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伤感散文荒唐的婚姻

    分类:伤感散文 时间:2016-10-13 本文已影响

    篇一:荒唐婚姻案例分析

    荒 唐 婚 姻

    李强与杜梅是一对恩爱夫妻,杜梅在一家公司任要职,年薪颇丰,但丈夫李强的收入却很低。二人原本共同购买了一套98平米的商品房,产权证的产权人为杜梅。夫妇俩的儿子李中树已经恋爱三年,马上面临结婚。夫妇二人想购买经济适用房,但又不符合购买经济适用房的条件,于是二人商量通过假离婚、假结婚的方式购买经济适用房。首先,李强与杜梅协议离婚,98平米的商品房归杜梅所有。然后,李强与住在农村的丈母娘陈菊登记结婚。起先,陈菊死活不同意,认为这件事太丢脸,但李强、杜梅反复做陈菊的工作,陈菊最后同意与李强登记结婚。于是,李强与陈菊以夫妻名义申购了一套68平米的经济适用房。购得经济适用房后,李强与陈菊协议离婚,并与杜梅复婚。经查,所购买的经济适用房与商品房的差价为66万。

    李强与杜梅的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

    诈骗罪:以非法占有财物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私财产,数额较大的。

    对于大量存在的此类骗取经济适用房等社会保障房的行为,在2009年《住房保障法》起草者之一。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法律所所长王玉国认为,这种行为分析起来符合刑法上骗取罪的犯罪构成,完全可以以诈骗罪论处,以提高其违法成本。也有论者主张,国家有必要在新制定的<住房保障法》中,增设骗取经济适用房诈骗罪,。

    骗购经济适用房等行为往往是以骗取相应的资格为前提,因此,立法应当规定,只要行为人采取虚假的手段骗取了相应的资格,就构成犯罪,如果获取了实际的

    财物,则从重处罚。

    从本质上讲,骗取经济适用房的行为就是一种骗取公共福利的行为,是侵占国家财政和损害其他应当享有公共福利的人享有的利益,而侵占公共福利的行为却有很多,应当统一予以打击。

    通过立法将骗取经济适用房的人入罪,有他山之石可供借鉴,例如香港前高等法院大法官,现年82岁的李柏俭及其妻子冯闰禅,2003年至2004年隐瞒其近200万港元的资产,以生活困难为由向香港特区政府骗取了近10万港元的综合援助及申请一套公屋,被香港高等法院以诈骗香港公共福利判处11个月徒刑。 只有执行,肆无忌惮地侵占行为才有可能减少。

    骗购保障房要么属于虚构事实,要么属于隐瞒真相。其非法占有公司财物的目的十分明确,完全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而且,骗购保障房的行为还属于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骗取经济适用房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应当入罪,骗购经济适用房符合诈骗的犯罪构成要件, 具体可认定为诈骗罪,其被害人为国家,犯罪对象为经济适用房,犯罪款额为购房款与经鉴定的骗购时该经济适用房价格之间的差额。 对于有人辩称,经济适用房骗购者骗取的只是购买资格而非房产本本身,骗取资格后相对降低的购买价格已经因为转让限制等给付了对价,纯属无稽之谈,不但香港。新加坡等境外法律对骗购行为人监禁,其所谓骗与购分离的立论基点只能引向“既然购买过程无不当得利,那么骗取资格所为何来”的自相矛盾中。

    深圳实施了10个月的《深圳市保障性住房管理条例》将作重大修改,对骗购保障性住房的行为,拟根据《刑法》规定以诈骗罪论处,并可能处以最高达20万元的罚款。【

    篇二:“一夜情”荒唐婚姻不靠谱 两人吵闹不断终离婚

    “一夜情”荒唐婚姻不靠谱 两人吵闹不断

    终离婚

    2013年12月11日扬子晚报报道:3年前,年仅19岁的姚某一夜情后嫁给大自己十岁的无业青年何某,5年间两人从陌路成为家人,却又从家人走向陌路。经姚某两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近日,昆山法院审结该案,经调解无效后判决准予离婚。

    2010年姚某跟随老乡从四川来昆山打工,迟迟找不到工作的她被介绍到理发店做“洗头妹”。一天,何某来到理发店,看姚某长相清秀,便将其带回家中,后两人发生关系。孤身一人渴望依靠的姚某喜欢何某的成熟稳重,30有余的何某看中姚某年轻漂亮,两人一拍即合,很快便登记结婚。 婚后生活并非如他们所愿。何某无稳定收入却嗜好赌博、酗酒,以至于家庭基本开支都成问题,姚某的唠叨也渐渐增多。而何某一直对姚某“洗头妹”的身份耿耿于怀,每次逢喝必醉后总对姚某连打带骂,致使姚某多次受伤。2012年底在一次被打后姚某忍无可忍拨打了110。至本次起诉两人已分居近一年,也未生育一儿半女。

    经两次诉讼和法院调解无效后,法院综合考量,最终判决二人离婚。

    篇三:冬夜轻舞 秋语细喃

    冬夜轻舞 秋语细喃文/秋婘

    很少在冬的季节里执笔书写心情,也很少在冬的夜晚里寻觅文字领域里的那一抹温馨。

    刺骨的寒风乱颤,行人于清冷的大街裹紧身上一层又一层 的衣服蹒跚前行,双手插在宽大的口袋里,抵御寒流的浸蚀。所有树木摇曳着凋零的枯枝在一片肃穆的天空底下孤独的吟唱,这一切光景就成了我对冬的所有认识和感知。于是,在懂事后仅有的记忆里,冬,是冷酷的代言词,亦如我多年来的心情,冰凉得无法让人喜欢,无法让人靠近!

    或许是冬的来临夺走了我最钟爱的秋季, 心里总是无意识的产生排斥的心理情绪。每每这个时节,我就会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关紧所有的门窗,躲在厚重的窗帘后面,瞧着外面的蓝天白云,云卷云舒,叶飞叶落,好像都与自己无关,也离自己好远,就只是这样淡然的看着,直至颈椎发酸,眼睛发涩。

    时值今夜,四

    伤感散文荒唐的婚姻

    季更替的自然规律让寒冬如期而至,寒流再一次袭击,此时此刻的心情竟然没有了往年的郁闷和冰冷,思绪在此刻凝结成了一丝丝温暖的气息,尽管有些许淡薄。

    屋里炙热的照明灯把外面寒冷的世界隔离,瞧着墙壁上那一尊布满现代文明而又充斥着古代气息的钟樽,看着时针与分针交替着缓缓前行,聆听着有些单调的“嘀嗒嘀嗒”声,心灵得到片刻的宁静。巡视小屋的每一个角落,挂在小门后一个鼓鼓涨涨的黑色塑料袋吸引住我的视线。起身站立,取出随手打开,才发觉是十几双半成品棉鞋。才恍然警觉,这是半年前自己还没有完成的作品,被自己遗忘在了某一个角落,以至于现在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女儿在电视机前随着“小小智慧树”的音乐翩翩起舞,扭捏着细小的身姿。他在电脑里玩欢乐斗地主,手指的一根香烟在鼻前嗅来嗅去,却始终不曾点燃。岁月的风霜在他的身上已经刻画出沧桑的纹路和线条,已经找不出当年的魁梧和伟岸。静静注视着他的背影,眼眶竟然有些潮湿。不曾也不愿回想的往事在脑海里显现,勾画出模糊的影子。

    几分钟的定眼仿佛定格了几个世纪的轮回。回神转身,拿出藏在箱格底下的小针线盒坐回床沿,看着里面各色的线团和长短不一的针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心里竟然生出几分淡淡的感伤。抽出其中一根,在手里缓慢的穿行。或许是太久没碰的原因,又或许是本就不熟练的理由,此时的鞋面在手里显得那么不听使唤,笨拙的几次刺伤了手指。

    “别动,让我看看”,随即他俯下身用满是胡渣的嘴帮我允吸。看着他小题大做的如此紧张,喉咙像塞满了面团,哽咽的久久出不了声音。

    “好了,老婆,不要做了,白天已经够你累了”看着这张既熟悉而又感觉陌生的面孔,聆听着平淡质朴的声音,心里的那股温暖骤然传遍全身,在冬夜里释放出炙热的火花。

    “今晚做一双吧,天气凉了,你的脚又该长冻疮了”

    “好吧,那你做鞋,我帮你拿捏拿捏肩膀如何?”说完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了,你就不要添乱了 ,一会儿就做好了。”

    “那行,我看着你做”

    “嘀嗒”的钟声在十几坪的小屋里快乐的欢唱,你一直眼睁睁的瞧着我手指里的针线,一上一下,随着我手心的幅度左右上下飘移 。我一针一针的穿行,针针刺满真心,线线倾注真情。只因多年来你对我的那一份溺爱和那一份包容。

    当我把最后一针刺好的时候,我还来不及抽针,你就迫不及待的夺过去穿在脚上,还一个劲的直呼”女儿,看看爸的鞋,好看吗?这是你妈妈给我做的,漂亮不”?说完 就牵着女儿的小手在房里乱蹦乱跳。

    看着你开心的像个孩童,我的心紧紧拧在一起。这么多年以来,我每一次对你小小的付出你就会很开心很满足。而我即使明白,即使懂得,也会吝啬的把自己的心层层包裹,封闭情感拒绝让你靠近。这一切都只为十八年前那场荒唐的婚姻,你成了我对立的牺牲品。

    “妈妈,你也跳吧”女儿甜蜜稚嫩的嗓音拉回了我飘移的思绪。我还不急反应就被他们拉入音乐的氛围中,跟着旋转身姿。这时,电视里播放出一曲“最浪漫的事”,好似刻意配合我们的场景,悠扬的歌声一直在耳边回响“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到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你手心里的宝....."

    歌声在小屋里飞扬,情感在冬夜里膨胀,望着十几年一直小心翼翼呵护我的男人,第一次我从心底真情喊出了“老公”的字样而不再用“孩子他爸”,看着你眼眶里晶莹的泪花,我也感觉到了幸福在身边荡漾。

    流年的冬天,心在冬夜里轻舞,情在细语中缠绵,往事随风,拥抱平淡,静好!

    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原文地址:/html/19527.html

    相关热词搜索:荒唐 散文 伤感 婚姻 伤感散文随笔 婚姻生活伤感散文 婚姻失败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