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关于陶瓷的优美散文

    分类:优美散文 时间:2017-02-17 本文已影响

    篇一:瓷器之美

    中国瓷器之美

    瓷器是中国的伟大发明,瓷器是中国古代文明的象征,而景德镇又是瓷器之国的代表。外国人以瓷器称中国,英文单词“CHINA”既是中国之名,又是瓷器之称。据有关史料记载,汉代以后的景德镇地区,已开始生产各种各样的瓷器

    中国瓷器是很幽雅、很难以描绘的,也许正因为这样,它更显得高贵。英国散文家兰姆(C·Lamb,1775-1834)写过一篇谈中国瓷器的散文,文中说道:“我对中国古瓷器几乎有一种执着的妇女之爱,每当我去探访名门巨宅,我首先要问的是收藏的中国瓷器,其次才轮到其他工艺美术和图画。”兰姆对中国瓷器的深深眷恋真如静潭春水般幽深。

    在一切都极其喧哗、极其刻意展露的当代生活中,中国瓷器在“收藏”、“鉴赏”之名的掌控下成为市场的贵宠,拍卖行与豪华会所取代了文人寒士的风雨茅庐;环顾现实,中国瓷器已经失去她的家园。“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徐夤《贡余秘色茶盏诗》)染上春水的明月,以薄冰盛上绿云,那种澄明、润泽真是何等的娇艳、何等的含蓄;又联想起沾有青苔的古镜和含露欲滴的新荷,又是何等的清雅和脱俗——环顾现实,当下这个市侩、暴戾的社会其实根本不配谈中国瓷器。 中国陶瓷历史已有一万年。祖先发明陶器有非常明确的目的,它是古人类由漂泊不定的生活向定居生活转变过程中所掌握的技术。随着制作水平的提高,人们有意识地开始美化陶器,古陶器上的花纹、雕刻等把人类对美的追求都表现了出来。全世界陶器的出现差不多都是一万年左右,有普遍性,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而瓷器却是中国的发明,早在商朝瓷器就被造了出来,欧洲到16世纪才掌握制瓷技术,比我们晚得多。同时中国的瓷器通过陆上和海上的“丝绸之路”流传全世界,最远到达东非、欧洲的意大利罗马。今年印尼爪哇岛附近发现一艘唐代沉船,经打捞发现船上有6万件瓷器。 瓷都“景德镇”名称的由来

    中国是瓷器的故乡。景德镇有近两千年的制瓷历史。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景德镇瓷器开始有了自已独特的风格: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在宋代之前,景德镇有好几个名字,如新平镇、昌南镇等。宋真宗景德年间(公元1004——公元1007),皇帝赵恒派人到景德镇,要这里为皇家制造御用瓷器,底书“景德年制”四个字,由于“其器光致貌美??于是天下咸称景德镇瓷器,而昌南之名遂微。”从此以后这里就叫景德镇,名称延用至今,到现在已有一千年的历史。景德镇在唐、宋、元、明、清期间已成为历代皇宫用瓷的生产基地。

    中国陶瓷珍品之唐三彩

    唐三彩是唐代的一种精美陶器。盛唐时期发达的政治经济文化使当时的制陶业十分繁荣,唐三彩陶器是这种制陶工艺繁荣的重要标志。在全世界的许多博物馆及私人藏家手中,保存着许多造型优美、釉色斑斓的唐三彩作品,有立体陶塑,有各种形制的器具。当我们看到那些奔腾的骏马、被誉为“沙漠之舟”的骆驼,看到那些形态各异的文侍俑、武士俑、仕女俑以及形态各异的动物、禽鸟等唐三彩精品时,会从心底里发出对唐代发达制陶工艺的赞叹。这些栩栩如生的艺术品虽然只是用普通的黏土制成,但艺术家们运用火的艺术使之成为不朽的艺术品,这是唐代无数不知名的陶艺家艺术和智慧的结晶。唐三彩的制作,使中国古代陶瓷发展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它的制作是人类制陶史上的一个闪光点。 中国陶瓷珍品之明青花

    明代的景德镇青花瓷器是中国古代青花瓷器中最具代表性、也最受世人喜爱的作品之

    一。明朝立国之初,即在已有良好烧造基础的景德镇建立了官窑,专门烧造供皇家欣赏、使用的瓷器。青花瓷器便是其中一个品种。明初洪武的青花瓷,造型粗重厚实,制作尚未脱尽

    元青花的粗犷风格,所见的大都是蓝中见黑的色泽。多为碗类,但传世较少。传世品中,有一种梅瓶,外绘云龙纹,肩部有“春寿”两字,这种梅瓶,传世仅见三件,一件藏于上海博物馆,一件藏于私人手中,另一件藏于日本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这三件作品制作十分精美,是洪武青花中的上品。

    明永乐、宣德时期,景德镇官窑青花瓷器的烧造,进入了一个全盛时代,这一时代被誉为中国青花瓷器制作的“黄金时代”。在今天的古陶瓷研究、尤其是鉴赏领域,人们最重视、最受欢迎的作品就是明早期永乐、宣德的景德镇官窑作品,有人甚至把永乐、宣德的青花名品同西方一些杰出的古典美术作品相提并论。永乐、宣德时期官窑青花瓷器的卓著名声,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以其胎质、釉层的精细肥厚、青花色泽的浓艳、纹饰多样、线条优美和造型丰富等多方面特征构成的。

    中国陶瓷珍品之清青花

    经历了元明数百年烧造历史后,青花瓷的烧造在清代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如果说明代青花瓷在当时已成为中国陶瓷生产的主流的话,那么,到了清代,青花瓷的生产达到了飞跃的程度。清代青花瓷器是一个总体的概念,各地烧造产品质量较次。惟有景德镇青花瓷,时代特征、精粗文野较明显,因而,它是清一代青花瓷的代表。

    康熙时期是青花瓷器的大发展时期,六十一年间生产了无数不同类型的作品,现今传世的也颇多。根据现有资料,可对康熙青花进行分期,基本是二十年一期,第一期为康熙元年至御器厂大规模开烧的康熙十九年。产品所用青料与清顺治时期所用的相同,至少有四种色调,釉色多白中微闪青或青白色。造型有笔筒、小碗、大盘等。康熙中期是青花瓷烧造最成熟阶段,以十九年为起点,至康熙四十年以前,这时期青花烧造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效。而乾隆时期是中国瓷器集大成的时期,各类仿古瓷、创新产品皆见烧造,青花瓷亦然。从青料看,乾隆时期青花色调明快纯正,用料重着蓝色,黑疵较多,造型上,作品强调形体比例,追求新颖奇巧。嘉庆时期的青花瓷器,一部分依然保持着乾隆时期风格,乾隆时期青花烦琐而满密的风格在这时依然如旧,大部分瓷器烧造质量不如乾隆时期,有许多甚至不如后起的道光时期。

    中国陶瓷珍品之清彩瓷

    中国彩瓷的生产发展到了清代,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特别是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制作水平更是突飞猛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除了继承传统和釉上五彩、青花五彩、素三彩、斗彩品种外,还发明了釉上蓝彩代替了釉下青花五彩,创烧了在青花轮廓线内填绘彩料的斗彩和淡雅柔和、绘画精美的五彩,以及婀娜多姿、美轮美奂的珐琅彩等等。此外,种类繁多的杂彩在清代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明代的釉上五彩瓷器虽然从嘉靖、万历时期的生产高峰走向衰弱,但一直未停止过生产,清顺治的釉上五彩即是在此基础上继续烧造的,且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创新。色彩虽然以黄、绿、红三色为多见,釉面光亮匀净但成色较淡,部分器物的彩色容易脱落。上海博物馆馆藏的顺治五彩鱼藻盘,底部有“大清顺治年制”双圈楷书款,盘内所绘四尾鱼虽是瓷器的传统,但所表现的莲池鱼塘则由水藻及浮萍代替,制作虽不精美,但这类带款的顺治釉上五彩制品是少见的传世珍稀制品。

    包小燕

    2011115012001

    篇二:优美散文:过年……

    优美散文:过年??

    优美散文:过年??

    人到中年,对许多原本美好的事情都感到淡然无味,比如爱情 ,比如理想,比如劳动,比如过节。是不是随着年轮老去的,不只是皮囊,还有心灵?是不是生活 的主要依据,已然变成了机械的责任和惯性?

    很是怀念小时候那种既满足皮囊又愉悦心灵,有一定惯性但不需要负责的事情,比如偷食,比如过年。

    小时候,过惯了节衣少食的日子,自然就盼望着过年。过年,意味着丰衣足食,意味着亲情 恣肆,意味着美好梦想的全部实现。父母告诉我,我并不是家里的老大,在我的前面,他们还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就叫新年,大概是在过年时所生吧。可惜的是,由于缺医少药,他6岁时因为一个小病就夭折了。当时3岁的我实在懵里懵懂,想不起他的丝毫模样。

    后来,新年,由人到事,逐渐在我记忆中嬗变、清晰起来。

    从腊月初开始,乡村就进入了新年的地盘。虽然冬至天寒,但冻结不了人们迎接新年的热情,尤其是孩子们。一年到头,将新衣穿破了,将零钱花完了,田野里的吃食也

    一茬茬不见了,生活的全部希望就在于过大年了。小孩子盼过年,大人们年难过 。但年年难过年年过,大人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先是打年糕,做米糖。那时候没有碎米机,靠的是碾盘和碓臼。村里的碾盘有好几个,村东村西村中各一个,没有墙壁的一间茅屋,画一个圆圈,圆心是石头做的轴,圆边是石头做的槽,槽里放好大米,连接圆心和石槽的是一丈来长的木辕和在槽里滚动的石轮,然后赶着牛儿转圈圈。家家户户都或抬或担一筐大米来,不论穷富,好歹也做一锅年糕,既为了孩子们的食欲,也为了自己在乡邻面前的一丝尊严。如果年前年后吃不完,自然就可留到春耕繁忙时节充饥。有的村子小,没碾子,就用水碓或石臼舂米。石臼因为体积小,简单易制,所以很多人家都有。就连现在办婚寿喜事,也常常还是用石臼打麻子果。不过,这是个累人的活,力气小的人抡不了几下木棰就歇一边去了。把米舂碎,蒸熟,再切成砖头样的块状。放一二日,就浸在水缸里。日后想吃就取,或煮或炒,味鲜如初。在城里生长的女儿从小就喜欢吃它,逢有老家亲戚送了点来,她必定笑眯了眼。后来稍长,她就习惯炒着吃,而我偏喜欢煮着吃,因而我们父女俩在锅台边常有口角的冲突。

    做米糖是我母亲的拿手好戏。那年月,糖是金贵东西,一般人家不可弄到,但村里有的是甘蔗。深秋时节,一丘丘的甘蔗被斫倒,成捆成捆地运回村口,在那里一座座小山似的集中等待上机器。所谓机器,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两根镶了铁皮的大木桩竖立在那儿,留一丝缝隙,把甘蔗塞进去,榨扁出汁,下面用木盆盛着。当然有轴轮,得牛拉着,像拉碾一样转圈圈。榨甘蔗的情景很热闹,大人紧张忙乎,小孩嬉戏奔跑,甘蔗的清香和蔗糖的醇甜绞杂在一起,空气仿佛被糖分凝固了一般,浓酽得使人差点喘不过气来。有了糖,有了米,米糖自然就好做了。米要糯米,洗净,蒸熟,发酵,压榨,出浆,拌糖,炼糖,炼成固体状,再端至一木架上,由力气大的男人“搭糖”,即两手持两根短木棍,插进松软的米糖里,左右搅动甩搭,使米糖逐渐均匀、粘稠、柔软。功夫好的男人甩搭起来,左右开弓,汗如雨下,那景象简直曼妙无比。然后取下木架,捋成鸡肠样的细条,用剪刀一寸寸地剪断,即为成品。有的还裹进炒熟的芝麻、花生,就成了芝麻糖、花生糖。冷却后,即装入放满炒米的袋子或坛罐保存。母亲年年这个时候成了大忙人,这家请了那家请,因为她做的米糖色白味香,甘之如饴。

    那时,物质贫乏,日子苦涩,惟有此时充满了甘甜。紧接着,请裁缝制新衣,置办年货,然后杀年鸡,宰年猪,仿佛经年不息的劳苦和困顿,在此刻都一并停息下来,取

    而代之的是美美地享受上苍赐予穷苦人的难得的温饱和富足。在停止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代,家里还是可以养几只鸡、几头猪的。鸡和猪自然也难养,个个腰肢苗条,你想啊,连人都吃不好,哪有什么好东西给它们吃!我们常常起早摸黑去割草,不分晨昏去喂食,为的就是过年时沾点珍贵的荤腥。杀鸡很简单,常常是母亲或奶奶拎一把菜刀,烧一壶开水,用碗接血,用盆褪毛,而我们就兴致盎然地围观,待到鸡毛被拔,就挑选些又大又长的,插进铜钱的眼里,做成漂亮的毽子。杀猪就是个复杂的活儿了,非得要熟稔的屠倌师傅和三五个大男人帮忙。屠倌师傅自然也不容易请,因为一个大村子往往就那么一二个,得排号。好不容易将他请了来,好酒好菜好烟的伺候着,几个大男人就围住猪栏设计捕获猎物。千万别以为这个猎物愚笨,它聪明透了,看见屠倌师傅叼着烟袋迈着八字来了,就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于是嗷嗷地放声抗议;看见男人们提着草绳围拢来了,于是四处乱撞,号啕不已。有时它作垂死挣扎,竟然一跃而至栏外,满村里逃跑,众人围追堵截,群起而缚之,那情景真是惊心动魄。待到它终于被绑缚案板,屠倌师傅提着雪亮的刀过来,它自然更是嗷叫挣扎不止。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何况日夕相处的猪乎!于是这个情节,孩子们都不忍相看,纷纷背身捂眼。但那“噗、噗”的刀扎血涌声,还是让我们的心跳得厉害,好似一下堕入了某个深谷,恐惧而彷徨,晚上自然还会接着做些恶梦。

    但恐惧和彷徨毕竟是短暂的,因为屠倌师傅那游刃有余的解剖刀法,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因为那热腾腾、香喷喷的猪血、肉块、下水,是何等的逼人垂涎!母亲这个时候在锅台边忙碌着,父亲自然也不闲着,他得按照村中惯例,邀请那些大队干部来家聚餐。大家饕餮后,打着饱嗝离去,父亲再将一刀刀猪肉分给那些需要的左邻右舍、亲戚朋友,而肉钱自然都先赊欠着。

    一头猪,养一年也就百十来斤,除去骨头、下水,也没多少净肉。所以,村人们往往就饲养个二三年,使其长到二三百斤,这样就蔚然可观了。今年你家杀,明年他家杀,省得家家杀。当然,由于当时猪源紧张,农户家的猪一般还要被公社收购站指定收购,如若不依,将受责罚。平时需要吃点猪肉,得凭少得可怜的肉票购买。所以,一年仅一次的宰杀年猪,不啻于乡村的盛大节日啊!

    新年的脚步冒着酷寒,顶着风雪,一步步近了。小年过后,母亲安排我们兄弟给外婆送年,我们乐得私藏压岁钱,无不喜颠颠地去了;父亲也忙着给长眠在后山上的亲人们扫墓,也荷锄挑筐地去了。接着就是清扫场院,洗晒棉被,贴春联,点香烛了。在大

    年三十的年夜饭开饭前,我们几兄弟照例要挤在厨房,眼巴巴、心痒痒地看着母亲分钵头。分钵头,是那时乡村特有的带有分田单干意味的肉食分配法,一家老少,每人一个陶瓷钵头,大人用大的,小人用小的,由母亲一一盛进整鸡、猪肉、豆泡等。自然,父亲的钵头最魁梧,内容也最丰厚,但我们没有意见,因为他是父亲,一家之长。而几个兄弟之间,自然免不了有分歧和龃龉,你说我的肉多了,我说他的鸡多了,母亲总是调了又调,尽量分匀。待到每个人的钵头分好,各自做下记号,都喜滋滋地端上八仙桌,放眼一比较,惟有奶奶和母亲的钵头小而浅,这时我们兄弟的心里会倏然掠过一丝愧疚。但也就是倏忽而已,奶奶和母亲年年岁岁哪个时候不是这样的呢?

    燃放鞭炮过后,年夜饭就开始吃了。我们惊喜地发现,母亲除了给各人一个包干的钵头外,还准备了一个公共享用的大钵头,里面装满了肥硕鲜美的肉食。我们知道,这是为了孝敬那些灵牌上的长辈和正月里来访的客人的,现在摆出来只不过做做样子,但我们的眼睛盯住它不放,趁父母不注意,就迅疾地伸筷子去捞一块。你捞了,我有意见,我捞了,他有意见,几个兄弟有点争先恐后,结果被父母发现了,大家都挨一顿嗔骂。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兄弟格外珍惜自己的钵头,尽量节省着吃,几乎是细品慢嚼,仿佛在优游地品咂那转瞬即逝的童年,美美地享受那幸福 生活的滋味。

    吃过年夜饭,把自己的小肚子填得满满的,就期盼着父亲发压岁钱了。而父亲总是慢悠悠的,吃饱喝足之后,和邻居、叔侄们聊着家常,聊着过去一年的艰辛和新的一年的希冀,好像不曾有压岁钱一事。我们于是有意见,缠着母亲撒娇,母亲就冲父亲说:“快给他们压岁钱哦。”这时父亲才装做突然想起了一样,笑呵呵地伸进衣袋,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票子,递到我们兄弟的手心里。不分大小,金额一律相同。而我们不论多少,都会满心欢喜地四散开去,或认真地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或和邻家比较多寡,张扬一番,

    那时没有电视,自然没有春晚,也没有麻将牌九,所以除夕之夜就难免单调。但我们并没单调的感觉,而是成群结伙地打灯笼,给乡邻们拜年,乡邻们一高兴,还会给个几分一毛的压岁钱。因为村子大,户家多,我们就走得飞快,当然不免会遗漏一些。如果遇上好天气,我们就会做做游戏,蹦啊跳啊;如果逢有雨雪,就只有待在家里听大人谈天说地了。挨到半夜,自然想瞌睡,于是上床去,睡之前还眼巴巴地期待着父亲守夜结束、意味关门的鞭炮声响。

    最期待的,莫过于第二天,即正月初一了。一大早,我们就被四周的新年鞭炮声惊醒了,远处的,听起来叭叭叭,像篾匠破竹;近处的,啪啪啪,震耳欲聋;自家的,是父亲燃放,那声响更要将房屋掀倒似的。于是,不管睡没睡够,我们都揉着眼睛起床。母亲给每人拿来了一套新衣裤,我们兴奋地穿起来,个个显得精神焕发。

    天还蒙蒙亮,很多小孩子就在场院里嬉戏玩耍,真是人勤春早啊。父亲一反常态地起来煮年糕(有时是面条、饺子),母亲难得悠闲 地多躺会儿。我们吃过年糕,就邀约着给村里的家族长辈拜年去了。辈分小的,都在村里的巷陌里走动;辈分大的,就呆在家里预备好烟茶,等人上门。只见一簇一簇的人群,大小高矮胖瘦不齐,然而见了本家族的长辈,都一律恭敬地叫唤尊称。上午男人活动,下午女客活动。此规矩千百年来,雷打不动。尤其是现时,年轻人终年在外务工,只有年节回家,所以更加注重初一的拜年礼。只是长辈们眼也花了,耳也背了,竟辨认不出几个后生来。

    家乡的风俗,初二拜大年,初三走娘家。凡有长辈在旧年过世的人家,初二一律预备亲友来拜大年。带上一挂鞭炮、两枝香烛,在逝者的灵前作几个揖,叩几个头,就算是给逝者拜了年。然后,该玩的玩,该吃的吃,尽管快乐 地生活去。初三是出远门拜年的日子,只见乡村的大小泥路上,到处是走亲拜年的人影。有的安排外甥,有的姑爷登门,一般都是男客去往母亲或妻子的娘家,而娘家这一天也必是预备好了满桌的好酒菜,大家觥筹之间畅叙一年来的收获,寄托新一年的期盼,无不耳酣心热。我们兄弟去外婆家拜年,是几十年的老规矩。小时候贪图那份热闹、美食和压岁钱,贪图童年的一切美好愿景,而现在外婆外公都早已逝去,我们依然故往,乐此不疲,不知贪图的是什么?

    正月天,做客天。做客几乎就是正月十五前的全部生活内容。村人们按照一定的辈分长幼顺序,依次安排家人一一叩访问候,带上白糖点心,抽点烟喝点酒,剥几个花生嚼几颗糖,将一年来有意无意疏淡了的亲情一一补缀起来,就像把一个个颇为散落的珠子,又串联成预示吉祥和气的佛珠。做客我们喜欢,但我们最恼雨天。那时的乡村全都是泥巴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而且黄土粘性强,黏住了套鞋就一大坨,使你提也提不

    篇三:《故宫文物月刊》陶瓷文章索引

    宋瓷的纹片童依华(1)

    唐代的铜官窑——三上次男博士演讲摘要 (2)

    变瓷为玉——谈窑变 童依华(3)

    元釉里红龙纹盖罐陈擎光(4)

    瓷器中的龙纹特展蔡本雄(7期)

    瓷器上的龙纹的风采

    小中见大的瓷玩

    六朝的瓷器

    明代初年的单色釉龙纹盘

    名留千史的陶工——兼谈故宫收藏的周丹泉与关为作品

    绚丽多彩的唐三彩

    日韩出土的唐三彩

    独占魁首的汝窑

    丰之?之海外遗珍——叶义先生赠瓷特展(上)

    丰之?之海外遗珍——叶义先生赠瓷特展(下)

    陶瓷烧造过程中的理化观

    融合图案和绘画的法花器

    磁州窑面面观(一)

    磁州窑面面观(二)

    元青花与釉里红

    绽放异彩的清初珐琅彩瓷

    雍正时代的珐琅彩瓷

    乾隆时代的珐琅彩瓷

    清中期以后的珐琅彩瓷

    珐琅彩瓷与彩绘瓷

    叱咤风云华丽耀眼的外销瓷

    五花八门——嘉靖万历名瓷特展简介

    月白丁香话钧瓷

    福寿康宁——嘉靖万历的官窑与民窑

    定窑——?细优雅的瓷中佳丽

    唐宋陶瓷——中国陶瓷艺术的黄金时代

    梅青葱翠说龙泉

    瓷器上的吉祥图案

    耀州窑——丰美华丽的北方青瓷

    瓷都景德镇

    如冰似玉说影青——五代宋元时期的景德镇青白瓷

    汉代的铅釉陶器

    晚清官窑瓷器欣赏——从本院(近代文物展)说起

    神秘浓艳的黑釉器

    千峰翠色越窑开蔡和璧(8期) 陈擎光(12期)童依华(12期)童依华(13) 蔡和璧(13) 刘良佑(15) 谢明良(15) 蔡和璧(15) 陈擎光(16) 陈擎光(17) 陈夏生(18) 陈擎光(19) 陈擎光(19) 陈擎光(20) 刘良佑(20) 李梅龄(22) 李梅龄(23) 李梅龄(24) 李梅龄(25) 李梅龄(26) 天 憲(27) 陈擎光(28) 刘良佑(28) 陈擎光(29) 刘良佑(29) 陈擎光(30) 刘良佑(30) 陈擎光(31) 刘良佑(32) 谢敏聪(33) 刘良佑(33) 刘良佑(34) 任莉莉(34) 刘良佑(35) 刘良佑(36)

    十七至十八世纪中国对欧洲贸易中的陶瓷 谢明良(36)

    扑朔迷离谈官哥刘良佑(37)

    陶瓷上的水族聚落 康啸白(37)

    唐宋时代的釉下彩瓷 刘良佑(38)

    金银扣瓷器及其有关问题 谢明良(38)

    永乐青花赐西域王梅生(38)

    明清两代的釉上彩瓷 刘良佑(39)

    漫谈永乐宣德的瓷器 康啸白(40)

    明代官窑及其款识

    清代官窑款式概要

    关于中国白瓷起源的几个问题

    中国瓷器的诞生

    磁州窑系的作品鉴赏

    记院藏宋官窑青瓷葵花式洗

    郊坛官窑

    五代的辽瓷与柴窑

    波斯古陶之发现

    宋代的金国陶瓷

    泰国出土的中国古陶瓷

    宝相庄严的莲花纹时代

    唐代陶瓷纹饰与造型的一般面貌

    元代陶瓷造型与装饰

    明代初期官窑瓷器鉴定

    略谈化妆土在中国陶瓷上的应用

    明代中期官窑与成化窑器之鉴定

    弘治正德两朝官窑器的鉴定

    明代嘉靖与隆庆两朝官窑器的鉴定

    万历与明末官窑器之鉴定

    清初御窑厂的建立与康熙官窑

    雍正朝官窑器之鉴定

    乾隆官窑器之鉴定

    清代中晚期官窑器的鉴定

    陶瓷器上的婴戏图

    宋元时代的釉下褐彩器

    澎湖古瓷调查的几点新发现

    中屯出土印、划纹青瓷片

    写实与绘画的宋元时代纹饰(瓷器)——中国历代纹饰考辛篇

    元代晚期的杂剧人物青花器

    中屯湖西出土的青花瓷片

    我国南方的交趾陶瓷

    中屯东海岸之青瓷、青白瓷、白瓷

    中国历代纹饰考——壬篇(下)

    庭院写生的明清时代纹饰(瓷器)刘良佑(40) 刘良佑(41) 谢明良(42) 刘良佑(43) 刘良佑(45) 谢明良(45) 刘良佑(46) 刘良佑(47) 谢明良(48) 刘良佑(48) 刘良佑(49) 刘良佑(50) 刘良佑(51) 刘良佑(51) 刘良佑(52) 谢明良(53) 刘良佑(54) 刘良佑(55) 刘良佑(56) 刘良佑(57) 刘良佑(58) 刘良佑(59) 刘良佑(60) 刘良佑(61) 本 社(61) 刘良佑(62) 刘良佑(63) 曾萧良(63) 石守谦(64) 刘良佑(64) 李锡佳(64) 刘良佑(65) 刘静敏(65) (65) 王耀庭(66)

    中屯海岸黑釉器、陶器和灰釉青瓷 陈慧津(66)

    北宋耀州窑青瓷与汝窑的探讨 刘良佑(67)

    夺得千峰翠色来——记中国的传统青瓷在芝加哥展出的经过 张浣梅(68)

    新石器时代陶器发展概况 刘良佑(68)

    清初官窑器鉴定补遗刘良佑(69)

    从鉴藏条件看史前到商代的陶器 刘良佑(70)

    周秦时代的陶瓷成就刘良佑(71)

    西汉与魏晋南北朝的陶瓷鉴定 刘良佑(72)

    五代与辽国的陶瓷鉴定 刘良佑(74)

    两宋官窑器的鉴定

    烧出来的诗画——浅谈均釉及其釉系

    宋元之际哥窑、吉州窑和西夏陶瓷的鉴定

    明清官窑鉴定补遗

    从科技检测谈澎湖古陶瓷源流

    遗留在韩国的唐代陶瓷

    鸡头壶芻议

    中国古瓷在印尼

    唐代长沙窑瓷面绘画与提诗

    秘色抱青瓷之響

    记晋墓出土的所谓降色釉小罐

    宋代北方的橄榄釉青瓷

    六朝谷仓罐综述

    唾壶杂记

    东窑小记

    釉上彩探隐

    试论汝窑器的釉色

    融青揽秀之美——侧写吴晋时代的青瓷

    梅瓶略史——梅瓶的器用及其器形演变

    宋耀州窑具——匣钵

    明永乐压手杯——兼谈万历与现代仿品

    锥拱雕镂、赋物有象——唐英督陶文献

    略谈宋钧窑瓷器

    明宣德窑青花番莲梵文汤匙

    宋代建窑黑釉盏

    宋天目敞口小盏

    宋吉州窑剪纸漏花碗杂识

    漫话陶艺

    福寿康宁——吉祥图案瓷器特展

    唐代黑陶钵杂识

    唐三彩

    明初洪武瓷器纹饰之鉴识(上)

    明初洪武瓷器纹饰之鉴识(下)

    淄博宋代彩瓷的发现与研究

    宋代建窑黑釉盏的釉色与纹样 刘良佑(75)杨清钦(76)刘良佑(76)刘良佑(78)刘良佑(79)成?仁(80)谢明良(81)朱光辉(87)朱启新(90)宋伯胤(97)谢明良(98)?振西(99)谢明良(109) 谢明良(110) 谢明良(111) 康啸白(112) 方龙骧(115) 宋伯胤(120) 廖宝秀(122) 贾麦明(122) 王健华(123) 莊吉发(129) 余佩瑾(130) 余佩瑾(137) 林蔚文(139) 谢 兴(140) 谢明良(141) 苏莹辉(147) 余佩瑾(151) 谢明良(153) 陈金方(157) 廖宝秀(159) 廖宝秀(160)张光明 魏洪昌(161) 林蔚文(162)

    百年沧桑醴犹酣——南京明故宫遗址出土的白釉瓷酒器 张浦生 霍 华(166)

    钧窑窑变成因及其相关问题之探讨刘良佑(167)

    瓷器上的一把莲纹饰余佩瑾(167)

    湖田影青盏托与青花俑 徐 宁(169)

    明清德化窑白瓷略谈林蔚文(172)

    从长沙窑看唐代私营商品经济的发展曹彩云 单先进(174)

    明代宣德官窑精华展廖宝秀(178)

    记故宫所藏越窑秘色瓷及其相关问题 余佩瑾(179) 宣德官窑精华展导论之一 廖宝秀(180)

    宣德釉彩——宣德官窑精华展导论之二 廖宝秀(181)

    宋代官窑瓷器李辉柄(182)

    紫砂古韵、魅力长存——介绍一批墓葬出土明清宜兴紫砂茗壶资料 张浦生(182)

    法门寺前谈秘色 郑 为(183)

    略谈《夹耳罐》 谢明良(184)

    《清异录》中的陶瓷史料 谢明良(190)

    略谈两晋南朝福建地区青瓷林蔚文(191)

    晚唐水邱氏墓出土的白瓷 益春秀(191)

    万历莲花形盘考 张 东(194)

    哥窑与修内司官窑 李辉柄(198)

    试论宋代紫盏——由《紫泥新品泛春华》谈起 廖宝秀(201)

    记皮囊式壶 谢明良(205)

    秘色瓷不神秘——一个中华文化断层的小启示 宋浩育(206)

    高丽青瓷研究基础问题 金立言(209)

    谈内蒙出土的几件元代青花廖宝秀(211)

    辽代三彩器研究 戴鸿文(212)

    浅述内蒙古出土的两件彩釉陶器(鹦鹉灯) 廖宝秀(213)

    青花瓷器的出现及其发展 李辉柄(214)

    御俑陶范 王锋钧(215)

    “至正年制”碗的时代界定——就年代问题与张英先生商榷 江 松(215)

    四川遂宁出土瓷器及窖藏时代问题探讨 陆明华(219)

    唐柳凯墓出土的彩绘人物陶俑 高西省(221)

    越窑瓷器销行海外的考察何 鸿 何如修(228)

    对于史天泽墓的一点意见——兼评《石家庄太保村史氏家族墓发掘报告

    谢明良(229)

    日本萨摩“御庭烧”描金粉盆与岛津家族罗以民(234)

    关于锔钉铺瓷术 谢明良(237)

    江阴出土定窑瓷器浅析 邬红梅(239)

    陶瓷所见十七世纪的福尔摩沙 谢明良(242)

    中国古代白瓷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陆明华(243)

    成化瓷特展 蔡和璧(245)

    乾隆和他收藏的一件泰国陶壶 谢明良(247)

    探险、海盗、贸易瓷——浅绘十七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转运的中国贸易瓷地图

    巫静宜(248)

    唐代长沙窑陶瓷绘画探微

    关于陶瓷的优美散文

    孔六庆(251)

    三台馆藏瓷器拮英 钟 治(257) 太湖流域浙江东笤溪沿途考古窑址调查与思考 孙荣华(257) 从侍奉者到保护者——陶俑演变及唐三彩天王的佛教渊源 张 错(259) 盛世华彩千古秀(乾隆粉彩) 万新华(260) 略谈对蝶纹 谢明良(260) 从一件青瓷五管瓶谈起 施静菲(265) 关于唐代双龙柄壶 谢明良(278) 细看南宋官窑琮式瓶蔡玫芬(282) 百年寻青——二十世纪汝窑认识论的变迁彭盈真(287) 从亚洲观点看高丽青瓷——从研究史所见的对外关系为中心

    热兰庶城遗址出土的德国盐釉瓷器

    关于“玉壶春瓶”

    风格定器物——元“至正型”青花瓷在西方的整理及实践

    热兰庶城遗址出土的欧洲十九世纪炻器

    洋彩上的洋花——洋菊与洋莲

    浅论院藏黄釉双兽耳罐

    推陈出新的选择——瓷器

    清茗带它去远航——晚明至清宜兴紫砂壶的欧洲足迹霍

    宜兴蜀山窑址的发掘 杭

    故宫旧藏雍正宫廷紫砂器

    追求完美——宋代青瓷与高丽青瓷的异同 金??译

    随行闻见录——政和下西洋所见之陶瓷

    谈正德官窑瓷器上的外文款识

    中国初期铅釉陶器新资料

    异军突起的越南青花瓷——兼介故宫新藏品

    中国古代的颜料

    宋仁宗墓里的宝藏

    佛家珍宝——七政宝与八吉祥(下)

    述觞政、说酒令(上)(下)

    素漆之美

    曲水流觞话上巳

    从饮酒仪式看兰亭文物

    中国酒史杂谈

    暮春修契韵事——泛泛古觞影

    彭盈真译(287) 谢明良(288) 谢明良(291) 张 错(291) 谢明良(293) 廖宝秀(297) 王崇齐(298) 余佩瑾(299) 华 郝明华(302) 涛 马永强(302) 王建华(302) 翁宇雯整理(304) 林莉娜(304) 翁宇雯(308) 谢明良(309) 施静菲(308)(192)张临生(197)朱仁心(197)张月云(36)(37) 蔡玫芬(35)林恭祖(37)扬敦礼(37)汪宁生(171)陈小凌(277)

    相关热词搜索:散文 优美 陶瓷 关于陶瓷的散文 关于陶瓷的优美句子 赞美陶瓷优美的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