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边城的美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时间:2017-06-23 本文已影响

    篇一:浅析《边城》中的人性美

    浅析《边城》中的人性美

    黑向荣

    [摘要] 人性,作为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在沈从文笔下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边城》中表现“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投射到男女爱情、人物性格、人际关系、茶峒社会与习俗,乃至自然环境等各个层面,从而构筑出一个充满人性美的湘西世界。而今已经变成一个“诗意”的象征符号,它映射出了人类灵魂深处的那些最为自然温馨的情感。就艺术手段对写作意图的准确表达,艺术要素与艺术要素间的协调有序以及作品蕴含渗透的主观情感对读者心理需求的准确定向来说,《边城》实在是一首人性美的颂歌。

    [关键词] 沈从文 《边城》 人性美

    生命是人的最原始的起点。沈从文神往于不受近代文明玷污更不受其摒弃的原始古朴的人性,祛除现实生活中严酷的政治经济关系,在古老的生活节奏与情调中,塑造一系列不带社会阶级烙印的自然化的人,讴歌一种自在自得的人生,追求健康优美的生活。也正因为如此,沈从文以对生活的独特体验,对湘西风士人情中蕴蓄的生命意味的把握,追求生命的自由本性、质朴自然的人性美,《边城》也从他的“乡土小说”系列中脱颖而出,成为真正挖掘人性的文学。[1]《边城》的成功之处主要是因为其独特的艺术创作手法和诗意的笔调,将散文的简洁和诗歌的抒情因素融入小说中,以抒写自然的人性为题材,通过几个生动有趣的画面,鲜明生动的主人公形象——翠翠,构筑了一幅宁静、祥和、和谐的生活图画,唱响了一曲细致悠远的边城生活的牧歌,从而寄托作者对社会人生的反思。[2]下面,笔者就几个方面来谈谈《边城》所描绘的人性爱和人性美,以及沈从文对故乡的风土人情的眷念和挚爱。

    《边城》的情节很平凡。《边城》以撑船老人的外孙女翠翠与船总的儿子天保、傩送的爱情为线索,表达了作者的内心追求以及与这追求相互照应的田园牧歌情调,主要通过对青年男女之间的情爱、祖孙之间的亲爱、邻里之间的互爱、父子手足之间的爱等世态人情的细致镂刻,生动地展现出边城人的健康、优美和质朴的人性爱和人性美的。

    在湘西风景秀丽、人情质朴的边远小城,生活着靠摆渡为生的祖孙二人,外公年逾七十,仍很健壮,孙女翠翠是个乖巧伶俐、天真而不娇嫩的山村少女,是辰河边一朵挂露的蓓蕾,是青山下一只洁白的羔羊,是爷爷脚前脚后的一只惹人怜爱的猫咪,健康美丽、纤

    边城的美抒情散文

    尘不染、心机全无、乖巧聪明、羞怯温顺、尊老爱幼、助人为乐、忠于恋人,整日与青山绿水做伴,全身闪烁着动人的人性美的光亮。祖孙俩相依为命,热情助人,淳朴善良。两年前在端午节赛龙舟的盛会上,翠翠邂逅当地船总的二少爷傩送,那勤快、热情、勇敢大方的性格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种下情苗。傩送的哥哥天保也喜欢上美丽清纯的翠翠,

    于是兄弟俩相约唱歌求婚,让翠翠选择。天保知道翠翠喜欢傩送,为了成全弟弟,外出闯滩,遇意外而死。傩送觉得自己对哥哥的死负有责任,抛下翠翠出走他乡。外公因翠翠的婚事操心担忧,在风雨之夜去世。孤苦无依的翠翠独自守着渡船,痴心地等着傩送归来。在他们心里,爱之所在,与世俗的钱财、地位毫不相干,但当自己的幸福与别人发生矛盾时,忍痛割爱,成人之美,这更体现了他们对爱情的忠诚,又表现出自我牺牲的美德。他们互助互爱的德性,以一种优美而自然的“人性形势”演绎出一曲平凡而崇高的爱情之歌,不能不让人为之动情。

    《边城》结构奇特。秀丽的山水与惊人的贫困相伴,勇敢淳朴的民性与野蛮愚昧并存,歌与哭,善与丑相难分,形成了一个奇异世界。初读,仿佛自己坐在江上,茶峒的民风和生活细节如两岸风光,行云流水而过。就说第一章,有对景的描写:从白河两岸风光,到小饭店门口的客人和老板调笑;有对情的跳写:水灾时男子救人的敏捷可观,妓寨的来历与风情;有忽而定格的特写“永远那么静寂”“各在分定一份日子里,怀了对于人事爱憎必然的期待”的小城生涯??不同的空间、时间,不同的情绪、心理,其着眼的视角也都不一样,这样的文字在段落中穿插跳跃,深深浅浅。被很多人称道的翠翠和周围环境的和谐融洽、亲密无间、水乳交融、浑然一体,正是表现了她的人性美。沈从文对现实的敏感,对世界的爱恋,对人生的洞见都在这个崭新的结构中得到包容,得到释放,获得最大限度的表达自由。

    《边城》以其独到的思想认识和艺术表现方式,绘制了一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社会生活的恢宏画卷。作者以特异的湘西边陲,作为构筑善与美的“神庙”的地基。人性,作为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在沈从文笔下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3]整个茶峒地区的社会环境如平静清澈的一池秋水,无波无澜、无沟无陵、无杂质无异味。人与人、人与自然间和谐统

    一、亲密无间,处于一体化状态。在沈从文看来,一部伟大作品,总是表现人性最真切的欲望,故表现人性便是他创作的中心。因此,他的作品以抒写自然的人性为题材,从而寄托作者对社会、人生的反思。[4]

    《边城》全文给人以醇厚、安详、自然、闲适的家园感觉,与当时动荡的社会形成鲜明对比,这里没有奸诈,没有欺压,没有鄙俗,没有地位、权势的区别,没有都市小市民的铜臭味,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原始的内在的“爱”。这里山美、水美、人更美,天真温柔的翠翠,勤劳朴实的祖父,能干体贴的傩送,个个美好善良。正因为这“爱”,才使得湘西小城、酋水岸边茶峒里的“几个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牵连在一处时,各人应得的一分哀乐,为人类‘爱’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说明”。

    故事的发展是两岸间夹的一水,与岸天然契合,波流却自成曲折,人物的一悲一喜就是水中潜流,无端而来,无奈而去,两性之爱、兄弟之爱、亲子之爱、朋友之爱、邻里之爱,弥漫在作品中,缓缓地、悄悄地拨动着人们的心弦,展示着人性中庄严、健康、美丽、虔诚的一面。《边城》正是通过抒写青年男女之间的纯纯情爱、祖孙之间的真挚亲爱、邻里之间的善良互爱等情感来塑造和表现人性之美的,多角度诠释沈从文先生所追求的“优美、

    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一、通过青年男女之间的情爱表现人性美

    沈从文笔下的翠翠是一个身上不沾一点灰尘,犹如一线山泉,透明、纯净。她乖巧伶俐又带有山区女孩的淳朴,天真而不娇嫩,就如湛蓝的天空下刚长上青枝翠叶的嫩竹,竹是天真、美丽、善良、羞怯、忠贞的翠翠的自然象征。而她在恋爱中所表现出来的情爱美,则更是真切感人。船总的两个儿子同父亲一样有着边城人的淳朴和善良。后来, 翠翠路遇了刚刚在划船比赛中中了头奖的傩送, 两颗年轻的心灵撞击在一起, 那种朦胧的爱意便在翠翠心中萌发。年轻、稚嫩的翠翠不知道是应该快乐, 还是应该忧愁。船总的两个儿子都爱上了小翠翠,即使他们在面对爱情的竞争时,他们也没有失去这种本性,一个走车路,一个走马路。当大老走车路不通时,二老主动提出两个人一同走马路,同在夜间到悬崖上为翠翠唱情歌。大老在比赛失败后负气出走,却意外身亡,二老没有独自享受自己的生活,而是远走他乡,成为一个“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的人。翠翠与傩送这对深深爱着对方的年轻人既没有山盟海誓的豪言壮语, 也没有离经叛道的骇世之举,更没有充满铜臭味的裙带交易, 有的只是原始乡村孕育下的超乎自然的朴素纯情, 有的只是“遵从古礼”的淳厚人性, 有的只是含蕴的东方的传统美德。作者正是通过这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反映了人性美。人性美体现在翠翠身上的品性美、童贞美和爱情美,同时体现在天保兄弟身上。作者既写出了他俩对爱情的忠诚、坚贞,又表现了他俩自我牺牲的美德。他们爱翠翠,都是以感情为重的。

    正如沈从文自己说的关于创作《边城》的主旨:“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于人性的人生形式”。[5]作者通过这一形象,讴歌了一种淳厚的象征着“爱”与“美”的人性与人生。

    二、通过老船夫与女儿、孙女之间相互关爱表现人性美

    《边城》展现人性美的第二个方面:老船夫对女儿、外孙女的挚爱。老船夫是作者在小说中尽力刻画的另一个人物,是隐藏在故事背后的主角,是“善”的化身,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象征,集善良、勤劳、朴实、憨厚、不贪利、重情义于一身。[6]对于自己的女儿和孙女,他更是疼爱有加,把自己的整个身心都给了她们。十七年前,当他的独生女背着自己与驻防的一名绿营兵恋爱,有了小孩子后,他“却不加上一个有分量的字眼儿,只作为并不听到过这事情一样,仍然把日子很平静地过下去”。后来,士兵死于暴病,女儿为之殉情,他又毫不犹豫地担负起抚养孙女的责任。翠翠与爷爷相依为命,爷爷管理着渡船。爷爷渡人时,翠翠用竹做出的竖笛吹奏曲子,爷爷快乐地唱。或爷爷渡人,翠翠在家中做饭;或爷爷给翠翠讲故事,讲本城二十年前唱歌的风气如何驰名于川、黔边地。翠翠父亲便是当地唱歌的第一号,能用各种比喻解释爱与憎的结子。翠翠的母亲如何爱唱歌,且如何同父亲在未认识以前在白日里对歌,最后,这种歌唱出了翠翠。??一幅乐融融的天伦

    之乐图,有谁见了,会认为翠翠是个无父无母的孤雏呢,或许还会艳羡翠翠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妒嫉她有一个疼她、爱她、视她如掌上明珠的爷爷吧!

    如今他虽然清贫,但也很快活。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美丽、可爱的孙女翠翠,为了能给翠翠找一个可以依托的人,他不辞辛劳。他见天保对翠翠有意,便指出“马路”或“车路”求爱的途径,让天保正式向他提亲,但是翠翠没答应,好心办了坏事,他不气馁,在明白了翠翠心有傩送时,又为孙女与傩送的感情劳碌奔波,受到船总的冷遇,他怕翠翠的自尊受到伤害,不讲实情,忍气吞声,以至于郁闷忧愁,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辞世。从中表现了一位平凡老人充满人性美的宽广胸襟,他慈祥、敦厚、善良、凡事但求心安理得的良好品德仿佛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化身,他对女儿、孙女无私的爱仿佛就是我们炎黄子孙祖祖辈辈、生生息息得以繁衍的血缘纽带,从他的身上我们也看到了中华民族的那种原始而又古老淳朴的美好人性。

    小说正是通过老船夫这个典型人物的描述,展现亲子之爱的人性美,通过老船夫与子女间的挚爱亲情,去和当时社会的尔虞我诈、巧取豪夺形成对照,表明了作者那种向往“无悔无忧”的自然生活,崇尚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美好愿望。

    三、通过老船夫对工作的敬业、对过渡人的慷慨表现人性美

    老船夫对工作的敬业让我们当代人自愧不如,且人性之美熠熠闪光。他是“边城”世界里的公仆,从年轻时就守在河边,一直充当摆渡人的角色,活了七十年,摆渡五十年,风里来雨里去,坚守岗位,“不知把船来去渡了多少人”。他把摆渡看成是自己的天职,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质朴憨厚、侠义心肠,不仅拒收过客的钱财,而且还善待乡亲。老船夫本质上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一个善良的中国乡下人。不论是早还是晚,不论自己的身体累还是不累,不论心里的情绪好还是不好,??只要有一个人喊一嗓子要过渡,他便毫无怨言地飞快起身。

    老船夫更在拉人过渡这一职业中表现出特有的人情味。有人过渡时,船将拢岸,老船夫“一面口中嚷着‘慢点慢点’,自己霍的跃上了岸,拉着铁环,于是人货牛马全上了岸,翻过小山不见了”。老船夫的工作为公家所有,所以过渡人不必再另外出钱了。但也有人心中不安,“抓了一把钱掷到船板上时,管渡船的必为一一拾起,依然塞到那人手心里去,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气:‘我有了口粮,三斗米,七百钱,够了!谁要这个!’也还是有人为求个心安理得,不管如何都要给钱。老船夫没办法只好收下,但随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这个理。他便把这些钱托人到茶峒去买茶叶和草烟,将茶峒出产的上等草烟,一扎一扎挂在自己腰带边,过渡的人谁需要这东西必慷慨奉赠。??茶叶则在六月里放进大缸里去,用开水泡好,给过路人随意解渴”。而老船夫“搭了一大把烟草在那人的担子上,那人也不做计较,爽朗的笑着走了”。他朴实本分得把自己本来就不多的酒送给别人喝,连酒壶也不会去问要回来。似乎,他们都没有经过“文明”社会的玷染,因为自然本能和自然情感都是如此真挚的流露。但以我们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世界似乎不复存在了,而作者却

    以他独特的审美观点再加上幻想主义的手法,构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般自然的风光,纯净的风俗,不夹杂泥沙的温暖的人情,一种真挚的、纯洁的、令人向往的、既显示又有高于显示的社会关系呈现在我们面前。[7]

    作品正是通过老船夫对自己工作的敬业和对过渡人的关心来体现人与人之间的人情味的。

    四、通过邻里之间的互爱互助表现人性美

    《边城》中,最能体现人民健康、优美、质朴的人性爱和人情美的,应该是沈从文对邻里之睦的生动、细致的描绘,也集中体现了他对质朴、自然的人性美的热烈追求。船总顺顺是人性爱与人情美的总代表,他大方洒脱,慷慨而又能济人之急。破产的船家、过路的退伍兵士、游学文墨人,只要向他求助,莫不尽力帮助。为人既明事理,正直和平,又不爱财。“祖父一到河街上,且一定有许多铺子上商人送他粽子与其他东西,作为对这个忠于职守的划船人的一点敬意。”乡邻之间相处得是多么真诚、融洽。而更让人感动的是,老船夫死了,全茶峒城里外都知道了消息,河街船总顺顺尽释前嫌,派人找了一只空船,带了副白木匣子,即刻向碧溪山撑去。中午,船总顺顺派人扛了一口袋米,一坛酒,一大腿肥肉,并跟翠翠说:“你不用发愁,一切有我!”真好像他就是翠翠的至亲。城中杨马兵也来了,看看摸摸老友的尸体,又忙着做些应做的事情。其他的人也都来帮忙,安葬了老船夫。杨马兵留在碧溪山毅然承担起抚育孤雏的责任。日子一天天溜走,但翠翠在乡邻的热情帮助下,并未感到孤独无助。真个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茶峒地方乡邻之间这种和睦互助的关系,有谁会相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呢?没有明争暗斗,有的只是互帮互助,和睦共处,这难道不是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温馨的爱的世界吗?与世外桃源仙境何异?

    这里每个人都热情诚实,人人均有古君子遗风,“一切莫不极有秩序,人民也莫不安分乐生。”边城人的性情、行为本身就表现了茶峒子民之间的互敬互爱,相互理解与尊重。像老船夫拒收过渡人塞来的钱;到集市买肉时卖肉的老板给他多称一些;还有船总顺顺也总是尽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在老船夫过世时,面对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翠翠,顺顺尽释前嫌,忙前忙后??这就是湘西的风土人情,这就是质朴的边城人民之间浓浓的一份真情。良好的民风世代相传,造就了边城的山水情。

    作者正是通过“邻里之爱”来展示这块净土上的人们是一群“未曾被近代文明污染了的”“善良的人”。从而体现作者拒绝“现代”,厌恶“文明”,以此来寄托他重塑民族品德的希望。

    五、通过两兄弟间的手足情深表现人性美

    《边城》中,船总顺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天保,已十八岁,性情如他们爸爸一样,豪放豁达,不拘常套小节。小儿子傩送,十六岁,气质近于那个白脸黑发的母亲,不爱说

    篇二:分析《边城》的人性美与人情美

    沈从文小说《边城》中的人性美和人情美

    沈从文的中篇小说《边城》,读来给我们一种美的享受,无论小山城秀丽的风景的美,还是小山城的人们的心灵之美,还是主人公的心地善良的美,都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在边城明净的底色中,作者把自我饱满的情绪投注到边城子民身上,重点描绘了乡村世界中的人性美和人情美,塑造了作为“爱”与“美”的化身的翠翠形象。 翠翠在茶峒的青山绿水中长大大自然既赋予她清明如水晶的眸子,也养育了她清澈纯净的性格。她天真善良,温柔恬静,在情窦初开之后,便矢志不移,执着地追求爱情,痴情地等待着情人,不管他何时回来,也不管他能不能回来。翠翠人性的光华,在对爱情理想的探寻中显得分外娇艳灿烂。

    《边城》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湘西山区一个偏远的小镇--茶峒城。离城两里有一个渡口,摆渡的是70岁的老船夫和他的外孙女翠翠。17年前,翠翠的母亲因和一个屯防军人相爱而有了孩子,结婚不成却又不愿私奔,便在生下孩子后喝了溪中的冷水死去。17年后,当翠翠长到她母亲当年的年龄时,外孙女的婚事便成了老船夫的一块心病。他只有一个夙愿,就是一定要把翠翠交给一个可靠的人。茶峒城里有一位叫顺顺的船总。他家拥有四条船的产业,在方圆几十里内颇有名望。顺顺有两个相貌英俊的儿子,他们都长到了该娶亲的年龄。天保大老生性憨厚、沉默寡言,傩送二老却眉清目秀,唱得一手好山歌,被当地人誉为戏台上的"岳云"。兄弟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至深。可在这件事上却发生了矛盾,因为他们同时爱上了翠翠。翠翠年方十五,

    情窦初开。虽然从第一个端午节夜晚偶然邂逅二老,心中产生异样情感,但在二老面前却总是躲躲闪闪。这可难为了老船夫,当天保大老派人来提亲时,老船夫因不明翠翠心思,说话吞吞吐吐,引起了大老的不满。一天,兄弟俩终于在一个平静的溪边,不动声色地把话挑明了。他们商定,同时到翠翠家对岸小溪的高崖上唱情歌,由苍天选择。老船夫听到情歌,迫不及待地往城里向大老报信,说事情有望。不料,这歌却是二老唱的。半个月过去了,老船夫再没有听到情歌。就在这时,噩耗传来,大老在跟货船下川东经青浪滩时,由于婚事未成,胸中郁闷,不慎落水淹死了。顺顺一家便将大老的死怪罪于老船夫。老船夫因此精神上受到沉重打击。日子一天天过去。老船夫渐渐知道了翠翠心中真正喜欢的人。一日,在摆渡时,遇到二老,老船夫有心招呼他,二老由于手足之情,不能忘记哥哥的死,便对老人报以冷眼。老船夫又硬着头皮到顺顺家去提亲,又被顺顺拒绝。诸多不顺和碰壁使老船夫更加为翠翠的命运担忧。这时,中寨王团总派人到顺顺家为女儿提亲,他们拿一座新碾房做嫁妆,使顺顺欣然同意。可二老因心中想着翠翠,拒绝了这桩婚事。但慑于父命,只好以跟货船下辰州、出去闯闯为理由,远走逃避。

    老船夫见翠翠婚事无望,自己的夙愿落空,他心力交瘁,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躺在床上死去。 老船夫死后,渡口的木船上,只剩下翠翠一个人了,但翠翠却明白了许多老人在世时所不明白的事。悲痛并没有使她走母亲走过的路,她接替了老船夫的工作,终日为来往人摆渡,同时,她守候在渡船上,等待着二老的归来。

    作品通过对男女之爱、亲属之情、邻里之睦等世态人情的细腻刻画,生动地展现了边城人民的健康、优美、质朴的民风和人情,表达了作者内心对理想人生的执着追求。 翠翠这一少女,更是沈从文向往的优美人性与人情的化身与极至。青山绿水和古朴的环境,造就了萃萃清澈透明的性格,她美丽、热情、纯真,心怀美好的憧憬和期待,依循古老的原法则、传统的方式生活着。作者通过这一形象,讴歌一种淳厚的象征着“爱”与“美”的人性与人生。小说中描写的爱和美的人生,是在一种洋溢着诗情画意和浓厚的地方色彩的特定环境中展开的。优美的湘西风景画和迷人的湘西风俗画,散发着清新的气息,与作品中人们的生活、行为方式、人物独具的风采,浑然交融。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沈从文将散文的笔法和诗歌的抒情因素融入小说中,创造出一种抒情写意的表现方式。整个小说回荡着作者对故乡的挚爱和眷恋。 人物美:先看翠翠这个形象。她是一个在青山绿水中长大的孩子,无父无母,和爷爷相依为命。自幼缺少母爱,心中有一种朦朦胧胧的向往,而外公忙于渡船,心事又无处诉说,四周生机勃勃的景物使她感到凄凉和寂寞,于是胡思乱想起来,幻想出逃让外公去寻她,可是想到外公找不到她时的无奈,又为外公担忧起来,为自己的想法的后果害怕自责。她的天真善良、温柔清纯不带一点儿世俗的尘滓。因为外公不理解她的心事,更使她倍感落寞与孤独,悲伤的哭了起来。她情窦初开,对爱情有一份朦胧的向往和一种讲不明白的感受,听外公讲**的故事,神往倾心;梦中听到二佬的歌声觉得自己在飞,是做了一个顶美顶甜的梦;在外公和她"讲笑话"的时候,内心充满羞涩;期盼着再听到二佬的歌声,久候不至,心中充满落寞和惆怅;而当外公唱了十个歌后,她又自语的说"我又摘了一把虎耳草了"。沈从文细腻的描绘出了这个自然之子的那种朦胧、又带有一丝凄凉的心态,这是一个完全与自然融合在一起的清纯少女的形象,在平凡的生活中有她自然似的哀与乐。再在看爷爷。敦厚朴实,恪尽本分,为了让过渡人能赶回家吃晚饭,在渡船上忙个不停。疼爱翠翠,感情上尽力体谅,在她烦心的时候为她讲故事、唱歌;操心她的亲事,想促成她的爱情,引翠翠注意夜晚的歌声。生活上无比关心,不让坐热石头。对从小失去父母从翠翠满心的温和和悲悯。女儿女婿的悲剧,在他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担心翠翠走她母亲的老路,就不告诉翠翠晚上唱歌的事实,也不告诉她天保兄弟的选择。翠翠是这个老船夫生活的精神依托。他担忧着翠翠在自己离开人世后的生活,想把她的生活安排的更好一些,有一个好的归宿。从这个人物身上,我们看到了他对孙女的深厚的爱,同时也感觉到他的身上有一份摆不脱的沉重、孤独和寂寞。这相依为命的祖孙俩使我们看到了人世间至纯至美的祖孙之爱。最后看天保兄弟,节选部分写的内容不多,但我们透过这一点点,依旧可以看到人性的光辉。作哥哥的天保走车路占了先,无论如何也不肯先开腔唱歌当明知自己不是弟弟的敌手,就决定离开,就此,让我们深深的体会到了那份浓厚的诚挚的手足之情。翠翠、爷爷、天保兄弟,他们有着各自的喜与乐,甘与苦,这些喜乐甘苦源起于普通的人生之事,亦消散于普通的人生之事。这些纯朴的祖孙之爱和诚挚的手足之情,便构成了自然纯朴的人性美。

    篇三:《边城》练习答案

    《边城》练习答案

    一、正误判断

    1沈从文的《边城》中天保、傩送兄弟二人与翠翠一见钟情,都深深爱上了美丽的翠翠。"大老"托媒人提了亲,"二老"为追求翠翠宁可要条破渡船而不要那座"新碾坊",最终兄弟俩约定采用公平而浪漫的唱山歌的方式表达感情,让翠翠自己选择。

    2《边城》塑造了作为"爱"与"美"化身的翠翠形象。她天真善良,温柔恬静,在情窦初开之后,便矢志不移,执着地追求爱情,痴情地等待着情人。尤其是结尾处,白塔下绿水旁翠翠伫立远望的身影,具有熠熠动人的人格力量。

    3《边城》中,沈从文先生不仅塑造了个性自然美好的人物形象,还创造了典型的湘西自然风 景,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湘西地方的风情美和人性美。 ( )

    4《边城》在描绘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优美图画时,流露出了面对悲凉命运的无奈之情,展现了作家提出的"美丽总令人忧愁"的审美境界。

    5沈从文通过《边城》这部爱情悲剧,展示了他的家乡--湘西一带的美丽风景和传统习俗,赞美边民淳良的心灵。

    6《边城》以撑渡老人的外孙女翠翠与船总的两个儿子天保、傩送的爱情为线索,表达了对田园牧歌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寄托着沈从文"美"与"爱"的美学理想。

    7“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沈从文先生在《边城》的结尾以诗歌般精妙的几笔点缀。给人留下了悠长的惋惜和无限的牵挂期盼。 ( )

    8在《边城》中,翠翠爱上了大老天宝,二老傩送由于没有得到翠翠的爱,下青浪滩淹死了。

    9《边城》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部抒发乡土情怀的中篇小说。作品通过抒写青年男女之间的纯洁情爱、祖孙之间的真挚亲爱、邻里之间的善良互爱,讴歌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于人性的人生形式。 10"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沈从文先生在《边城》的结尾以诗歌般精妙的几笔点缀,给人留下了悠长的惋惜和无限的牵挂期盼。

    11.沈从文的创作取材极广,艺术手法灵活多样,但他最执著追求表现的是那种纯真的带有某种原始意味的人性美,他在山青水秀的湘西边地苦苦地构筑他的人生形态。《边城》是这方面 最重要的代表。 ( )

    12.翠翠故意遐想着离家出走了,祖父到处寻她不着的情景,主要表现了翠翠年少无知,天真烂漫的少女情怀。 ( )

    13.祖父决意多做点事,等他把人渡完再回家吃晚饭。这反映了翠翠和祖父相依为命,家境鲈寒,祖父想多挣点钱来维持生计的客观现实。( )

    14.《边城》以一种:平静而又浸透伤感的倾诉,再现了几个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牵连在一处时,各人应得的一份哀乐的悲剧命运。 ( )

    15.祖父把他到城里的事情,不告给翠翠一个字,是因为他不想让这些事使翠翠徒增烦恼。 ( )

    16.《边城》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边地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了人性的善良与心灵的澄澈纯净。

    ( )

    17.沈从文在《边城》中,通过翠翠这一形象,有意淡化了社会现实的黑暗与痛苦,着意表现了一种理想化的古朴、淳厚的人性美和人情美。 ( )

    18.翠翠边看龙舟赛边等爷爷,傩送捉鸭子上岸时,从对话中得知她是翠翠,就邀请她去他们家等。翠翠

    误会了他,轻轻地骂了他。她的黄狗汪汪地叫,翠翠对狗说叫也得看人叫。而傩送却理会成了另一种意思,便大笑着走远了。 ( )

    19.《边城》悲哀而又充满无限期待的结尾,实际上包含着作者沈从文对传统的符合人性的农耕文明即将消失的隐忧。 ( )

    20.《边城》一方面在有意识地歌颂边地人民的原始人性美,另一方面又似乎不自觉地流露出对这种人性美被封建文明、“近代文明”污染、破坏的忧虑。 ( )

    21.《边城》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优秀的抒发乡土情怀的长篇小说,它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 ( )

    22.“我要坐船下桃源县过洞庭湖,让爷爷满城打锣去叫我,点了灯笼火把去找我。”这是翠翠的 心理描写,表现其天真纯洁性格。 ( )

    23.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像明白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这是环境描写,为祖孙俩夜晚讲故事渲染安宁静谧的气氛。 ( )

    24.“爷爷,你说唱歌,我昨天就在梦里昕到一种顶好听的歌声,又软又缠绵,我像跟了这声音各处飞,飞到对溪悬崖半腰,摘了一大把虎耳草,得到了虎耳草,我可不知道把这个东西交给谁去了。我睡得真好,梦的真有趣。”这是翠翠的心理描写,表现了她的纯洁天真,对美好爱情的朦胧的憧憬。 ( )

    25.“翠翠,梦里的歌可以使你爬上高崖去摘那虎耳草,若当真有谁来在对溪高崖上为你唱歌,你预备怎么样?”这是爷爷的语言描写,表现祖父对孙女的爱情的关心。 ( )

    26.翠翠曾三次请求祖父不要再渡船。回来陪她,祖父都没有答应,这体现老船夫一心想着赚钱,根本没时间理会他的孙女。 ( )

    27.《边城》在翠翠这一形象的描绘上,淡化了社会现实的黑暗与痛苦,着意表现一种理想化的古朴、淳厚的人性美和人情美。 ( )

    28.《边城》中大量的环境景物描写主要是为了反衬翠翠爱情初萌时内心的躁动、寂寞和凄凉。 ( )

    29.作品中爷爷给翠翠讲她母亲凄美的爱情故事,带给翠翠的是内心的沉重、压抑以及对爱情 的恐惧。

    ( )

    30.《边城》在创作上融合了古典抒情诗歌和游记散文的艺术要素,加上笔调舒缓,语言古朴,遂形成了一种抒情、优美、古雅、忧郁的艺术风格。 ( )

    31.《边城》中,翠翠的爷爷答应了大老天保的提亲,但后来发现翠翠喜欢的是二老傩送,最终在 懊悔和无奈之中离开了人世。 ( )

    32.《边城》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部抒发乡土情怀的中篇小说。作品通过抒写青年男女之间 的纯纯情爱、祖孙之间的真挚亲爱、邻里之间的善良互爱,讴歌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于人性的人生形式。 ( )

    33.《边城》的“边城”是沈从文理想人生的缩影,是他远离“边城”而作的都市的梦。 ( )

    一、正误判断

    8翠翠爱上的是傩送二老,淹死的是天宝大老。

    12.表现翠翠青春萌动,受不了“太平凡”的生活,想攀住新的人和事。

    13.表现祖父忠厚纯朴,恪尽职守。

    21.《边城》是中篇小说。

    24.是翠翠的语言描写。

    26.老船夫是一个忠厚纯朴的老人,他了解过渡人急切回家的心情,是竭尽其职的一种表现。

    28.说法不准确,除了“躁动、寂寞和凄凉”,还应该有甜蜜和平静。

    29.“带给翠器的是内心的沉重、压抑以及对爱情的恐惧”明显不合原著之意。

    31.爷爷并没有答应大老的提亲。他离开人世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

    33.“作的都市的梦”应为“作于都市的梦”。

    二、选择题

    1.下列有关名著名篇的说明,不正确的两项是 ( )

    A.《边城》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为背景,描绘了湘西边地特有的风土人情,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出人性的善良美好与心灵的澄澈纯净。

    B.《边城》以一种:平静而又浸透伤感的倾诉,再现了几个愚夫俗子,被一件普通人事牵连在一处时,各人应得的一份哀乐的悲剧命运。

    C《边城》是通过抒写青年男女之间的纯纯情爱、祖孙之间的真挚亲爱、邻里之间的善良互爱来表现人性之美的。

    D.《边城》中,老船工在临死前,把翠翠托付给了翠翠母亲当年的追求者杨马兵。杨马兵搬来碧溪蛆和翠翠一块等待傩送的归来。

    E.《边城》中,天保在亲情与爱情之间作出了惊人的抉择,他毅然离开家,成全弟弟和翠翠。这也正是小说所歌颂的淳朴的人性。

    2.下列有关名著名篇的说明,不正确的两项是 ( )

    A.《边城》中,“爷爷”老船夫是淳朴厚道却也倔强的老人,他为翠翠美丽而自信骄傲,为了翠翠嫁?个好人家,他不计地位的贫寒低贱,内心交错着凄苦忧虑与责任自信。

    B.《边城》中,老船夫死之前那晚有许多征兆,比如风大雨大雷声大,白塔坍塌了,撑了一辈子的那条船也被山洪冲走了。

    C.《边城》中,翠翠的爷爷答随了大老天保的提亲,但后来发现翠翠喜欢的是二老傩送,在懊悔和无奈中离开了人世。

    D.《边城》中,前清解甲流落军官“顺顺”凭着一些积蓄经营木船,事业兴旺发达,又因大方洒脱,仗义慷慨,诚信公道,被推举为“掌水码头”。

    E.《边城》中,翠翠和傩送在中秋龙舟赛事上一见钟情,两人的情感是原始山村孕育下的自然的男女之情。

    二、选择题

    1.D E(D项,杨马兵是翠翠母亲的追求者,也曾到碧溪蛆唱歌给她听,可是她并不理会,杨马兵都不曾料到如今这孤雏唯一的靠山竟然是自己。但是老船工并没有预见自己的死亡,小说中没有托孤一说。这情节不合作品;E项,天保并不是退出竞争,而是觉得自己无望胜过弟弟,所以出走。小说歌颂的淳朴人性不是战胜爱情的亲情,而是青年男女自然的情感和重义轻利的民风。)

    2.C E(C项,天保先托人来说喜欢翠翠,爷爷很高兴,让传话的转告天保々车路和马路随他挑,天保走了车路,但翠翠对此事没有反应,所以后来,天保得知弟弟傩送也喜欢翠翠,而自己无法胜过弟弟就远走了,结果出了意外死去了。傩送无法面对哥哥的死亡,父亲又倾向自己娶中寨王团总的女儿,所以也离家走了。爷爷知道自己无力为翠翠的幸福尽力,心力交瘁,带着遗憾离世。选项错在“答应提亲”和“懊悔”的表述上;E项,翠翠和傩送的初次相识是在白河边,当地的风俗是中秋男女整夜唱歌,端午龙舟赛和抓鸭子。当时水性极好的傩送抓了鸭子上岸,看见美丽的翠翠独自一人在黄昏的河边,出于关心让她去自己家的角楼上等爷爷。可是翠翠错误理解了他的意思,还骂了他。后来爷爷提及很不好意思,但傩送的英俊和善良赢得了她朦胧的爱情。那晚,“属于自己不关祖父的,却使翠翠沉默了一个夜晚”。傩送两年后面对也爱上翠翠的天保,表明自己就是在第一次相识时就爱上了翠翠。选项错在对茶峒风俗的表述上。)

    三 简答题

    1、用几个短语概括傩送的性格特征。

    答:勤劳勇敢、热情大方、忠于爱情。

    2、用几个短语概括翠翠的性格特征。

    答:美丽纯洁、天真无邪、乖巧活泼。

    3、用几个短语概括老船夫的性格特征。

    答:忠于职守、慷慨豪爽、忠厚善良。

    4、用几个短语概括船总顺顺的性格特征。

    答:豁达洒脱、公正廉洁、慷慨好义。

    5、《边城》叙述了怎样的一个故事?

    答:《边城》以湘西小山城茶峒及附近乡村为背景,描写一个渡船的老人和他的外孙女翠翠的生活,以及

    翠翠与船总的儿子天保、傩送之间的曲折的爱情故事。

    6、《边城》表现了作者什么样的人生追求?

    答:作品7、《边城》中“爷爷细致地刻画了纯真的男女之爱、和美的亲属之情、质朴的邻里之睦,生动地展现了边城人民健康、优美、纯朴的民风和人情,讴歌了一种淳厚的象征着“爱”与“美”的人性和人生,表达了作者内心对理想人生的执着追求。

    ”向翠翠所说的求婚的两种方式。

    答:一种是走车路,就是婚姻由家长做主,请了媒人到女方家提亲;一种是走马路,就是婚姻由小伙子自己做主,那就为姑娘唱三年六个月的歌。

    8、用一两个细节说明老船夫待人接物的性格。

    答:重义轻利。①渡头为公家所有,故过渡人不必出钱;给钱,不要,三斗米,七百钱,够了;②老船夫去买肉,人家不要他的钱,他不想占人家的便宜。

    9、简述《边城》翠翠母亲的故事及作用。

    答:小说的第一章,作者交代了翠翠母亲的故事:她和一个军人唱歌相熟后有了私情,军人服毒自杀,她在生下孩子之后也追随赴死。作用:通过翠翠父母的爱情悲剧,反映湘西人民在“自然”“人事”面前不能把握自己命运,一代又一代重复着悲剧人生,寄托着作者民族的和个人的隐痛。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 抒情 散文 有关边城的散文 沈从文散文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