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现代散文对于疏与散的认识

    分类:现代散文 时间:2017-07-22 本文已影响

    篇一:认识安全疏散指示标志

    认识安全疏散指示标志

    疏散指示标志的合理设置,对人员安全疏散具有重要作用,国内外实际应用表明,在疏散走道和主要疏散路线的地面上或靠近地面的墙上设置发光疏散指示标志,对安全疏散起到很好的作用,可以更有效地帮助人们在浓烟弥漫的情况下,及时识别疏散位置和方向,迅速沿发光疏散指示标志顺利疏散,避免造成伤亡事故。

    安全出口或疏散出口的上方、疏散走道应设有灯光疏散指示标志。

    疏散指示标志的方向指示标志图形应指向最近的疏散出口或安全出口;

    灯光疏散指示标志可采用蓄电池作备用电源,其连续供电时间不应少于20min(设置在高度超过100m的高层民用建筑和地下人防工程内,不应少于30 min)。工作电源断电后,应能自动接合备用电源。

    功能指标:

    * 应牢固无遮挡,指示方向正确清晰。 * 辅助性自发光疏散指示标志,当正常光源变暗后,应自发光,其亮度应符合GB15630第6-10-4-3条的要求,持续时间不低于20分钟。

    * 灯光疏散指示标志,状态指示灯应正常,工作状态时,灯前通道地面中心的照度不应

    低于1.0LX。切断电源后,应急工作状态持续时间不应低于下表规定

    篇二:修改3版论现代散文的审美特征

    论现代散文的审美特征

    中国现代散文自“ 五四” 新文化运动异军突起之后, 起着启蒙和先锋的作用,取得了巨大的成绩。鲁迅说:“ 到五四运动的时候, 才又来了一个展开,散文小品的成功,几乎在小说戏曲和诗歌之上

    。”同时,现代散文在其发展过程中,汩汩滔滔,繁盛茂密,并形成了鲜明的审美特征。因此, 探索中国现代散文创作的艺术经验, 无疑对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和当前的散文创作,具有重要的启示与深化的作用。

    中国现代散文在审美特质上首先表现为浓厚的主体精神。现代散文家们深受西方启蒙思想、人道主义、超人哲学的熏陶,他们散文中的“我”丝毫不装腔作势,不摆架子,不矫揉造作。应当说佘树森先生对散文中“我”的认识是深中肯綮的,“散文中的这个‘我’,应该是诚实而又谦逊的,它既有不溢美隐恶的坦诚,又有不伤及他人的自重,他有强烈的爱憎,鲜明的是非观念,发表意见,抒发情感,从来是坦率而尖锐的;然而,他又始终以平等的态度对待读者,将读者视为知己,向读者交出他那颗火热的心。”散文家们真正是用手书我心,至诚至善,推心置腹,真切真挚。

    郁达夫指出:“ 现代散文之最大特征,是每一个作家的一篇散文里所表现的个性,比从前的任何散文都来得强。” 这种个性的觉醒促使散文家以打破了古文桎梏之后的白话文字为体用,叙事,议论, 抒情,言志。鲁迅的《野草》是“ 一部最典型的、最深刻的人生的血书。”

    显示了艰苦斗士的韧力,读来你可以触摸到一颗忧愤深广、上下求索之心;周作人虽说是“ 美文” 的倡导者,但他的《自己的园地》、《雨天的书》、《谈虎集》分明再现了他“ 如何的从向旧的社会肉搏的战阵中退了下来, 走向‘闭户读书’,走向专谈‘草木虫鱼’的路”;郭沫若的《小品六章》流露着他在日本生活时的赤贫孤寂的境遇中,时时袭来的“牧歌的情绪”;冰心的《往事》、《寄小读者》流淌着“ 爱的哲学” ,特别是母爱、儿童爱、自然爱,让人全身心都沐浴在爱的阳光雨露中;朱自清的《背影》则呈现着“欢乐苦少忧患多”的“伤感性的清醒的刹那主义”,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朱自清那份善良和敦厚;徐志摩的《落叶》《自剖》、《巴黎的鳞爪》则是“ 圆熟的外形,配着淡到几乎没有的内容”, 甚至对正在兴起的革命运动抱讥讽和否定的态度,空虚和幻灭,轻薄和佻达, 是其散文表现的一种情趣。? ? 真是“ 文如其人” ,千人千面, 散文里充满着浓郁的“ 自叙传色彩”。读庐隐的《雷锋塔下》,石评梅的《墓畔哀歌》、《缄情寄向黄泉》以及白微的《给杨骚情书》,你不能不佩服这几位女性作家对爱的追求是那样的大胆、痴情、美丽而又痛苦;读粱遇春的《泪与笑》、《吻火》,你在为他心灵的苦痛而扼腕的同时,更为他在苦闷中抗争,在逆境中奋发的精神而感喟。即便是一度被斥为极端个人主义和唯美主义作家的徐志摩,他的绝大多数散文都体现出自己对美与光明的热切向往。所以,郁达夫说:“ 五四运动的最大的成功,第一要算‘个人’的发现。”鲁迅也指出:“ 最初,文学革命者的要求是人性的解放。” 准确地概括了中国现代散文觉醒期的风貌。现代散文家们的人格境界、学识涵养、

    智慧品格和审美情趣在他们的散文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30年代以后,散文以其自身的规律悄然发展且出现多元化态势。朱自清的散文无论是以述怀为主的如《给亡妇》,还是以记述异国风情的如《罗马》、《瑞士》、《莱茵河》等,抑或是文艺随笔如《叶圣陶的短篇小说》等,依然保留了20年代清丽澄澈的美质,均丝毫不改那种亲切的“谈话风”。周作人也没有销声匿迹,依然按照他的审美态度继续他的美文创作,其笔调还是那么从容儒雅,平和冲淡。作品如《鬼的成长》、《赋得猫》《关于吃茶》、《谈养鸟》、《买墨小记》等。沈从文则继续津津有味,不惊不诧地讲述湘西的风土人情。钱钟书为读者奉献的是大量的文化随笔。张爱玲这期间的散文作品也不少,代表作如《更衣记》等。林语堂、梁实秋、丰子恺、梁遇春、冰心等作家,不仅作品层出不穷而且拥有广泛的读者。这一现象不外乎说明散文同其它艺术门类一样,其生命力的大小完全取决于该艺术的审美特质与接受主体审美心理相互撞击的程度。

    中国现代散文由于其“ 心”已超脱了古代散文“ 尊君、卫道、孝亲”的三大厚柱,散文家也不再是“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了,因而题材广博,大如世界风云,国家大事,小似地方风习,山水湖光,街头景色,以及往事漫忆,感想述怀,读书心得,均可入题。作者透过题材诉之与读者一定的“智性”,将自然物与社会性调和起来,做到“作者处处不忘自我,也处处不忘社会”。即使说写风花雪月,花鸟虫鱼的散文,“也总要点出人与人的关系,或人与社会的关系来,以抒怀抱,一粒沙里见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比如,茅盾的《雷

    雨前》、《沙滩上的脚迹》、《白杨礼赞》,夏衍的《野草》,巴金的《灯》,《废园外》,靳以的《红烛》,何其芳的《我歌唱延安》,方敬的《蚯蚓》、《羊》等,均能从“一粒沙”、“半瓣花”里以小见大,窥视出“世界”与“人情”的底蕴来。

    中国现代散文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同它的随意自由抒写的本体特征是分不开的。冰心在谈她的散文创作时,曾借用印度诗人泰戈尔的话说:“ 诗象一条河,被两岸夹住,岸上有树木、乡村? ? ,流得曲折,流得美。散文象什么呢?散文就象涨大水时候的沼泽,两岸被淹没了,一片散漫。” 这“ 散漫”就是随意、自由。1927年, 鲁迅在《怎么写》一文中就指出:“ 散文的体裁,其实是大可以随便的, 有破绽也不妨。” 这种随意、自由,表现在选材的随便,结构的灵活,表达的任性。散文家常将日常生活的情形,思想的变迁,情绪的起(转自:wWw.hnBoXu.com 博旭范文网:现代散文对于疏与散的认识)伏,以及所见所闻的断片,随时抓取,随意安排, 随兴表现,或散或收,或疏或密,或直或曲,或隐或显,或叙描,或抒议,白由灵活,显现出一种疏放灵动的美。

    自然,随意自由绝非胡乱凑合, 而是有一定意脉的。三十年代, 夏丐尊、刘薰宇在《文章作法》一书里辨析了散文“ 散” 与中心的关系:“ 没有中心,文字就要散漫无统一,散漫无统一的文字断不能动人。但所谓中心,不是一定限于事项的统一, 事项虽不前后连络,只要情调心情上能统一时,仍不失为有中心的文字。” 这“情调与心情”上的统一,不是散文作品中所选材料的单一、集中,而是散文家主观情绪的一致。

    散文是情感的迸射,更是思想的积淀,散文的思想是作家的思想与时代的思想的整合与撞击,散文思想的表现方式即是作家艺术气质的具体体现。胡适、周作人等极力主张小品文章要写得“真实简明”,但他们似乎更主张艺术表现的含蓄、朦胧,周作人说:“中国的文学革命是古典主义(不是拟古主义)”的影响,一切作品都像是一个玻璃球,晶莹透澈得太厉害了,没有一点儿朦胧,因此也似乎缺少了一种余香与回味。”[3]胡梦华也认为散文家卓绝的艺术手段在于“把这些意志的,情感的,观察力的结晶融会贯通,笼统地含蓄在暗示里,让细心的读者去领会。” [4]夏丐尊甚至认为“暗示是小品文的生命”。周作人等主张的含蓄,朦胧与中国艺术的传统审美精神是调和统一的,他们之所以如此理直气壮,自然仰仗了他们文化的驳杂,思想见解的深邃和艺术表达的娴熟。普通的人情物理一旦进入散文家们的审美视野,或化为优美的情思,或演绎出深刻的哲理。夏丐尊的《蟋蟀之话》看起来是在讲述蟋蟀的生活形态,讲得如此专业,如此从容,从蟋蟀的鸣声一直写到蟋蟀的死亡。但作家的初衷并非是向人作科普讲授,而是由蟋蟀的生活习性暗示人类的某种生存状态。林语堂的《论西装》写得妙趣横生,以自己不穿西装谈起,讲西装在伦理、美感、卫生等方面的弊垢,讲着西装者的文化心理,最后得出结论:西装“这种非人的衣服,非欲讨好女子的人是决不肯穿来受罪的。”如周作人的《苍蝇》,梁实秋的《猪》,丰子恺的《杨柳》等散文,貌似咏物之作,究其实质,却是托物言志、言情、明理、喻人之作,寄寓了超出传播知识功能的深意,揭示了人与物之关系中所包孕的文化底蕴。

    篇三:《葡萄月令》第二课时,讲学稿(学生版)

    《葡萄月令》第二课时

    年级:高二()班学生姓名:学号:组名:

    一、问题探究:

    1、如何体现散文的文学性这一特点的?作者通过自己的细致观察,详细介绍了葡萄十二个月的生长情况。语言平实自然,很口语化,作者为什么写这篇文章,难道仅仅是想写出葡萄一生的生长状况吗?”

    当然不是,以为序,作者不但写了葡萄在每个月的生长状况,对根、藤、蔓须、叶、果实在不同时节的状态都有描写,同时,更写出了人的,人对葡萄的,也抒发了作者的人生态度。 这也是他散文的一个重要:记人事、写风景、说文化、述掌故,兼及饮食瓜果、草木虫鱼,无不集于笔下,

    2、文章开头和结尾都写了雪,有何作用?

    本文以“一月下大雪”作为开头,铺陈了一种的情调;结尾又以“”算是回应开头,似乎给人的感觉。不过此处写到雪,没有简单地开头的氛围,而是显示了生活的某种,比如作者谈到在雪天“检查葡萄,扛着铁锹”,担心老鼠打洞让葡萄“受了冷”。

    3、如何理解文中多处的疏淡笔法?

    本文是一篇将散文之“疏”推向极致的佳作。它从一月顺序写到十二月,在整体上显得,通篇,不少段落也十分自然、简洁。但它的“”,更多是去除了很多不必要的枝蔓后所呈现的干净利落,所体现的是一种游刃有余的姿态。它应该属于语“疏”而事“密”的那一类散文,在其俊朗、清疏的字里行间,其实弥漫着非常丰厚的内涵和意味。

    4、通过此文可以看出作者怎样的心境?

    这篇散文的“疏”是一种高妙的表现技法,是与作者那的心灵境界分不开的,显示了他的人生气度。所谓“文如其人”,正如有人评价汪曾祺:“他只顾勤恳地疏松着已经板结的心田,默默地播下富含营养的种子,坚信再多的灾难,也不能永远夺走人类丰收的季节。”文与人的相得益彰也说明:“疏”绝非空疏、粗疏之意,法无定法也并非散漫无度;不仅作文如此,做人也是这样。

    二、语言品味

    汪曾祺散文的语言是一种诗化的语言,力求准确、简洁,崇尚,在意境上下功夫,显得。他重视语感和语流,充分营造文字的氛围和节奏,其重点不是告诉读者话里所包含的“意思”或指向,而是提供一种意味、趣味或者韵味。

    可重点品味如下句子:

    “黑色的土地里,长出了茵陈蒿。碧绿。”这里的“”二字,十足让人玩味;

    “把立柱、横梁、小棍??中等的,六根”,“先刨坑,竖柱。然后搭横梁。用粗铁丝摽紧。然后搭小棍,用细铁丝缚住”,虽然显得,却丝毫没有拖沓、冗赘之感;

    “浇了水,不大一会儿,它就从根直吸到梢,简直是小孩嘬奶似的拼命往上嘬”,极富感,十分鲜明、传神。

    “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巧妙的(手法)在不经意间完成。

    “哎,它起来了!”“它真是在喝哎!”“可是它耗养分呀!”“可是你得快来!”“那,来回一晃悠,全得烂!”“哦,下了果子,就不管了?”“葡萄,你愿意怎么长,就怎么长着吧。”“它倒是暖和了,咱们的葡萄可就受了冷啦!”通篇的闲话体式,不时夹杂一些道地的,增强了语言的。

    此外,文中标点符号(特别是句号)的使用看似随意,实则精心,如:“雪静静地下着。果园一片白。听不到一点儿声音。”“先刨坑,竖柱。然后搭横梁。用粗铁丝摽紧。然后搭小棍,用细铁丝缚住。”不仅有效地保持了语气的,而且形成了一种有意味的。

    第五单元单元说明

    本单元的课文,展示了现代散文的不同布局,有助于让学生了解现代散文的疏与密的辩证关系。这些散文或偏向于疏,表现为疏中藏密、语疏而事密;或偏向于密,表现为密中含疏、语密而事疏;或疏密相间,表现为疏密得当、繁简有度。在教学中,应结合具体课文,引导学生了解现代散文的“布局”以及写法上的多样性。

    一、理解现代散文疏与密的辩证关系及其不同表现

    本单元的课文在处理疏与密的关系上都颇具匠心。其中《葡萄月令》是一篇将散文之“疏”推向极致的佳作,它的整体结构显得疏简、随意,通篇娓娓道来,看似漫不经心,不少段落也十分自然、简洁,但它的“疏”更多是去除了很多不必要的枝蔓后所呈现的干净利落,它应该属于语“疏”而事“密”的散文,在其俊朗、清疏的字里行间,弥漫着非常丰厚的内涵和意味。《光》则是一篇展现“密”的作品,作者调动自己敏锐的视觉和听觉,努力用精细的语言捕捉自然界的光影声色,到了“密不透风”的程度。《树》通过精心安排行文的“节奏”,设计文字“疏”与“密”的关系,既有繁密而精细的描摹,又有简洁明了的勾勒,体现了真正的“疏密相间”。

    二、领会现代散文写法的多样性

    现代散文在艺术表现形式上是多种多样的,在结构谋篇上是千姿百态的,这是散文作为一种自由灵活的文体的充分保证。应当明白,一篇散文通过什么线索安排结构、组织材料,是依据其表现的内容来决定的;同时,抒情、叙事和议论等类型不同的散文,在具体安排上也各不相同。像《葡萄月令》就显示了一种法无定法、挥洒自如的气度,因为它的重心在于某种情趣与情调,它看似散漫,实则是更高意义的严谨,渗透着作者非同一般的境界和笔力,其写法属于那种“苦心经营的随便”。《光》的结构方式与作者发散型的、呈网状波动的思维有很大关系,常常由某一点联想开去,引出了许多相关的话题,这一方面导致了行文的密集,另一方面使得作者的情感和意绪蕴涵其间。《树》具有比较明晰的思路和主题,但在行文上不拘一格,有的地方十分细密,有的地方极为疏阔,显示了疏密有致的张力。

    三、学习观察自然,感悟生命

    本单元的三篇散文都是从观察自然得来,也渗透着作者强烈的生命体验,在阅读过程中要细细地揣摩。《葡萄月令》对葡萄的种植、培育、采摘、贮藏等情景,进行了深入的观察和描绘,其间蕴涵着作者深挚的怜爱和赞美之情。《光》倘若没有作者对大自然的精细观察和敏锐捕捉,是不可能呈现出那样繁密的关于“光”的感受的。《树》显示的是作者对“树”这一寻常景物的沉思,他一方面把各种树写得情状毕肖,另一方面将树与人类生活、信仰和精神联系起来,做出了透辟的阐释。应提示学生在领悟之后,学会在自己的作文实践中应用,单元后的“思考与探究”里有相关的要求。

    本单元所附的知识短文《现代散文的疏与密》,紧扣本单元课文的特点,从现实生活的布局谈到艺术作品的布局,并介绍古代诗、画对疏与密关系的处理,进而涉及现代散文中疏与密的表现。短文对三篇课文或疏或密的特点均有较细致的分析,有助于学生从这一角度加深对课文的理解。有必要提醒学生的是,散文的疏其实是疏中藏密,密其实是密中含疏,关键在于如何把握二者之间的“度”。短文还引述了俄国文艺理论家马卡连柯关于散文密度的几条规则,可引导学生展开讨论。

    <p align=right>刘芳</p>

    相关热词搜索:散文 论贵粟疏类型的散文 现代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