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余秋雨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时间:2017-07-27 本文已影响

    篇一:谈谈余秋雨的散文创作

    谈谈余秋雨的散文创作

    (2010级 号)

    20世纪90年代,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来说,是属于散文的年代,而余秋雨在90年代的散文史上又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90年代的散文热中,余秋雨处于浪潮的顶端。散文热由他引发,在整个热潮中又以他的成就最大。余秋雨的散文,创造了一种新的散文体式——大文化散文,由此也形成了他自己比较固定的创作模式。文化散文历经从源头到流域、从文学现象到成熟文体的发展过程。纵观90年代散文作者的创作,余秋雨的散文特别引人注目,他以自己鲜明的特色为人熟知。

    一、创作模式对创作的制约

    当一种创作手法被固定下来,在其以后的创作里便很难有所突破,这就形成了一种创作模式。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这既是幸运更是不幸。幸运的是其创作能够有一种异于他人的创作手法,不幸的则是在其以后的创作路上,这样的模式是很难突破甚至是无法突破的。杨朔便是如此。杨朔散文,终其一生,形成了他独特的创作手法,却也给了他自己一个紧箍咒,永远逃脱不了这种创作模式的束缚。 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谈及散文,就不得不提到杨朔,他的散文以其谨严的结构、诗化的语言、深邃的意境和明朗的格调,先写景,再引出在风景中活动着的平凡的人,最后通过比兴的手法将景物与人联系起来,从而升华到歌颂人民的勤劳。杨朔终其一生,形成了如此独特的创作手法。在新中国刚成立、祖国山河一片壮丽之时,他的散文给人以欣欣向荣之感,无疑切合了当时的时代主潮,也由此形成了“杨朔模式”。“杨朔模式”一度是一种标志、一种典范,被焱多的人所效仿。然而,随着个性意识的觉醒和审美心理的变化,人们似乎觉得,除了“杨朔模式”,还应该有其他的表达方式。此时的“杨朔模式”就成了一个枷锁、一种桎梏。而要凸显审美的个性化,“杨朔模式”也势必成了摈弃的对象。

    余秋雨散文的出现宣告了杨朔式散文时代的结束,也标志着以其为代表的大文化散文创作的开端。

    对于余秋雨来说,他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一本《文化苦旅》已然有了他创作模式的雏形,接下来的《山居笔记》、《霜冷长河》、《行者无疆》、《千年一叹》等则是为他所创立的这种创作模式增加量上的积累,形成名副其实的创作模式。他的创作也就仅仅是量的增加而没有了质的变化。此外,沿着他的创作模式一直地看他的文章,看得多了,也确实觉得其有矫情的嫌疑。即使是对同样的事物,在不同的时候都会有着不一样的感受,更何况是面对大自然的万千变化,面对久远而绵长的历史文化。余秋雨毕竟不是圣人,天资再

    聪慧,悟性再高,文笔再好,也不可能没有一点缺陷。由对景物的描写转向对历史的关注,再到对古代文人内心冲突的关注,从而赋予自然山水以人文意义,运用文化分析的手法、知性与感性相结合的叙述性语言等等。当大量的同类型散文如潮水般涌进众人的眼帝时,余秋雨的散文创作也进入了他自设的模式而难以突围。而其他人对余秋雨所开创的“大文化散文”的模仿,也使其不得不面临“终结”的命运。

    然而不管怎样,余秋雨的创作在20世纪90年代散文史上的地位是不容质疑的。余秋雨对散文创作的“理性追求与努力契合了世纪末人们对文化关怀的需求,也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所以获得了社会舆论和读者的广泛认可”[1]。黄修己主编的< 20世纪中国文学史》认为:“90年代是属于散文的,90年代是散文的时代。”并将余秋雨当作“90年代散文繁荣的领衔人。”这样的评价是毫不夸张的。张爱玲、林语堂等现代作家的散文也在20世纪90年代再度走红,散文界顿时一片欣欣向荣,这些都不得不归功于余秋雨。

    二、关于余氏散文创作风格的研究

    余秋雨的散文开始“提及一些重大的事情”,在余秋雨的一系列“文化散文”中,始终贯彻着一个鲜明的主题: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追溯、思索和反问。一个民族的历史,是这个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是这个民族的民族特性中正面因素和负面因素纠结而成的“沉淀物”。历史是走向未来的阶梯,忘却了历史,也就丧失了通往未来的立足点。因此,余秋雨在90年代初这一特定的时刻,把“历史”作为自己思考的核心材料,对历史进行了一场艰辛的“反刍”,把对历

    史的重新阐释作为重建新文明的第一步。

    余秋雨在散文创作中突破了传统小品散文的文体约束,在表现手法上有自己的独到的运用,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美学风格。这可以从对传统散文的突破、语言特色、结构模式以及表现手法上来加以体现。

    从对传统散文的突破来看,孟凡根从余秋雨散文的选题题材的角度人手,表达了与以往小品散文的不同。余秋雨散文的气势宏伟,视野开阔,博大精深,“他的散文也写山水风景、风土人情,但却更喜欢选取大场景、大题材,表现大主题”,“余秋雨则不同,虽然也是大场景、大主题,但是由于对历史的情有独钟,访古、寻古、探古构成了他的散文的命脉,在探古寻幽之中虽然也有对现实的赞叹,但更多的是对古代文化、文人的仙踪遗迹的思考”。同样,王萍从命题这个层面也说明了余秋雨散文与以往传统小品散文的差别。“长期以来,散文无论取材还是命题大都较为肤浅和平庸,作者或浅吟低唱地吟风咏月,或辞采焕然地模山范水,或从容闲适地自述衷曲。自新时期始,虽然也有不少写真情、见真性的散文佳作,但鸡毛蒜皮的身边琐事一直充斥着散文阵地。所有这一切都导致了散文纤而无力,媚而无骨,平庸烦琐的现象。余秋雨散文所拥有的深刻的文化内涵和巨大的思想力度,无疑是对上述现象的一次反驳,一次超越”。虽然作者对以前散文的写作太过贬损,过于否定,有失偏颇,但对余秋雨散文的突破和超越是较为恰切的评价,突出了余秋雨散文对传统散文的冲击力和影响力。董伟建则从篇幅上来加以对比说明,同样体现了余秋雨散文的新颖之处,“余秋雨的散文往往篇幅浩大,格局恢宏,很多篇章都在万字以上,博大的主题,大容量的篇幅显然突破了以往散文短小的框架,给人以大手笔、大气派之感”。王萍对此也持同样的观点,认为余秋雨在字数篇幅上也是一大突破。他一改传统散文的模式,用大篇幅承载了大主题的散文。“短小精悍,千字左右的文体规范极大地制约了散文的表现内容,那些过长的、容量大的、情节复杂的重大题材则被排斥在散文的表现领域之外,因为传统散文这只容器已载不动内容厚重、史意丰盈的题材。余秋雨散文的出现,无疑打破了散文这只精致小巧的容器”。[2]

    从语言特色来看,李瑞龙财余秋雨散文语言的特色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也是很多论者都承认的事实。余秋雨散文中的语言,总是给人眼睛一亮,形成视觉和心灵的共振。把厚重的历史经由他的语言转变,由此而变得轻松和明了。“他

    的语言言简意赅,字约意丰,并且非常注重语句之间的抑扬顿挫、音节上的铿锵悦耳,具有声音美、意象美以及句法美,从简单又简约的普通文字中发掘出他人所无可比拟的独到品质,构造他特有的语言品位”,“他少有繁冗的词句,多余的赘言,也少有随心所欲的心绪流露。他的语言凝练、简约,并且深思与言情完好结合,其灵性的发挥,心志的醇美,抒情的律动以及结构的绵密,都达到了一种极致,并且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是书写得如此轻松与自如,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毫无做作穷尽之感”,“在遣词、造句、炼句、结构、句法上都显示了他特有的一种奇妙智慧”,“他的语言是一种创意,有才情,有风韵,有智慧,有理性,有理直气壮,有问心无愧,有生命的穿透力和悲悯情怀,真正的反思意识。他不追求那水平如镜般的清澈,而追寻一种潮样的激情和诗意”。白晓明同样对余秋雨散文可谓是赞美有佳。溢美之词溢于言表。“其文字都如行云流水,挥洒自如,且歌且吟,美轮美奂;其次是情景措绘,行文之间描写运用得很多,浓妆淡抹,时时可见,简练生动,画龙点睛;然后是语境链接,创设一个个不同的语境,以不一般的手法将其链接起来,如电影蒙太奇,剪辑奇特巧妙,营造强烈的艺术效果;还有就是主观色彩,处处都体现出浓重的主体意识,作者的所思所感,慈眼独具,自信大气,闪亮个性溢于字里行间”[3]。张先亮这样评价余秋雨的散文的语言美。“语言凝重,带有几分高深,情意浓郁,带有几分叹惋,、意蕴深刻,耐人寻味,充分体现了余氏散文凝练美、简约美、深沉美的学者语言风格”。 在散文的结构模式上看,也有一些评论者持否定态度的,虽然是否定,但却显得很中肯,有利于以后散文创作的改进。如朱国华从余秋雨散文的结构上这样评价。“余秋雨先生‘好为瑰丽之辞,以文重弹之调’。《文化苦旅》非但没有为当代散文领域提供了崭新的范例,正相反,它僵化的‘三位一体’话语模式与散文本身固有的自由精神是格格不入的,因此,它在实质上也是与‘五四’文学革命以来的散文创作的大趋势背道而驰的”,“‘故事+诗性语言+文化感叹’显然是一条有效的流水生产线”。[4]洪子诚也本着客观的态度做了公证的评价,“行文常常直抒胸臆,但情感的表达有时道于夸张。在篇章结构上也有雷同现象。”从这些评论中,可以看出余秋雨散文在结构上或许存在的某种不足,这些都是值得继续深入探讨的地方。

    在表现手法上,或许受早先戏剧理论创作的影响,余秋雨在散文创作中也自

    篇二:论余秋雨文化散文的艺术特色

    论余秋雨文化散文的艺术特色

    摘要:余秋雨散文的独特之处在于,打破了传统散文文体的束缚,开创了散文的一代新风。余秋雨的文 化散文中始终贯穿着一个鲜明的主题,那就是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追溯,思索和反问。余利用他渊博的历史知识,丰厚的文化功底,将历史与文化契合,从尘封的史料和那平淡无奇的山水中挖掘出深厚的内涵,使历史与现实相沟通,哲理与形象相交融,进而呼唤“文化传承”,呼唤“建立健全的文化人格”,呼唤“对文明的思考与追求”,让人们去思考历史、自然、人生。 关键词:艺术特色,历史主题,对文明的思考《文化苦旅》的问世,标志着“余秋雨热”的开始,此后,余秋雨的散文与广大的读者就如同干柴烈火一般,相遇就意味着燃烧,这股燃烧的热情随后就席卷了神州大地,同时也点燃了许多海外华人阅读的狂热。《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等作品的相继推出,犹如火里加薪,让“余秋雨热”长热不熄。 《文化苦旅》中余秋雨告诉我们,任何一个真实的文明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在心理上过着多种年龄相重叠的生活,没有这种重叠,生命就会失去弹性,很容易风干和脆折,苏东坡左手牵猎狗,右手托苍鹰,一任欢快的马蹄纵情奔驰,显得洒脱、放达,却自称“老夫聊发少年狂”,而那时苏东坡也还不到四十岁,可见苏东坡是同时在享受着老年、中年和少年。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将老之际把日子过得颠颠倒倒又有滋有味——做自己想做的事?于是有了《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历时两年写成,虽然只有区区十一篇文章,却已力图把对历史深涩嶙峋的思考萃炼得平易可感,把玄奥细微的感触释放给更大的人群,山居于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之中,把艰辛的结果拿出来分享,不但没有让人感受到艰辛,而且还招呼读者用当代生命去感触和体验那些超越具体遗迹的整体性难题。《霜冷长河》是漫步河岸的遐想,是从黑河出发,先向东,到瑗珲,再向西,到呼玛,最后回黑河的漂流,余秋雨在梦中的长河与现实的黑龙江在遐想与漂流中交织成霜冷长河的背景下,像饭后茶余一般,谈人生,谈文化。《千年一叹》是一本日记,记录了余秋雨亲身越野数万公里考察人类各大文明遗迹的经历,探讨了世界上的文明兴亡宿命的疑问。《行者无疆》则是北极圈的欧洲一侧,二千年的最后几天,余秋雨站在雪地里,喝上一口鹿血酒,抬头看星星,辨别方向,对着十五年前的自己,长长的思索,思索自己离开书斋的目的与意义,然后对比中华文明与欧洲文明。 李白说,行路难。但他一直在走,走到生命的尽头。他把滔滔江水中明月的倒影,作为一生脚步的句号。谁也不知道那天夜晚他究竟是酒醉还是失足,是主动还是被动,但谁也想不出另一种更好的结束方式。他的明月就是他的故乡??①余秋雨从《文化苦旅》开始就呈献出关于行走的文章,但不管地点怎么变换,他的散文总是有那么一个向心力,指向中国文化,指向中华文明,这就是他的散文受到欢迎的原因——以中华历史为散文主题。通过对文化传承、建立健全的文化人格,追寻文明的踪迹和穴位,思考中国历史的重大难题,文明和野蛮构成的对应和传承等的探讨,余秋雨独立地发出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面对历史、面对文化、面对山水、面对文明时内心真切的声音,发出了一种娓娓道来、侃侃而谈的批判,一种不露声色的批判,一种商量性的批判,一种构建多于破坏的批判,所以他赢得了社会大众的认可。 余秋雨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他散文中的文化批评、人文反思、人性溯源引起的文化学术界的批评和讨论,见仁见智,褒贬皆有,但无论是崇拜他的人还是批评他的人,观点不免都会带上自己的情绪。应该认识到的是余秋雨只是个文化的拓荒者,是个文化的建设者,

    要客观地评价余秋雨,就必须从他的作品入手,而余秋雨的文化散文的艺术特色,的确是当代散文界中的一个闪光点。1.中国历史是鲜明主题 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追溯、思索和反问是余秋雨散文鲜明的主题,“文学的历史情怀,是作家自身生命与历史的对晤。他要寻找自己与浩翰历史长河的关系,因此不得不在历史中寻找合乎自身结构的底蕴,寻找那些与自己有缘的灵魂。这种寻找可以是精细的,也可以是鲁莽的,却都带有情感。一旦寻找到,

    还需要长久地逼视、追索,并与之默默对话,最后就产生一种责任和关爱,情感愈来愈深,襟怀愈来愈阔,一旦有机会诉诸文字,则必然将历史和生命混同一体,他因历史而博大,历史因他而鲜活??” ②显而易见余秋雨把“历史”作为自己思考的核心材料,试图与历史对话,与历史共鸣,在自身与历史的对话中形成他自己独特的历史语境与历史情怀。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创造性地在历史与文学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把沉重的文化反思与沧桑的文化古迹、秀丽的自然山水艺术地融合在一起,如余秋雨最初是到甘肃敦煌,在那里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散文《文化苦旅·道士塔》、《文化苦旅·莫高窟》、《文化苦旅·阳关雪》,透过这些文章,可以看到余秋雨面对历史、文化、山川、人物进行深刻的反思后倾吐的文化感受,也可以感受到他对中国传统历史与文化的思考和期盼。在《山居笔记》中,余秋雨阐述了一些历史问题和难题,触摸了中国历史中的痒处和痛处,《山居笔记·一个王朝的背影》以清王朝的兴衰为例,演绎了历代王朝兴亡中的辉煌和悲凉;《山居笔记·千年庭院》以岳麓书院的演讲过程,阐释了中国教育的某种程度的宿命,表达了一个教师在很多时候的无奈心境;《山居笔记·乡关何处》试图阐释千古难解的乡关情结,表达面对乡关的困惑。可以感受到余秋雨用他巨大的历史穿透力和敏锐的艺术眼光赋予了历史现象和历史人物以浓重的忧患色彩,而这些忧患色彩的落脚点却是活生生的现实,也就是说,余秋雨文化散文的历史主题,不是简单地回顾历史,而是要正视现实,正是因此,余秋雨的文化散文是鲜的散文,是活的散文,是扎根于人心的散文,是能触动忧患意识的散文。2.深刻的文化内涵 纵观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可以发现,余秋雨对几大文明的思考,并没有超出古往今来众多哲人的思考,不过,他确实已经用他的笔传达出了他的思考:文明如何衰落?文明又能否重新更生?我们要如何面对我们的文明呢?我们中华文明又如何参考别的文明?别的文明衰落了,而我们中华文明能够强盛地挺立着,需要吸取些什么,需要我们这些子孙为它做些什么呢?余秋雨所触及的文化、人格、历史、民族、文明等等主题,在当代社会里面,可以说都是有待于重建、有待于重新审视的话题,而余秋雨就是在这个重建和审视的过程中用散文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呼唤“文化传承”,呼唤“建立健全的文化人格”,呼唤“对文明的思考与追求”,这种呼唤,不是空泛的,而是带着实质性内容的;不是粗浅的,而是深入的;不是虚假的,而是诚实的;并且他声言己任,身体力行,为了文化跋山涉水,让目光穿透历史,从历史中寻找现实的对应,艰难地找出自己的支点,苟延残喘,而后又继续他的苦旅。虽然他没有超越古往今来众多哲人的智慧高度,但他尽量在思考里面挖掘出属于自己的独特认知和理性剖析来。也就是说,他不仅仅是历史回顾而已,不仅仅是对文明失落的叹息和探索而已,他更重要的是寻找一种建设,一种建构,他探求的是一个向度,一个目标。《文化苦旅·废墟》是站在现在人们对待历史遗留下来的废墟的态度的角度提出了废墟文化,审视了中国文化的断层,阐述了对废墟文化的深邃见解,令人由废墟而顿悟,由此而又生发对人生、文化和历史的深沉思索,狠狠地批判了厚今薄古和厚古薄今两个对待废墟的极端。《文化苦旅·笔墨祭》洞察了中国文人的交点——笔墨文化,揭示了笔墨文化在中国文化环境中存在的自然性和必定性,提出了文化渗透,呼吁在当代或未来的文化交替中不可只留下文化的根而卷走文化的魂,而应该正视文化,用心去

    学习和感受文化的内涵与魅力,从根本上去继承,从而将文化发扬光大。可以看出,文化传承,文化人格的呼吁和建构设想,文明的思考和追求,在他的苦旅行之中总是与现实对应,而且都是从中华文明的角度考虑的,有其现实意义和文化建设的意义。所以余秋雨的文化散文能够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无论学者还是普通人。3.“形散”与“神聚”结合起来 “形散”与“神聚”结合起来,这是散文创作所极力追求的,而余秋雨的文化散文可以说是这一方面的典范。从“形散”一面说,余秋雨的散文想象丰富、说理畅达、冲谈平和,这些因素构成放纵的张力,使他的笔如同奔马,纵横驰骋,叙事、联想显得自由自在、游刃有余,表现出情溢于言,理胜于辞的文章气势;从“神聚”一面说,他的叙述、描写、议论、抒情总

    是贯串着在低徊、感伤的历史氛围中。在题材的剪裁、缝合和表现主题的过程中,散文的线索成为内在的凝聚力,使叙事、写景、议论和一切知识性材料,时时、处处都紧扣住说理或抒情的“中心”,散而归一,杂而不乱,形散而神不散。在他的每一篇散文中,都叙述着鲜为人知的掌故、轶闻、趣事、传说、故事以及中国和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这些丰富的历史知识,有助于思想的敏捷,想象的翱翔,以及作品内容的深厚和境界的开拓,同时又在大的背景里把主题收束在历史范围内。在《文化苦旅·上海人》一文中,作者思接千载,天马行空的联想,举重若轻地把文史等多方面的知识积累融入了感性的叙述中,写了徐光启的文化性格和上海的历史等,其实却又是在阐释构建上海文明新形态这样一个主题思想,应该说《文化苦旅·上海人》是在祭奠古上海文明的同时对当今上海文明又作出的充分肯定。《山居笔记·千年庭院》、《山居笔记·十万进士》等都是以思想的线索贯串全篇,并注意运笔的轻重浓淡,抑扬张驰,在波起云涌的变化中间取得结合的形神的统一。“形散”与“神聚”的结合,使得余秋雨的散文创作做到寓控制于放纵之中。4.情与理的融合统一 余秋雨能用散文般流利的语言叙述艰涩的哲理问题,把诗性的抒情和智性的议论水乳交融地结合起来,使深奥的理论包含着情感色彩,情与理统一了起来。理中有情,情中有理,情理合一。《行者无疆·落伍的疯狂》中先是对纳粹与新纳粹的一番描绘,最后“理性的启蒙,良知的传递,文明的呼吁,能在多大程度上阻止这类恐怕的灾难?”突出表达了对纳粹行为及思想的警醒,也包括对中国文革中的狂枉与愚昧的反思。《霜冷长河·关于友情》中墨尔本海岸的“十二门徒”“长风残照下一个个独立在大海中,宣告着门徒们对师道的忠诚,对友情的挚守,宣告着一切崩坍总有例外??但这些门徒互相不能靠近,不知哪个夜晚在激浪的冲击下终于站不住,冲走一个,在冲走一个??”字里行间透露的是残柱的沧桑,隐约流露出一种对友情的疑惑,思索友情的可靠性,最后才在“人生在世,可以没有功业,却不可以没有友情。以友情助功业则功业成,以功业找友情则友情亡”中肯定人的情感是生存立命的基础。《霜冷长河·关于善良》中余秋雨由签名、街市、书房引起关于善良的思考,在“人类伟大而又无奈。只要时时仰望太空,面对旷野,就会什么也不在乎了,最后只剩下两个字:善和美。”中呼唤真善美是人类走向文明永久的课题。《文化苦旅·道士塔》开头一段:“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夕阳西下,朔风凛冽,这个破落的塔群更显得悲凉。”朔风凛冽的莫高窟,孤独、悲哀、寂静地耸立在一片大漠之中,这可以说是作者将自己的感受、思考都倾注其中,在无言的莫高窟中寄寓了强烈丰富的思想感情,这样使得全文有了一种诗的意韵,结合文章中莫高窟敦煌文书所遭受的历史厄运,这孤落的塔群便是在诉说无奈的悲哀,同时也是历史的悲哀,从而使讽刺来得更加猛烈,更加深沉。5.多种表达方式的综合运用 余秋雨在一种诗意的叙述风格中,综合地运用了描写、议论、抒情等表达方式,还采用了小说笔法、戏剧笔法、故事传奇、镜头特写、典故引证等多种手法,这些别具一格的写作手法对于烘托主题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是他的散文写得既好读又耐读。例如在《文化苦旅·三峡》中,用的是全景描绘法,从白帝城开头,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一一道来,重笔渲染神女峰,轻轻带过王昭君家乡和屈原故里,让读者对三峡有个全景的感观。在《文化苦旅·沙原隐泉》中用特写的手法描绘沙山和月牙泉,“夕阳下的绵绵沙山是无与伦比的天下美景。光与影以最畅直的线条流泻着分割,金黄和黛赭都纯净得毫无斑驳,像用一面巨大的筛子筛过了。”《文化苦旅·柳候祠》中用的是白描手法,“祠为粉墙灰瓦,回廊构架。中庭植松柏,东厢是碑刻。所立石碑,皆为后人凭吊纪念文字。”简洁自然,平实朴素。《文化苦旅·道士塔》的叙事有小说化传奇化特点,写了本世纪初敦煌文物被外国人骗买的故事;《山居笔记·苏东坡突围》讲的是苏东坡写出《念奴娇》、《赤壁怀古》之前的一段遭遇故事。余秋雨的写景有的是实写,有的是虚写,最有特色的是用虚实结合法描绘都江堰的水势,“忽然,天地间开始有些异动,一种隐隐隐约约的骚动,一种还不太响却一定是非常响的声音,充斥周际。如地震前兆,如海啸将临,如山崩即至,浑身起一种莫名的紧张,又紧张得急于

    趋附。不知是自己走去还是还是被它吸去的,终于陡然一惊,我已站在伏龙观前,眼前,急流浩荡,大地震抖。” ③余秋雨在写散文之前的学问主要在于戏剧理论方面,所以在其文化散文中,他会运用一些戏剧效果。如《文化苦旅·道士塔》,余秋雨以历史记载为本,用自己丰富的想象力,组构出八九十年前王道士在进行不可饶恕的文化破坏工作时的细微动作和思想:“他(王道士)找来两个帮手,拎来一桶石灰。草扎的刷子装上一个长把,在石灰桶里蘸一蘸,开始他的粉刷。第一遍石灰刷得太薄,五颜六色还隐隐呈现,农民做事就讲究个认真,他再细细刷上第二遍。这儿空气干燥,一会儿石灰已经干透。什么也没有了,唐代的笑容,宋代的衣冠,洞中成了一片白净。道士擦了一把汗憨厚地一笑,顺便打听了一下石灰的市价。”人物、道具、动作、音响,这是现代式的表演,诉诸视角,充满了戏剧意味。6.雍容、典雅而灵动的文字描写 余秋雨散文的语言有一种雅致,在抒情中融注着历史理性,在历史叙述中也透露着生命哲理。这些语言具有诗的美感力,深入浅出地解释了事理,同时流动着诗的氛围和情感色彩。同时又注意运用对偶排比隐喻明喻等修辞手法,点染和增强了语言表达的色调和效果,构成了声情并茂的语言气势,使语言不装腔作势、生造词语,也不清汤寡水、平淡无味,而是富有张力,富有弹性,富有质感,富有文采。 描写月牙泉,“它是这样的清澈和宁谧,它是这样的纤廋和婉约。”形容都江堰,“它的水流不像万里长城那样突兀在外,而是细

    余秋雨抒情散文

    细浸润,节节延伸,延伸的距离并不比长城短。”不长的文字中使用了清澈、宁谧、纤廋、婉约、突兀、浸润等带有浓厚文言色彩的词语,典雅华丽。余秋雨用词喜爱色彩,也许是受了敦煌壁画的影响,赤橙黄绿青蓝紫,用丰富的色彩来装饰文字,来突出典雅。如《文化苦旅·莫高窟》:“天地间没有一点声息,只有光的流溢,色的笼罩。”“那青褐浑厚的色流,应该是北魏的遗存。??色流中很难找到红色了,那该是到了元代了。”《文化苦旅·沙漠隐泉》:“光与影以最畅直的线条流泻着分割,金黄和黛赭都纯净得毫无斑驳。” 余秋雨在修辞运用上更是得心应手,比喻、夸张、拟人、借代、排比、设问、反问等无处不在,极大地增加了文章的感染力。 “废墟就是建筑的黄叶。”(比喻) 水流“如地震前兆,如海啸将临,如山崩即至。”(比喻加排比) “什么也没有了,唐代的笑容,宋代的衣冠,洞中成了一片净白。”(拟人) “他们由由高迈走向苦呤,由苦呤走向无声。中国,还留下了几个诗人?”(反问) 余秋雨用得最多最好的是排比,如《文化苦旅·白发苏州》:“这里的流水太清,这里

    的桃花太艳,这里的弹唱有点撩人,这里的小食太甜,这里的女人太俏,这里的茶馆太多,这里的书肆太密,这里的书法过于流丽,这里的绘画不够苍凉遒劲,这里的诗歌缺泛易水壮士低哑的喉音。”用一串排比形象地表现了苏州的风俗和历史。像这种排比句在每篇文章中都有,有如长洪大波,山崩海啸,气势宏大,极富感染力。 余秋雨散文的一些篇目讲究韵律,注意节奏,节奏的抑扬顿挫,读来朗朗上口,如《文化苦旅·夜雨诗意》、《文化苦旅·三峡》等文章读起来有一种韵律感,有些像散文诗。结语 余秋雨的散文,跨越了纯文学的界线,走向文化领域。他的散文,以崭新的范例拓宽了当代散文的领域,创造了新的散文审美形态,使散文的河流改变了流向,由小到大,由浅到深,由个体意识的抒发到到整体精神的张扬。余秋雨的散文创作,是站在社会的边缘上,对人文精神的理性思考,对意味世界的寻找,对民族文化人格的考察和构建,对现实对文学的追求,对历史反思的深度追求,他开创了一种熔思想,智慧、情感为一炉的历史文化散文。除此之外,余秋雨的散文对知识分子文化和当代人文精神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他在历史与人民大众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让深沉的历史文化走向社会,走向民间。

    注释: ①余秋雨.出走十五年·文明的碎片自序[M].北京.南海出版公司.2004.13。 ②余秋雨.台湾演讲[M].台湾.尔雅出版社.1998.134。 ③余秋雨.余秋雨精品集·都江堰[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466。

    参考文献: [1] 余秋雨.余秋雨精品集[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

    [2] 韩石山.谁红跟谁急[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社.2006。

    [3] 余秋雨.出走十五年 [M].北京.南海出版公司.2004。

    [4] 余秋雨.台湾演讲[M].台湾.尔雅出版社.1998。

    篇三:余秋雨

    余秋雨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市桥头镇,国际著名文化史学者、文学家、散文家、作家、我国当代著名艺术理论家。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秋雨书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曾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上海剧协副主席、青歌赛评委。2006年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其文化散文集,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大陆最畅销书籍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台湾、香港等地也有很大影响。2010年,荣获澳门科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

    余秋雨作品 ? 文化苦旅 ? 山居笔记 ? 霜冷长河 ? 千年一叹 ? 行者无疆 ? 借我一生 ? 寻觅中华 ? 摩挲大地 ? 历史的暗角 ? 问学余秋雨 ? 戏剧理论史稿 ? 都江堰 ? 中国戏剧史 ? 艺术创造论 ? 信客 ? 中国戏剧文化史述 ? 观众心理学

    目 录

    1人物经历

    2作家首富

    3主要作品

    ? 3.1 九十年代著作

    ? 3.2 2000-2009年

    42010年后作品

    ? 4.1 《我等不到了》

    ? 4.2 《从北大到台大》

    ? 4.3 《何谓文化》

    ? 4.4 《中国文脉》

    5秋雨语录

    6学术评价 ? 晨? 我? 戏

    1人物经历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市桥头镇,1962年毕业于培进中学,1966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文化大革命”。1975年—1976年在恩师盛钟健先生的帮助下,到浙江奉化县一所半山老楼里苦读中国古代文献,研习中国古代历史文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陆续出版了《戏剧理论史稿》《中国戏剧文化史述》《戏剧审美心理学》《艺术创造工程》以及《Some Observations on the Aesthetics of Primitive Theatre》等一系列学术著作。先后荣获全国戏剧理论著作奖、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著作奖、全国优秀教材一等奖。

    1985年成为当时中国大陆最年轻的文科教授。

    1986年,被文化部任命为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院长,上海市写作学会会长,上海市委咨询策划顾问,并被授予“上海十大学术精英”称号。

    1987年余秋雨到甘肃联合大学讲学,开办了戏剧创作班,成为联大的教授。

    1987年被授予“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的荣誉称号,享受政府特殊贡献津贴。 1992年余秋雨辞去上戏院长职务,由胡妙胜接任院长。

    2011年9月16日余秋雨重返甘肃联合大学,学校特聘他为甘肃联合大学荣誉教授。 2012年9月11日,余秋雨正式通知日本方面,鉴于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种种作为,决定拒绝出席9月22号在日本召开的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研讨会。余秋雨原本准备在会上发表一篇有关中华文明数千年来“非侵略、非远征、非扩张”的学术报告,并以此来对比其他文明。

    2013年6月22日,余秋雨云南曲靖讲学,受聘为曲靖师范学院荣誉教授。

    余秋雨多次出席央视青年歌手大奖赛担任现场点评。

    2作家首富

    在内地公布的近十年来全国最畅销书籍前十名中,余秋雨

    余秋雨的作品(7张)

    一人独占了四本。2006年,余秋雨以1400万的版税收入,荣登“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富宝座,引发广泛关注。

    这些著作,获鲁迅文学奖、中国出版奖、上海优秀文学作品奖、台湾联合报读书人最佳书奖(连续两届)、金石堂最有影响力书奖、台湾中国时报白金作家奖、马来西亚最受欢迎的华语作家奖、香港电台最受欢迎书籍奖等。他的近作《借我一生》又创立了“记忆文学”的新题材,被香港《亚洲周刊》评为年度“全世界十大最重要的书籍”之一。

    余秋雨由于1999年之后主持香港凤凰卫视对人类各大文明遗址的历史性考察,他相继被联合国选为研讨《2004年人类发展报告》和参加“2005年世界文明大会”唯一的中国学者。2000年以来,他在“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的总标题下,应邀在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马里兰大学、纽约亨特学院和华盛顿美国国会图书馆发表演讲,场场爆满,引起很大的社会轰动。2005年春季在台湾各大城市的巡回演讲,每场都拥挤满了数十万名听众,被台湾媒体称之为“难以想象的余秋雨旋风”。天下文化出版公司所编的《倾听秋雨》一书,记录了这一盛况。

    2004年底,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大学、中华英才编辑部等单位选为“中国十大精英”和被环宇电脑评级系统测评为“中国坐标人物”。

    2008年9月10日上午,上海市教委“余大师工作室”在位于中国上海市华山路630号延安西路355号的上海戏剧学院内挂牌。

    2011年5月20日,余秋雨获颁第五届台湾元智大学“桂冠文学家”,成为该奖项继陈之藩、白先勇、郑愁予、高行健之后,第5位获此头衔的作家。

    2011年,由

    32家海外华文媒体共同发起,评选出中国当代“文坛八大家”,余秋雨先生位列榜首。

    语言通俗,散文小说化。作者有意识地将他的散文与小说以最好的形式结合起来,

    追求一种小说化的艺术效果。有利于不同层次不同趣味的人读懂、接受、喜欢。其散文小说化艺术形态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完整生动的故事情节,注重故事情节的构建;二是历史现场还原式的虚拟,丰富的艺术想象。余秋雨并不局限于传统的散文创作规范,而采用了虚拟性的小说手法,发挥了合理的想象,把抽象概念的历史材料,给予生动形象的艺术再现。

    《文化苦旅》共有31篇,以《都江堰》最短,也有3500余字,而压卷之作《江南小镇》有9000余字。长篇散文能吞吐古今,驰骋中外,具有黄钟大吕的磅礴气势,读起来令人荡气回肠。描写、记叙、抒情与议论水乳交融,充满睿智与情趣,富含哲理。余秋雨散文的核心表达方式是议论,但又多与抒情融合,在余秋雨的散文中,最具特色和魅力的地方正是来自这种用抒情笔法进行理性思考的议论。

    余秋雨的通俗体散文和央视百家讲坛一脉相通,甚至是百家讲坛的先声。其贡献在于播散了中国传统文化,将中国文化推向世界。

    3主要作品

    196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系列散文集《文化苦旅》《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行者无疆》《摩挲大地》《寻觅中华》《何谓文化》《中国文脉》等,文化通史《问学余秋雨》,长篇记忆文学《借我一生》《我等不到了》等,学术专著《戏剧理论史稿》《戏剧审

    美心理学》

    《中国戏剧文化史述》《艺术创造工程》《中国戏剧史》《艺术创造论》《

    观众心理学》等。在海内外出版过史论专著多部,曾被授予“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1987年授予)、“上海市十大高教精英”等荣誉称号。其中,《信客》被选入人教版初二上册语文教科书,《都江堰》被选入新课标人教版高中选修《现代诗歌散文欣赏》语文教科书。2010年,余秋雨出任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他的名字典藏于“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 九十年代著作

    《文化苦旅》1992年(1992年大陆出版,2003年1月再版,1995年台湾出版)

    《文化苦旅》是余秋雨的代表作。《文化苦旅》以余秋雨在全国各地的文化遗迹之地的游览过程为线索,以深刻思想和极具震撼力的语言,揭示中国文化内涵,考问历史和人生的深层意义。《文化苦旅》向读者展示了余秋雨渊博的文学和史学功底以及丰厚的文化感悟力和艺术表现力,是当代散文领域的范例。

    《山居笔记》1995年

    相关热词搜索:抒情 秋雨 散文 余秋雨状物抒情散文 余秋雨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