前那棵生生不息的老树,看到了炊烟因为游子的归来而晃动。对于远走他乡的双脚,对于飞上天空的翅膀,炊烟是永不能扯断的绳子。就像路口的大树,它的枝干指着许多路,而起点只有一个,每个离开村庄的人,都带走一片绿叶,却留下了一条根。

    我看到了故乡的山崖,看到石头在山崖上,和花朵一起争着绽放;看到了羊在山崖上,和云一起争着飘荡。

    我看到了我的屋檐,冬天时结满冰凌,夏天时蓄满鸟鸣,一串红辣椒常常被看作是穷日子里的火种。守着屋檐上下翻飞的麻雀,总是那么和谐的与庄户人家好好地过着日子。时时刻刻缠绕着那颗在路上的心的,就是那个屋檐。

    我看到了母亲,为了不让我们在冬天里挨冻,她拾起一节节的枯枝,犹如把那些破碎的日子一一点缀,然后,把温暖交到我们的手上。柴垛越码越高,母亲却越来越矮。我看到了母亲那对干瘪的乳房,像两只残缺不整的讨饭的碗,却为我们讨来了一生的盛宴。母亲在灶炕里点燃的红色的昏暗的火焰,成了那些夜里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唯一可以握住的暖暖的手。

    叶落归根,是我老了吗?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争取财富,却很少有时间享受;我们有越来越大的房子,但却越来越少地住在家里;到月球然后回来,却发现到楼下邻居家都很困难;征服了外面的世界,对自己内心世界却一无所知。

    远行的人,是什么声音使你隐姓埋名?是什么风将你吹往他乡?秋天就是这样,把叶子纷纷抖落,把人的思念纷纷挂上枝头。是该回去了,去看看那棵生下我、让我因成长而绿又让我因成熟而黄的大树,还有落叶里沉睡着的母亲。母亲,我匆匆的脚步就是你密密缝合的针脚。母亲,背着破烂行李的我要归来,找到了天堂的我也要归来。

    一层层落叶铺在回家的路上,我要踩着温暖的地毯去看望母亲。母亲也像落叶,从灿烂的枝头缓缓落下来,只是,她没有再醒来。

    这个世界,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能带走人的不是道路。岁月无法伸出一只手,替你抓住过往的云。如果一切还能重新拾捡回来,母亲,我要去拾取你的笑容、脚步和风,用你的爱做灯油,用你的善良做捻儿,我要点燃它,放到心里,一辈子不忘回家的路。

    天冷了,树的叶子落下来,树离我很近。我似乎听见了它们在缓缓凝固。

    天冷了,它们一排排的站着,心中坚守着的秘密一阵阵地疼痛起来。但叶子落下来掩盖了一切。

    母亲去了,心灵没有了依靠,一下子就有了那种到处漏风的感觉。可是大风一直在刮,把故乡周围的尘土刮了个干净。我小小的故乡正在被秋天所包裹。

    母亲的坟上有一棵树,那是我写给母亲的诗。每到秋天,叶子纷纷落下,把母亲的坟头遮盖得严严实实。那些在风中微微呻吟着的落叶,远远望去,像一群疲倦了的蝴蝶,静静地收拢着它们一生的美丽瞬间:一朵红晕,一个誓言,或者是简单的一声叹息。

    故乡是人的原点,又是人灵魂的最后归宿。故乡、童年、母亲这些相互关联的主题词,往往是历尽沧桑的人心灵的栖息地。“落叶是疲倦的蝴蝶”标题新颖别致,主题古老而新鲜,说的是对故乡的思念,对母亲的感恩。文字清新,感情真挚,读后让人动容。

    情感驿站27

    2白桦林

    肖复兴

    我见过的白桦林不多,以前只在北大荒我们的农场和852农场见过。我们农场那片白桦林靠近七星河边,852农场那片白桦林就在场部的边上,当初大概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片漂亮的白桦林,才会择地而栖将场部建在那里吧?在所有的树木中,白桦和白杨长得有些相像,但只要看白桦的树干亭亭玉立,树皮雪白如玉,一下子就把白杨比了下去。尤其是浩浩荡荡的白桦连成了一片林子,尤其是这两处白桦林都有几百年的历史,那种天然野性的气势更是白杨和其他树难比的。白桦林让人想起青春,想起少女,想起肃穆沉思的力量和寥廓霜天的境界。

    在新疆,钻天的白杨到处可见,但白桦很少。所以,当到达阿勒泰,朋友说带我们看他们这里的桦林公园,我有些吃惊。但第二天到哈纳斯湖真正见到白桦林之后,并没有一点惊奇。不是它们不美,是它们都无法和我在北大荒见过的白桦林相比。这里的白桦林大多长得有些矮,树干有些细,树冠又有些披头散发,没有北大荒的白桦林那样高耸入云,那种铺铺展展的野性和那股苗条秀气的劲头都弱了几分。特别是树皮也没有北大荒的白,而且多了许多如白杨一样的疤痕,皮肤一下子粗糙了许多。加之枝条散落,压低了树干,便更少了白桦林应有的那种洁白如云的气势。

    想起北大荒的白桦林,总会想起秋天白桦的叶子一片金黄灿灿,像是把阳光都融化进自己的每一片叶子里似的。雪白的树干在一片金黄的对比中便显得越发美丽。到了大雪封林的时分,雪没了树干老深,像是高挑而秀气的一条条美腿穿上了雪白的高筒靴,洁白的树干静静的,在雪花映衬下显得相得益彰、仪态万千。开春,是我们最爱到白桦林去的季节,那时用小刀割开白桦林的树皮,会从里面滴下来白桦的汁液,露珠一样格外清凉、清新。什么时候到林子里去,都能见到斑驳脱落的白桦树皮,纸一样的薄,但韧性很强,而且雪一样的白,用它们来做过年的贺卡最别致。只是那时我们谁也没想到。

    后来看普列什文的《林中水滴》,他描写雪中的白桦林时忍不住问:“它们为什么不说话?是见到我害羞吗?”雪花落了下来,才仿佛听见簌簌声,似乎是它们奇异的身影在喁喁私语——便想起北大荒的白桦林。

    并不是因为青春时节在北大荒,便对那里的一切涂抹上人为诗话的色彩。确实那里的白桦林与众不同。我们那时的生活是苦楚而苍白的,但自然界却有意和我们作对似的,那白桦林是那样的清新夺目,让我们感受到在艰辛之中诗意的生存并没有完全离我们远去。有些树木是难以入画的,尤其是油画。列维坦曾经画过一幅《白桦丛》的油画,画得很美,但不是北大荒的白桦林,是阿勒泰和哈纳斯的白桦林。因为画的枝干瘦小,枝叶低垂,没有北大荒那种高大、粗壮、枝叶钻天带给我们的野性,和那种树皮雪白的独特带给我们的清纯和回忆。

    不知852农场那片白桦林现在怎样了。几年前我们农场七星河畔那片白桦林已经没有了,彻底的没有了。说是为了种地多挣钱,便都砍伐干净。那么大一片漂亮的白桦林。说没有就没有了。

    【温馨提示】

    北大荒白桦林充满生机活力,具有天然野性美;北大荒白桦林气质纯美,外形秀美。北大荒正是有了白桦林,那片原野才生机无限,“苦楚而苍白”的生活才具有了“诗意的生存”的内涵。对普列什文《林中水滴》以及列维坦油画《白桦丛》的引用,给文章增添了诗情画意,更突出了北大荒白桦林的清新夺目。最后表达了对“为了物质的生存”而毁掉了“诗意的生存”的行为的无奈和伤感。

    3纽约鸽子

    一夜雨疏风骤,把纽约积蓄了一年的金黄,从树梢刮到地上。那遍地的落叶,如同碎落的金黄旗子,插满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让这个城市的色调与季节同步。

    漫步在中央公园的小径上,恍若与周围这个世界之都的喧嚣隔着一个时代。宁静是公园鲜明的主题。一望无边的寂寞,让我的思路也飘上了一层清凉的露水。

    热闹的是那没有季节的鸽子。她们是公园活动的标本。奔跑,飞翔,安坐,追逐,是如此的无忧,如此的安详。我的脚步播向哪里,鸽子的快乐就洒向哪里。鸽子是公园真正的阳光,她透过思乡的云层,照亮我的孤独。她让世界在沉寂的时分,披上一层灿烂的音乐。

    中央公园很大,它几乎占曼哈顿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曼哈顿是纽约的五个区之一,也是最繁华,最重要的地区。联合国、世贸中心、帝国大厦??一些最重要的建筑和机构都在这里。如果说纽约是寸金之地的话,曼哈顿则是寸金之中的寸金。美国人却在寸金之地的正中央,开了这么大的一个公园。有了公园,就有了鸽子的天堂。有了公园,就有了我的迷茫。 潮湿的草地,不能留下我的脚印。厚厚的草层,托住了我对土地的印盖。脚印只留在坚实的土地上。就是沙地也不行。不信,步入海边,那无际的沙滩上,就是多么容易盖上的脚印,也不会长久。海浪会轻轻擦去你不大深刻的印痕。只有鸽子的脚印例外。她的脚印,播在风里,播在目光里,播在人们的心里。

    一只鸽子停在了我的肩上。我想赶走,却又不忍。我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阳光,却因惧怕承受不起而轻易失去。鸽子全然不顾我的恍惚,她在与伙伴们进行着快乐的对话或咏唱。数分钟之后,她才轻描淡写地飞离了我的肩头。一阵轻风刮来,我纷乱的头发开始有了形状。中央公园的宁静,让我逐渐激动起来。我真想躺在地上打滚,染一身潮湿回家。潮湿不是宁静亲密的朋友吗?

    走进喧嚣的大街,倘佯在百老汇、第五大道、时代广场,人流如潮。各种广告,各种叫卖声、车流声,让这个城市沸腾。抬眼望去,公园以外的城市没有一丝丝多余的空间。 令我惊异的是,我的两肩各站上了一只鸽子。她们全然不顾周围的忙碌奔波景象,独自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宁静。我俯首看看脚边,我的惊喜更是难以控制。成群成群的鸽子,散布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她们昂首阔步,同人类竞争看空间。人流在让看她们,车流在绕着她们。她们的悠闲,同世界的纷乱形成强烈的反差。我清醒地意识到,奔走在纽约的人们在照顾着脚边的鸽子。我想到了两名留法学生因烹吃两只鸽子而吃官司的事。我想到的不是东西方文化的反差,而是人类与大自然的关联。

    一片金黄的叶子飘到了我的面前,轻轻地提醒了我的情绪。我知道,我不能深陷这与主旋律不大协调的情调之中。

    一群一群鸽子欢乐地飞起。她们是一组一组欢乐的音符,跳动在世界这架巨大的钢琴上。

    【温馨提示】

    鸽子给宁静的公园带来热闹,给喧闹的街市带来宁静,它是大自然的使者。人们对鸽子的照顾,表现了人类对自然的情感。对于鸽子的这份安详无忧、愉悦开朗,我惧怕自己因承受不起而轻易失去。鸽子是公园的阳光,它给我思乡的寂寞迷茫的心灵播上了一层亮色,我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阳光。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带来的宁静、快乐。

    4 大师的故乡情结

    韦启文

    江汉平原。江汉平原上的潜江,只要你到过一次,就会深深地爱上她。

    正阳春三月,潜江到处充满了阳光。阳光下的田野,有蜜蜂和蝴蝶在无边无际的小麦地和油菜地里飞舞吟唱。阳光下的湖泊与河流,像一片片云彩或浮游在眼前或流动在远处。阳光下的水杉,一排排一片片,多姿而挺拔,是平原站立着的姿态。朋友们赞叹,阳光下的潜江,太美了!这就是中国戏剧大师曹禺的故乡。古云梦泽里的江汉平原,江汉平原上的潜江。这是天赐的江汉平原上的潜江,是明媚的阳光下的潜江。难怪平生并没有到过潜江的曹禺,对潜江却具有深深的故乡情结。

    人人都有故乡,曹禺当然也有故乡。他出生在天津,如果他说他是天津人,人们一定不以为他趋鹜大都市。因为他从未到过潜江。但他说他是潜江人。而几十年前说我是潜江人,与说我是乡下人意思是一样的。但他历来都这样说。我理解,一半来自中国人的传统认识——故乡是祖居之地,乃父母之邦。一半来自他对故乡潜江的与生俱来的深深的迷恋。这一点,在他晚年所写的《我是潜江人》里,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他说这其中像是有血与肉的联系。这是被誉为中国莎士比亚的曹禺的故乡情结。

    在湘西凤凰古城,我也曾触摸到两位大师的故乡情结。 清清的沱江,流过古城,在听涛山的山脚下,有一座坟茔。说是墓,并不见坟包,周围未见任何修整过的痕迹,只有非常留心才能发现,在灌木间有一块未经任何雕琢的石头,这是沈从文的墓碑。石头下,安放着大师的骨灰。从沱江边走向世界,几十年后又回到了沱江边。枕着沱江的涛声,大师安眠在这里。

    有一位医师朋友告诉我,婴儿身子不适或烦躁就会哭闹不止,只要母亲一抱,很快就会安静下来,里面自有科学道理。而大师也是人,也迷恋母亲的怀抱。

    前几年我访问波兰,波兰朋友告诉我,音乐大师肖邦一生颠沛流离,最后客死国外,临终时他留有遗言:把我的心脏带回我亲爱的祖国。后来他的心脏被朋友带回波兰,放置在华沙一个大教堂的柱子上。这是洋大师对故乡母亲的情怀。

    在潜江,我们参观了位于马昌湖畔的曹禺公园。在公园里,有一尊全身铜像,身穿风衣的曹禺,拄着手杖,风尘仆仆,回到潜江。碑座上镌刻着他生前亲笔写的几个字“我是潜江人”。他似乎逢人就说——我是潜江人。在这个公园里还建有一座曹禺纪念馆。陈列馆里收藏着大师从幼年到老年的珍贵照片和他平生所创作的作品的各种版本。有他3岁时站在板凳上看戏的照片,有他在清华大学求学时参加演出的剧照,有他写作和参加各种活动的照片。这是国内唯一一所展示大师生平和杰出贡献的纪念馆。我们看到了戏剧大师一生的音容笑貌,看到了一个活脱脱的曹禺。这是故乡对大师的真情与挚爱。

    晚上,看了在潜江曹禺戏园演出的《原野情仇》,这是根据大师早年创作的话剧《原野》改编的花鼓戏。台上演员们一颦一蹙,一唱一念,都非常入戏,而且极有地方特色。让人感到,大师的这出戏好似是专门为故乡而作的。这是一种文化默契,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是故乡对大师的解读和理解,深情眷念。

    如今曹禺已经安睡在他的故乡潜江。那天风和日丽,潜江朋友领我们到位于市郊森林公园里的曹禺陵园,这是曹禺最后的归宿,是他与故乡的泥土融为一体的地方。用汉白玉雕刻的曹禺在广袤的潜江大地,神情显得宁静而睿智,是一位慈祥的智者,透出几分满足和怡然。我想,一定是因为他回到了心底梦萦几十年的故乡。每当春天来临,他都会听到广袤的平原

    上布谷的鸣叫,那是故乡母亲对儿子的呼唤。曹禺出生三天,就失去了母亲。也许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母亲的搂抱。而他所追求的,到了辞世以后,在父母之邦才得以实现。曹禺是不幸的,曹禺也是有幸的,他真正回到了母亲宽阔温暖的怀抱——天赐的江汉平原上的潜江,明媚的阳光下的潜江。

    故乡是灵魂最后的归宿,是游子心中永远的母亲。只有远离故土的人对这一点体会最深。“月是故乡明”,当曹禺写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他一定想到江汉平原上的潜江,想到潜江的田野、湖泊、河流、水杉、蓝天白云和掠过平原的清风以及和煦的阳光。曹禺说我是潜江人,与说我是中国人用了同样的深情。在这里,故乡和祖国具有了同样的含义。

    大师们在生命的最后一站,选择回到故土,其实是一种美丽而深情的文化乡愁,也是一种精神的回归。皈依故里,皈依大地,皈依祖国母亲。我深信,我不仅触摸到并已经解读了大师的故乡情结。

    5 故事远去了,还有梨花入梦

    王杰

    若干年前,临村那片灿烂的梨花。

    继而蹦出年少偷梨的情形。不禁哑然失笑。

    我们的村子大,跟西边和北边的两个村庄几乎连到了一起。那两个村庄都种了大片的梨树,紧挨着大路。放暑假前,梨树上的果子已经很诱人了,上学路上,常常有坏小子趁人不注意,冲着梨树胡乱扔出一块石子,运气好的,应声击落一两个来,拣起来撒腿就跑,听到声音跑出来的主人,只好骂骂咧咧的转回去。

    拣起的梨子不一定能吃,但伙伴们照样乐此不疲,逮着机会就下手。弄得人家没办法,见我们路过,就装模做样地背着药筒,往果实上喷药。

    刚开始也很害怕,好几天不敢打梨的主意。不过偶尔听大人跟对方闲唠,才弄清不是剧毒农药,而是防虫剂、甚至是水,用来吓唬人的。大家便照打不误。孩子的这种天性,有恶作剧的成分在内,也有跟人玩游戏,其乐无穷的意味。

    最好玩儿的是冒着大雨去偷梨。

    每当大雨之前,先来一阵大风,刮得飞沙走石。伙伴们兴奋起来,开始物色砖头石块,就等大雨倾盆而下。因为雨幕是最好的掩护。

    落雨的时候,大人都吆喝着自己的孩子往家跑,我纠集着邻居的伙伴,开始往梨园那边跑。大家都光着脚丫子,根本不介意泥里有玻璃渣或者铁钉什么的,脚为此没少受伤。

    天空一片昏暗,雨幕密布,离远了根本看不清人。我们就借助这样的掩护,把一发发精心准备的石弹砖块,朝着风雨中的梨树扔过去,噼里啪啦的响声过后,泥水中一片落叶,间杂着鹅蛋大小的木梨。等到站到门前警戒的人发现有动静,我们已经抱着战利品,飞快地离开。

    偷梨的行为,好像也就是小学二三年级那两年的事。小学五年级时,跟着一个比我大十来岁的哥哥,去地里薅草。他把我带到村办工厂旁边的苹果树林里,自己摘了几个苹果放到筐子里。我见状也伸手去摘,还没摸到就听身后一声炸雷般的叫喊。我大吃一惊,扭头看到一个年轻人正从几十米远的地方恶狠狠地朝我冲过来。比我大的哥哥喊了一声“快跑”,丢下我,迅速跨过地头的溪流跑得没了踪影。我的心都快蹦出来了,下意识地往地头冲,一两米宽的小溪,不知怎么就一下子跨了过去,感觉后面的人差一点就抓住了我的衣服。

    那个年轻人没有跳过来,气喘吁吁地站在对岸,指着我威胁:再来的话,我抓住把你送到学校,交给你妈。

    我好像真被吓住了,这之后再没有对任何果树下过手。

    念初中时进了城,逢周末才能回家,那些在我眼里原本物质的梨树,突然都生动起来。尤其是春暖花开的日子,算算梨花该开了,老早就盼着周末。哥哥骑车带着我,路过那片梨

    篇二:优秀散文推荐

    优秀散文推荐

    繁华落尽,寂寞成殇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素什锦年,稍纵即逝,半载青春年华,似沙漏般,弹指间,流在昨天。苦涩与喜悦,都不再去回忆,依然埋在时光的烟尘里。只知青丝变白发,冥冥之中,注定青春与那寂寞有染。

    春去秋来,潮起潮落。往日里,天庭空旷,时光静谧;闲看云雾,静听风雨;可谓悠闲自得,其乐无穷。转眼,又至寂寞时节,秋风抚叶,泛成黄色,落了一地的沧桑;鸟落廊前,轻声一吟,留下几世的凄凉。如花美眷,敌不过似水流年。一切美好,都会悄然褪色,暗自凋零,最后落入尘埃。化作孤独,上了心头。

    繁华落尽,乱世成殇。人生似列车,几经周转,穿行了多少过往。世人都是过客,到了青春驿站,转身何去何从。亲人,已挥手离去;朋友,也渐行渐远。风无定人无常,聚散两茫茫,留下寂寞的你我,来来往往。看遍了人间繁华,城市的余辉,再美也终将落幕。远方飘来忧伤的夜曲,难得此生相逢,怎料寂寞如歌。待到繁华落尽,在这乱世,成殇。

    寂寞流年,染泪红颜。 灯火阑珊,最难将息。下玄月,西风凉,此夜何人眠;别时易,见时难,相思系红颜。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梦有万千,只梦一朝。衣带渐宽,为得伊人憔悴;千年等待,只求揽你入怀。泪如烈酒,灼人心肺,谁知相思,已成灾。

    往事成烟,宿命依旧。青春染指流年,流年染指红颜。画地为牢,锁我几春秋,染予寂寞。无奈拾起青春的记忆,等一阵清风扑面,挥挥衣袖,又是潇洒一片。

    寂寞的美丽

    寂寞是心灵的慎独,若开放在高山之巅上的雪莲花,美丽、静肃!在独处的岁月流中,悄然绽放在自然界的天地间,孤寂,傲然!

    寂寞的魅力很大,有时候完成任物的同时你必须与寂寞同行。在我初二的时候,我买了一本书,这是一本很有味道的书,但是它并不厚,所以当时在学校里用了两天就看完了。之后,在一个多月后,老师布置作业让我们在寒假中读这本书,当时读完这本书也用了两天,但是感受却完全不同,第一次只是感到书中的主人公死的有些可惜,但第二遍时感受到了主人公死的伟大,死的值。这是两种浑然不同的感受,带给我心灵所受的震撼也不同。这两者的差别就在于一个名词,寂寞。它的力量是伟大的。寂寞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更应是一朵开放在心灵深处最美丽的花,它扎根于孤独的土壤,自我生发,自我妍丽。花开绝世的美,花谢也凄寂的风流,在流过的心海上徜徉。

    人应该是需要点寂寞的,在专注于一项事业或研究成果时,寂寞和孤独便是日子的从容。淡然处世,潜心于自己的学术之中,这样的孤独和寂寞如盈育着的花蕾,也经受着失意的风雨,承载着攻克的喜悦,一步步的迈向成功的彼岸! 寂寞着的人总细数着生命漫漫的风流,歌者便从此印象于心灵的颂扬之中,寂寂的风华于无限的意境和神往中,灿燃生发!

    寂寞是精神领域最为素雅的一笔,当追求事业的坚贞自心灵深处溢于钻研之中,自我的孤芳自赏便如花开的幽香,诠释着人性的美。与生俱来的所有浮躁被模糊淡忘成弃后,重现芬芳的心灵花香,便细细的品,细细的孤独风流!

    寂寞的美同时也散发着太多的绪动,诱惑着我们的情感。只有真正做到寂寞与美与孤独共有,才会拥有我们自己数载人生培育的花,且愈长愈香愈浓。 寂寞的价值很大,它的大远超出你的想象,有时候它并不属于人与人之间的一种陌生,而是一种升华人内心的丹药。你若想学会怎样欢笑,不如学会怎样寂寞,这不是说在作比较,而是学会一种品质。心灵的寄托不能只在表面,而学会寂寞就是一种很好的承担。不需要太多言语上的表达,只是不要少了心灵上的体验。

    老屋听秋

    久居城里的喧嚣,对季节的感觉本来迟钝,加之每天从睁眼到合眼都在为饭碗忙碌,是不会有什么过多“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偶尔像“诗人”一样,激活几颗悲喜愁怨的细胞,往往是在回家,走近那百里之外,送走我童年、青年,伴着母亲六十、七十、八十越来越旧的老院子、旧房子和弯枣树。

    这次回家两件事:一是“十月一”要扫墓上上坟;二是冬天马上要来了,给老母亲平安越冬做做准备。一阵寒流,几行雁阵,给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了浓浓的秋意,回家的路自然也不例外:农家秋播的繁忙早已过去,棉田的颜色已变得暗紫,几垄懒割的玉米棵,叶子在秋风中飘摇,路边的杂草已全部失去水泽,白杨树上的叶子在一片一片地飘落??唯一的例外,是那片片刚播种不久的麦田,已经有了许多绿意,似乎在对季节进行着顽强抗争和挑衅——其实是无助的,冀东南这片操劳了多半年的土地行将冬眠,不过是早天晚天而已!

    老家老屋,一院树、一群鸡和一只比读高中的女儿年龄还要大的老鹅是其典型的生态特征。每趟回家,离门口很远的时候老鹅那嘶哑的叫声就隔墙传来,然后是微抬着翅一晃一晃,领着耳聋眼花的老母亲走出门来??院落,在晚秋时节有几分萧条:那棵弯枣树,叶子已稀疏发黄,枝杈上长长地吊了两串母亲自种的红辣椒;西窗台前的石榴树,无精打采的叶间还挂着五六个红得发紫的石榴,是奶奶给孙女专门留下的,这次就要摘走;母亲用篱笆圈起的小菜园,葱葱郁郁的景象已经消失,茄棵、柿棵还在那儿勉强地长着;挂在篱笆上的扁豆秧,细细的蔓子已经裸露出来,间或有一两小扁豆顶着发蔫的紫花;半院子的西胡蔓,叶子已全部落尽,只有两个干黄的老瓜种还连在上边,院内的其他物种,在晚秋夕阳下都无一不疲态尽显。

    老屋也进入它存续过程的“晚秋”:初建于清光绪年间的几间老屋,距今已有120多年,期间上世纪70年代虽然返修,但一应物料,包括梁檩铺材、砖瓦门窗,除少许补充,俱都没变,重建格局也一如往昔。这样的房子,目前农村已经少有,使用价值几乎尽失,剩下的也许只是“20世纪中叶之前平原农舍”这样的“建筑学意义”。可是,老屋的“晚秋”之于我,毕竟不是平常,是硕果累累之后的“晚秋”:在它悉心守候100多年的院落里,粗大了无数弯枣树、老槐树,肥壮了无数牛马羊,猪犬鸭;当年宽畅的大门洞下,迎来过一个又一个媳妇,出嫁过一个又一个女儿,屋内的土坯炕上,诞生过一代又一代子孙;特别是春节家谱两侧挂的那幅配联——“礼仪早树克勤克俭、书香传家唯耕唯读”,更是几代人守业治家、求索进取的凝华!而今,老屋的门窗、梁檩已旧得漆黑;房顶上的老草,陪伴岁月不知枯荣了多少回;西窗棂上挂的蜘蛛网,随风摇摆;房根下的滴水砖,深浅不一地打上了滴水的印记;正堂屋内,房梁上的燕子早已不知去向,挂在窝窠下的,是被灶烟薰黄的燕屎痕迹——这样的场面,的确给人带来几许失落:想来难怪,这初冬一样的晚秋,昭示着一年一度的春色已远不可及,轰轰烈烈的夏日也已化作过去,于这春夏秋冬的演化中,人的皱纹平添了,物的刚性变散了,院前当年那湾波光四射、菱荷满塘的水塘干涸了——总之,“一的一切”和“一切的一”都已经和正在化为消失!

    自古以来,文人雅士多以见凋花而落泪、望冷月而伤感,在他们那儿所听之秋,多是“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秋风秋雨愁煞人,寒宵独坐心如捣”,把自己种种失意定格于一个“秋”字,以至感染得多少后人一想起“秋”就仿佛听到季节的哭泣。然而也不尽然:唐刘禹锡曾有“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潮”的高吟,宋辛弃疾亦有“沙场秋点兵”的豪放——婉约也罢,豪放也罢,在文人雅士、达官显贵那儿,我想,“际

    遇”永远是制约他们观照周围世界的桎梏,这一点,他们也许远远不如目不识丁的老母亲!

    母亲在我心目中,不像季节的变化,永远是那个样子:头发全白,一脸皱纹,耳朵依旧聋,脑袋不住摆,如果说一年四季有什么变化,主要是衣服的薄厚。这次我进家来,母亲正在斜阳下戴着老花镜,整叠她那套送老的衣裳——那套衣裳是母亲72岁那年做就的,当时她老人家还很健壮,我并不赞成她这样预备,但母亲执意要做,说“明年七十三闯头年,不预备好怎么行!”又12个年头过去了,母亲依然健壮。自从有了那套送老衣裳,在母亲的心里除我们这些儿孙外,又多了一份凝重和牵挂:每至春秋末季,老人家就要瞅个晴好天气把它从箱子那半截平端出来,小心翼翼地解开包,取走樟脑球,铺开边晒边一个一个地数线拘,晒好后再放上樟脑球,整整齐齐地叠好珍放原处。

    在母亲那里,我仿佛又听到了这样的秋:世上万物都像一出戏,是有头有尾、有始有终的。是季节就得春归夏至,秋去寒来,有春天的盎然,夏天的葱郁,秋天的收获,冬天的沉积;是人,就得有生有老,苦乐年华,有孩提的烂漫,成年的有为,老年的思考,终年的无悔!至于季节变了,晚秋带来寒意,更没必要大惊小叹,加件衣服足矣——如此看来,也许母亲才真正是超凡脱俗,直面人生、无悔人生的。

    篇三:优秀抒情散文

    一纸红尘,半世明媚

    2013-11-24 15:17 作者:花谢无语1013人读过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生,诸多精彩,在记忆里回放,又一一闪过,我只站成一树独有的风景,但求微波不兴,荣辱不惊。

    -----题记

    当我再一次用键盘敲打出一行字,那些字,就在我的指间开出一朵朵花。就好似萦绕心头,再也抛不开的那抹牵念。即便,是以无关风月的文字形式出现,也是或深或浅的想起。当繁华落尽,凝神,伫足,梳理那些素笔勾勒过的痕迹,用眷眷柔情,反反复复的默数,时光微恙,喜悦,终是多过忧伤。

    那个灵魂深处给予温暖的人,已然是篆刻进心里的字,于各种情绪重叠之时,念起,一半欢颜,一半眷恋,是岁月无与伦比的馈赠。情,不论深浅,醉,便是这一眼的缘,萍水相逢也可用一生去书写。就如一只蝶,极尽风韵的舞蹈,不奢求,会在一朵花间皈依,只张扬美丽,舞出一程入骨相思。

    那朵花儿,就依着光阴生长,风起时,摇曳出淡淡的香,将心事静静释放,是一抹清浅的芳菲。有云朵,化作蝶,幻做叶,在青天悠然的起舞,极近的婀娜,也只是跟随风的足迹,天涯海角,落满了心的期许。人生的种种际遇,忧伤和喜悦,如桃花流水,空谷清音,并不值得炫耀。

    都只若是萍水相逢,是岁月深巷中一抹禅意的时光,无需倾城,但求倾心。光阴缓步而行,只将寒凉与温暖,轻握在手,用心体会就好。乐而不极,逆不生悲,是悠然入世,淡然迎对的美丽。( 散文网: )

    在人生漫长的旅途中,我们常常会感叹时光流逝的速度。就如同一阵风吹过,一颗沙尘迷了眼,揉过了,再睁开,也许眼前就已经变换了人间。所有的际遇,不过是一场水面行船,舟行过处,泛起的涟漪,不断地扩散、扩散、再扩散。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直至最后消失,一切光亮收敛,遁入黑夜,微波不起,恍若是黎明前夕的平静。

    也许,一灯如豆之时,会突然的想起一些人,一段记忆,那曾于月下挽起的清风,于花前邀约的微雨,也不过是心里渐生的清愁,最后,化作一声叹息。多繁华的往昔,那山一程,水一程的距离,我们,终究是回不去了。

    季节的转角处,秋情已片片晕开,如一只蝴蝶飞入沉睡的花蕾中,是不小心的惊醒。于是,有水一般细密的柔软,不经意间流淌进心怀,羽化了杂乱无章的心情。那些,在季节之上悬挂的忧伤,被岁月磨折尽了棱角,风干之后,又再一次圆润的生长。只是这一次,是用恒久的等待长成了一棵相思

    优秀散文诗

    木,隔着远空,也要竭尽的摇落整个世界的欣喜。

    雨,夜半而落,淅淅沥沥,仿佛是岁月长长的线,一端系着等待,另一端系着牵念。翻阅信笺,看昨夜随雨而至的留言,短短的三四行字,无一不是倾尽了爱恋。不语浅笑,心

    思,婉转在落花的窗台,看着依窗轻轻滑动的雨滴,湿润的空气,好像弥散着松香的味道,恬静而安暖。

    极目远空,遥望,是一团浓郁的雾色,有着岁月沉淀后的灰白。思绪掠过,千万里云端,在所有的清亮之上,看到一抹笑容荡漾。心,微微一动,和着雨声的滴答,指尖抚过微凉的纸张,随手写下这沁满清宁的文字,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便开始,在心底滋长。

    时光,总是深浅错落,如写在纸上的字,每一个句点都是岁月长河里的星子,或影射弯折,或浩瀚广阔,那是一个无法衡量的尺度。不刻意,不执意,就顺着心意,依着光阴,从容着悲喜,如此就好,无需读懂。

    用遥远的牵念,凝望季节的深处,一枚粉饰的馨香,依旧在枝头摇曳,思绪悠悠。回眸,浅笑,触摸岁月的温情,点点滴滴,都是心的律动,用拈花之素念,于指间晕开暖意融融。目光向远,掠过深冬梅花开处,漫过春日山花开处,走过盛夏繁花开处,看一程岁月,途径四季斑斓成梦,生命,巍然而立又是一秋。

    流年恰似眼中泪,一点一滴总关情 2013-11-27 15:56 作者:花谢无语4460人读过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来,穿过千年守望的风月,手捧一百零八颗舍利子,用如水的心思做弦,串成沾满岁月尘香的念珠,赴一场花草满径的相约。你可知,那随风起舞的绵柔曲线,就是前生一朵花于烟火中瘦尽,只将精魂幻化成颗颗圆润的相思骨,刻满了轮回的救赎。

    ----题记

    一直想做一个简单而安静的女子,闲来品茶,写字,梳理心情,打扫尘埃,只恐心事积怨太久,会郁郁成愁。字写好了,用微笑装裱成画,悬于心墙之上,日日守,夜夜访,直到相思渐生,想念,又发新芽。流年,如一盘散沙,即便所有心思用尽,也拉不近那一重一重的天涯,只得将清影藏于月光下,听一首老歌,反复到连思绪都沙哑。

    或许,可以将脚步走得清浅些,再清浅些,刻意绕过那半程烟沙,就如同墙角的紫藤花,总于夜半开的无声无息,谁人敢评说,那不是清喜。可否,也学紫藤花,守一处光阴禅意的栖居,让心灵可以沾满了浮生的醉意,掬一抹微笑兀自的开,兀自的落,而后,只伴着时光安静的老去。

    从不曾埋怨,时光在眼中渐次搁浅,纵使千帆过尽,你的记忆仍在心里,翻卷出一幅画面,影射流年。往事,已如烟。曾有水墨青花般的句点,纷飞在指间,回眸,也只是刹那芳华的流转。只一个转身,思念,就定格永远。问青天,借慧眼,将万千纷扰看穿,情来情去,且让情随缘,得一念安然,无需感叹。

    错过,皆因情深缘浅,若微笑,心无苦寒,若向暖,亦可明媚生烟,若无悲无怨便可换得朗朗晴天。红尘有爱,心存感念,笑看风月,淡则坦然。用心的脚步,穿行于风尘俗世,过往的繁华与疏离,都可淡淡随风。我所在意的,不过是这清浅于指间的一抹葱茏,只随着心情,便可轻吟出一段平仄的流年。每每在轻舞霓裳处,倾听来自灵魂的呼唤,心里轻触的时光,总会油然而生,荡漾成温软的微笑。( 散文网: )

    纵使光阴模糊了容颜,却也是仅用一笔倾心,就典藏了生命里最至真的厚重。风起的日子,我静卧晨曦的光中,静静守望,默默聆听,用水润的心剪出一段过往,盈一抹淡然,笑看青山绿黛暖融,远雨微凉。又把思念落笔成行,和着深深的感悟凝结成笑语,轻拥流年沧桑。

    喜欢静享晨起的这段时光,平复所有的杂乱,转换成一种安逸的语言。无非,是为寻一个明媚的出口,以解万事烦忧。可是区区蝇头小字,只言片语,又怎可压制住万顷波澜的汹涌。所以也学友人,闲来读韵,默颂千风,只是落笔,仍旧花团锦簇,沾满了流年的浮尘。

    相关热词搜索:散文诗 优秀 优秀散文诗摘抄 优秀散文诗朗读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