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伤感散文
  • 抒情散文
  • 爱情散文
  • 叙事散文
  • 英语散文
  • 哲理散文
  • 儿童散文
  • 写景散文
  • 情感散文
  • 短篇散文
  • 写人散文
  • 节日散文
  • 古代散文
  • 写物散文
  • 优美散文
  • 经典散文
  • 心情散文
  • 现代散文
  • 网络散文
  • 优秀散文
  • 伤感散文我一点都感觉不快乐

    分类:伤感散文 时间:2017-01-15 本文已影响

    篇一:伤感散文精选

    篇一:抒情散文精选集

    抒情散文精选集

    在某一个时刻,心被触动了,百感交集。心情复杂得无法用声音来表达,却想要用过某种方式来宣泄。于是,很多人选择了文字,选择了散文这一形式。散文,看似结构散乱,其实内在围绕着同一个主题。作者把纷乱的思绪转化为一个个文字,一个个句子当中,形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或唯美,或伤感,或睿智,让更多的人体会到相似的情感,一起回到那一个特别的时刻。

    1.岁月之殇:

    2.朋友·永远:

    3.红尘一梦醉千年,寂寞一世歌相伴:

    4.莫过于十年的世纪:

    5.记忆……残留的轮廓:

    6.静守岁月:

    7.似水流年:

    8.岁月静舞,人生浮沉:

    9.遗忘:

    10.流泪的幸福:

    11.那段繁华年代里的黑白:

    12.苦荞:

    13.青春是一场花祭:

    14.眼泪海:

    15.一瓣心香一瓣痴:

    16.岁月本无尘:

    17.指尖轻触,倾尽一世繁华:

    18.合手看世界:

    有关伤感的文章

    遇见你,是神来之笔

    不期的美丽

    微笑,明牙皓齿

    那些无畏的勇敢

    不似我,虚假的从容

    我侧脸,勾画的轮廓,如此模糊

    阴影里,少了你些许静默

    从没想过,我一个人是否能面对

    向前走,不留后路,

    路好长,长到我,总在黑暗里徘徊挣扎迷离迷失

    你的脚步太快,我无法追逐

    有没有想过,停下脚步,等等我

    若,我的梦想让你心痛,

    那,请你放弃我,

    我,不想放弃我的执着。闭上眼,不想让你看到我更难过 那些回忆,断了线,不愿在想起,一次一次,对比出的狼狈 心很空,总以为,忘记了些许东西

    压抑里的郁结,无法挣脱,如影随形

    怎么退,怎么去学会,都不快乐

    我爱上,在这不快乐里快乐

    默默分享,关于我的一切我的世界,仿佛没有一个人,只有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形单影只,空空如也 苍白的一切,宣告着离别

    不再要虚拟的温柔,还能怎么说

    看窗外,却再也看不懂

    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为何要热闹着

    我在这夜里看着灿烂的烟花,却看到,来不及收场的残殇

    还有那残殇里的落寞

    这生命走在厚重的压抑里,每时每刻都在卑微的死去,旋律断断续续的不完整。

    那消失的奇迹不断的提醒着我,所谓的距离。我开始忘记,有志气。无意义的颓废着,不是象牙塔,不是黄金屋。

    我在我小小的蜗牛壳里,宣泄着我或忧郁或抑郁或烦躁的情绪。

    暴走的寂寞,四处逃窜,始终只在的我胸口。

    蜷缩在角落里,无力到想不起一切。眼角的泪光,不够闪亮,照亮这死寂的阴霾。 只是简单的换个方式,熟悉的世界相去千里。没有感触的梦境有没有我?

    我忘记了我沉沦了多久,恍然想起那个吸烟的漂亮姿式——四十五度角倾斜,微微带点忧郁 一层一层的阴影,笼罩着昏暗的一切,看不见彼此

    一片一片的忧伤,放声嘶哄,嘶哄着古老的歌谣

    我们那么近那么远,虽是咫尺,却已天涯。

    我不知道要怎么继续写,那些为你写的歌,比纸还要白,那些粉色的色彩,不复存在 没有鲜花和掌声,当天与地沉沉睡去的时候

    只有我在云层里,不断练习着,关于我们之间的告别曲

    这冷冷的月,留下一室清冷,是谁徘徊在孤灯里低低倾诉?黑夜,不断拉长,恐惧,是一张大网,无法挣脱。

    泥土,散发着腐败的气息,匆匆流去的是什么?为何我,竟无处追寻? 消失了,隐匿了,留下了,残叶颠簸在秋风里

    还有踽踽独行的背影的残笑

    苍白的,哀伤的,是破碎的,我的骄傲,一片迷离,

    我脚步踉跄的行走,冰天雪地里

    我在什么地方?

    飘飘荡荡,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有没有人,在呼唤我?

    在我忧郁的深处,是否还有希望的幼芽?

    奄奄一息的青春,越长大越少。

    如果可以,我希望,变成你……篇三:一篇伤感散文随笔 作者:梦思飘明

    一篇伤感散文随笔 作者:梦思飘明

    偶尔会想起某个远方,某个方向,然后沉默的仰起头,秋天的阳光还是刺眼,嘴角的弧度,闭上的眼,有些模糊的过去的影象,一点一点的重叠,一点一点的忘却,再一点一点的用还活着的心去追逐,去忆起,终究看到的也只不过是一场没有主角的戏,一场没有结局的伤。 释然,这一场没有结局的伤。

    弧度很美,犹其是嘴角上的。弧度很七彩,犹其是彩虹之处。弧度很悲戚,犹其是冷秋挂在点点星光之中的一尾弯月,仍然感动没有远方没有方向的每一天。当回忆越来越多,知道这岁月已经在心上生命上留下痕迹,辗过了本就脆弱的心,辗过本就沧桑的生命,于是某个时间回头看到是一路水滴的路,那是没有融化的泪,看到的也不再是路,而是一条条小河流,

    在过去的生命里流过,也将要流向那未知的明天。涉水而过,却享受这一场只有一个人的行程,某个瞬间释然,这一场没有结局的伤。

    秋意,正浓。

    没有特别,也没有牵挂,一如往昔,只是有假期了,中秋,家里上空的月没有想象中的圆,偶尔的闲暇让人无所适从。还是小时侯一样,蓝天,门前,小板凳,父母,仰望上空,那一架架不停地飞过,看到只有一点点影象的飞机,轰隆隆的飞机声。还有身边父母的喋喋不休,这是唯一对于我来说是不变的,纯净的。还有屋后竹子风吹过沙沙的声音,偶尔飘落在我面前的竹叶。满足于这一种恬静。秋意正浓。

    是谁?在跟我一起分享属于我的爱?

    变的是村庄里一个个从年轻走向年老的男与女,一张张稚气而陌生的可爱小脸蛋,一幢幢新起的楼房,父母脸上的多的是岁月的刻画,还有家里多了两个跟我有血缘关系的小侄子,还是喜欢坐下来跟父母聊天,父亲偶尔会有空,快退休的人了,背开始有一点点躬,母亲,也开始变得比年轻的时侯更多疑心,总是害怕我们找不到幸福,害怕我们什么也不懂,而常常念着,跟父母谈话我总是很开心,常常会不由自主的大笑,还会拿父亲开涮,其实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我都很珍惜,侄子们会很捣蛋,父母顾及得再多的是两个侄子,有时我会无奈的站一旁,看父母为两侄子忙活,而无暇顾及我,记忆中对小孩子我没有太多接触,但家里那两个我是爱到无法再爱,很爱他们,也许是自小到大没有接触过小孩的原因吧,不懂得跟他们相处,甚至于有时看到他们自己都很头大,不过也还好那两小子还算粘我。只是他们分享了本该属于我的爱,不过也没关系啦,毕竟他们带给我父母很多快乐。

    心,很平静的跳。

    看到她的相片,是在一个午后,偶然的进到她的空间。阳光,眼神带一点点忧伤的漂亮女孩,曾很爱你的女孩,因为我,你而伤害过的女孩,也许你说得对,爱不是单方面,我们没有像她以为的那样在一起,那个青涩的年代你却因为我而伤害了她,其实很想对女孩说,对不起,我的存在让你青涩的爱化成生命中一段痛的记忆,其实,多年后我们却彼此发现,谁也没有爱上谁。

    走在风中,昨天阳光突然很温柔。

    昨天,走了一个多钟头的路,沿着公路,风轻轻的吹,有田野的味道,喜欢这一种感觉。风吹起发扬起发水的香味,还是淡淡的菊花味,记忆中的味道,昨天阳光很温暖。会好好的珍惜这一场温暖。

    篇二:我们突然不快乐了

    我们突然不快乐了

    朱子青

    我下午七点才接上了女儿,我有些迫不急待,好几天都没见她了,一看见女儿我就快乐极了。

    她扑向我怀中的时候,我看到她脸上画得五马六道的样子,就笑了。她穿了一件新买的连衣裙,看她的有些羞涩和撒娇的眼神,她一定感觉自己美极了,似乎真成了童话中的公主,我看得出她是要我表扬一番的,于是我就抱起她使尽地亲了一口。我说都快画成小狐狸了,她一把推开我的脸说:我的妆!我嘿嘿地笑出了声,她是担心我将她脸上的画的彩妆蹭掉了。大约是我太快乐,她也太快乐了,我们两个快乐加起来成了更大的快乐的缘故吧,我们不自觉得就兴奋地跑了起来。人行道上来来往有很多人,有散步的老人,遛狗的女人,勾肩搭背的年轻人,也有踩着滑板车的小男孩。我不顾别人笑话像个孩子一样跑着,七岁的女儿在后面追,我跑几步又停一下,等女儿快追上我的时候又跑开一段距离。我们边跑边笑,跑了没多远,哇——的一声她就哭了,我停下脚步问她为什么哭,她说把大头贴放姨妈的包里忘带回来了。

    刚才是她姨妈送她回来的,因为过六一,加上她表演了节目,她与姨妈家的妹妹脸上都画了彩妆,五颜六色的十分漂亮,演出完了她们就去照了大头贴。本来她是想将大头贴带回来让我看的,没想下车时就忘记了。我们回头望了望,这时候她的姨妈早看不见了,也许已经到家了。我说,等下周咱们去姨妈家再取好不好?但我的这种安慰并不能阻止她的眼泪流出来,她哭得有些伤心,还是想急切地拿回这大头贴的,我想如果我是孙悟空就好了。但我实在不想再去她姨妈家了,出差好几天太累了。这时候,我灵机一动便说,再不要哭了,再哭妆就掉完了!这一招真灵,她立马就不哭了,抬头问我妆到底掉了没有?我说,只掉了一点点,快把眼泪擦了,于是她就开始擦眼泪,不,不是擦,她是用手指头尖轻轻地在眼角粘眼泪的,用手掌沿小心地粘脸上的泪,小心极了,生怕把她脸上的妆擦掉。

    擦完泪,我们又开始跑了,刚才的小小的不快烟消云散了,我说小狐狸来追我呀,追呀!她便追着来打我,看样子她是喜欢小狐狸的,只是假装生气罢了。我一边回头看,一边跑,差点碰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上,那个女人一闪肩,我呀了一声,擦着她的衣服就跑过去了,我连说对不起,我的窘相让后面的女儿看到了,她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高兴得格格格笑了起来。我注意到那个女人很漂亮,胸前的第一颗与二颗纽之间的襟缝里鼓鼓白白地一闪就过去了,她看到我与女儿这般快乐,也笑了。

    大约是我们跑得太快了,也许是太过于高兴,我的小狐狸突然就摔倒了,我立刻收起了笑容,转身跑到她跟前扶起她,发现她的膝盖擦破了,衣服胸前粘满了土,凉鞋上的花也蹭掉了,我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我们两个人的样子都有些狼狈,我想这下她一定又要哭了,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然没有哭。我说我们去医院包一下好不好,她说不要紧,她们班的费尔卡特上次把牙磕掉了也没有去医院,老师说要坚强!我说那好吧,我们回家,但她却说要去修鞋子,因为鞋子上的花掉了就不漂亮了,我看了看她的凉鞋,掉了花的那只像一个残废,确实不好看。

    我只好带她去修鞋子,去将她凉鞋上的花粘好。

    我们没有跑,慢慢地走,我不时地问她的腿还疼不疼了,她说不疼了,但我看到她的腿已经瘀青了,心里头就有些自责,好几天都没见孩子了,一见面却??

    今天她参加了六一活动表演,而且还戴上了红领巾。我在外地出差,早上我打电话中我

    问她是不是带上了红领巾,是不是表演节目了?她说这个问题不告诉我,等我接她的时候就知道了。其实妻子已电话上给我说了,因为孩子戴上红领巾并被挑选上进行六一节目表演,这对我们家庭而言,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我同妻子开玩笑地说,这是我们家庭的重要政治事件,是一项荣誉,应该在亲朋好友中间进行广泛宣传,这是增强家庭荣誉感最好的时机和手段。妻子说,看你那个不正经的样子!说完就将电话给了女儿。我想孩子一定是兴奋的,全班戴上红领巾的只有三分之一,才二十多名学生,而演节目的只有两个人,这确实是应该高兴的。女儿接上电话,我便逗她:我不相信,肯定是你妈妈给你在超市买了一条红领巾!你们六一节目表演肯定只是啦啦队的成员之一!孩子一听就沉不住气了,极力强调:不是!不是!你不相信你回来看!我在电话那边就笑了。

    我们继续向前走,这时候乌鲁木齐的天还亮光光的,到天黑还有两个多小时,人行道上的下班的人流多了起来,马路上车来车往,每一辆公交车都挤满了人,十字路口的红灯一亮,车就齐齐地停了下来,有几个人从车缝里穿过马路到对面去了。这时我看到从对面马路过来了一个老太太,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她要翻越马路中心的护栏,她再往前走十米就是斑马线,但她还是要翻护栏。只见她刚翻上来,手中的塑料袋里就掉出了一个西红柿,她慌忙下来捡起西红柿吹了一下,快速地塞进了塑料袋,又继续翻护栏,这时绿灯亮了,车一下子涌动了起来,她显得更慌了,局促不安地骑在护栏上哆哆嗦嗦地翻了过来。我对孩子说,看那个老奶奶在骑大马,她看了一眼又格格格地笑了。我们开始又快乐了起来。

    我们走在延安路上,左拐弯就是中环路,沿着中环路往东走有两个补鞋的小摊。这是乌鲁木齐较偏僻的一条马路,路右边有好多美容美发店,听同事说里面一把推子都没有,好几次我看到了里面那些花花绿绿的女孩渴望与等待的眼神。还有几家小门面,上面写着足浴城,日式泰式按摩、推拿、刮痧、理疗,足浴城的门前有一个凉衣架子,每天会凉好多不同颜色的毛巾,阳光下是一片惹眼的风景。路的左边有补鞋的,各种小百货摊,水果摊。补鞋摊后面是一个十元商店,所有商品一律十元,每次我路过的时候,从店门口的商店里的音响里就会传出“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样样十元,十元一样!”的招揽声,是很标准很有磁性的普通话,一定是电台的一些播音员有偿录制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补鞋摊,这是一个青海人摆的小摊,青海人的旁边是一个卖苍蝇药的,小摊上摆了很多大小不一的药包,药包上面放着一个小录音喇叭:老鼠药、苍蝇药、蟑螂药??浓重的河南口音,不断重复地叫卖着,但声音极微弱,似乎是喇叭电池没电了,又似乎是做了违禁的事,不敢高声公开一样。紧挨着卖药的是一个修自行车的老人,我经常路过,听口音是江苏人,摊前一盆水,摊上摆放着一些自行车配件,一个黄色的旧工具包。紧接着修理自行车小摊还有一个补鞋的,是一个四川人。除了这些,街的左边还有算命的、卖盗版光碟的、“包米!包米!”推着自行车叫卖煮玉米的回族小伙子。烤馕的、卖羊杂碎的??说实话,这条街真是乱极了,各色人等,垃圾扔得到处都是,小摊乱摆乱放、吵架的斗殴的、横穿马路的、似乎没有人管。也许执法人员对其它地方管理太严了,把三教九流的人都逼到这儿来了,这条街似乎就是为这些人专门设置的一样。想想也是,这些人也要生活,城市总得给这些人也留一条活下去的街道吧。

    刚才过马路的时候我将我的小狐狸抱了起来,我看到她脸上画的那样子又忍不住偷偷地笑了,这一笑让她看见了,就生起了气来,撅了一下嘴,说你小时候也摔倒过!我说是是,我小时候还把胳膊摔断过呢!是我光往前走没注意看路,路上的石头就对我使了绊子!她一听又笑了,她一笑我又情不自禁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她本能地又推开了我的脸,并用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我对她说把脏手拿开,但她就是不拿开,我说我喜欢听话的孩子,有礼貌的孩子!她笑着又用双手来捂我的嘴,让我的话变得断断续续变了形。她见我这样子有

    些搞笑,愈发使劲了,而且用手将我的嘴唇挤在一块,使我的嘴都快变成鸭子嘴了,她一时高兴得格格格又笑了起来。

    我们选择了在第一家青海人那儿补鞋,而没有选四川人的那家补鞋摊。我曾在四川人哪儿补过鞋,四川人头有些谢顶,开胸亮膛的,露着黑黑的肚皮,似乎永远心不在焉,急火燎草的,边补鞋边盯着过往的行人,有时眼睛就被过往女人的浑圆的屁股吸引住了,有时就马路中的车辆追尾吸引住了,有时就被身边的吵架的人吸引住了,他似乎总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些事。他补鞋的速度飞快,但不讲质量,没过几天,他补过的地方不是开线就是开胶,这样他的生意就不是很好,相比青海人清淡多了。他补完鞋会习惯性地给你推销换一个鞋底,或加一个掌子。他先是夸赞一下你鞋子的皮子有多好,多好,价格肯定在几百元之上,只是掌子或底子磨损太厉害了,而后说加一个掌还可以穿好长时间,那样子十分地热情,十分的渴望你能加一个掌,而且要给你便宜,如果你不加他就显得十分失望。一次他与旁边卖苍蝇药的河南妇女聊天,说晚上打麻将的事,说到赢钱的时候就会显得兴奋,边说边亲他十指油黑的手,说到输的时候就会呸呸地说手太臭,河南妇女说他只要不补鞋打麻将准赢,这时四川人就说不补鞋我吃你的苍蝇药呀!他们两人经常隔着修自行车的老人,嘻嘻哈哈地聊。青海人却很少说话,他租用了一间靠马路的地下室,平时他就在地下室门口,地下室楼梯窄得只容一个人通过,台阶上还摆有一台配钥匙的机子,地下室的墙上挂着一长串的钥匙坯子。如果下雨了,青海人就将补鞋机和钥匙坯子搬进地下室,拉开电灯照样给人补鞋子。青海人瘦瘦的,倒也白净,年龄大约在四十左右,猛一看不像个补鞋人,戴着眼镜倒像是一个读书人。他补鞋十分认真,而且原则性极强。那次我去给妻子换一下鞋跟掌,他正在给一个女孩的包上换拉链,旁边有五六个人在等待补鞋,那是一个不十分高级的包,顶多就二三十块钱,旁边有一个老太太,手里拿着一双开了胶的运动鞋有些嘲笑地说:还补啥呀,重新买一个就得了嘛!言外之意这包太廉价,不值得费这么大功夫,那女孩听了这老太太的话,脸就红了,一下子不安了起来。因为后面有几位补鞋的人都等得不耐烦了,我想这女孩也许会不要这包转身走了呢!可青海人仍然一丝不苟地不厌其烦的给她的包装拉链。在链头最难装的地方,三番五次折腾了好长时间,连我都急了,真想伸手给他帮一下忙,可他并没有要别人给他帮忙的意思。大约花费了有半个小时,才将拉链扎好,最后竟然才收了三元钱。那女孩接过包很快就离开了,似乎逃跑一般。后面的人等女孩走后就埋怨,说青海人不会做生意,有这些时间要补多少鞋,挣多少钱啊!青海人说,我也是很长时间没装拉链了,但人家拿来了就得给做好!语速慢慢的,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时间耽误了他挣好多钱。接着那个老太太说能不能先给她粘一下鞋子,青海人没有理,就按顺序给先来的人先补了。

    我与女儿笑着到青海人的鞋摊时,青海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我想他一定是在注意一下顺序,不致于乱了先来后到的规矩。青海人正在给一个女孩补鞋子,那女孩坐在他的对面,害羞地将她的脚藏在裙子里。我注意到她的手足出奇的大,个头很高,像是一个打排球的。因为周围围了好几个等待补鞋的人,那女孩坐在中间,有些极不自在。我看她的样子,是急着让青海人快一点再快一点,但青海人还是按工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女儿指了指那女孩的红色的裙子,裙子上有美丽的蝴蝶,我明白女儿是说那裙子真好看,我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地对着她的耳朵说,等你长大了,我也给你买这么一件红色的有蝴蝶的裙子,女儿害羞地笑了。

    正在这时候,修自行车的老人满嘴酒气地凑了过来,他看了一眼青海人,嘴里骂着难听的话,说青海人将钱挣光了,似乎有天大的怨愤一样,骂完又转身摇摇晃晃地走了。青海人似乎没有听见一样,仍有条不紊的补鞋。女儿一见这个喝醉了酒的老人,本能地缩进了我的怀中,等老人走后悄悄地说那个爷爷裤子拉链都是开的,她挤了挤眼调皮地笑了。

    我看还需要再等一会才能轮到我们,就想在青海人后面的旧单人沙发上坐坐,抬头一看,一个胖胖的女清洁工,好像是一个乞丐,光脚蜷在沙发上,那样子像一只狗。她的脚心黑黑的,指甲老长,大热天头上围着头巾,看不清脸,看样子她睡得很香,只是偶尔抬一下眼皮看一下周围的人,然后又会沉沉地睡,那样子让我有些担心,担心她会从这个没有任何扶手的L形沙发上掉下来,不过看她沉睡得如死了一般,就感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好多个早上我都看见她这样蜷在这张单人沙发上睡,似乎这张单人旧沙发就是她的家,是她的床一样。看到这我只好断了想坐下来休息一下的念头,于是就蹲下来同女儿玩!

    我对女儿说,让她给我表演一下今天六一表演过的节目,她说不,我再三动员她还是不,她大约认为这个场合不适合跳舞。我说,那你就给我唱一首歌,她仍然说不,我说你是不是一首歌都不会唱了,是不是因为摔了一跤将学的东西全忘了,是不是连一加一等于几都忘了,她笑着又说了一个字:不!我说一定是忘了,你说一加一在什么情况下等于三,她格格格地笑着回答说,在算错的情况下!她说这个你都说过八十遍了!我呵呵地笑了,接着她说要给我出一个脑筋急转弯的问题,我说好啊,她便说了:小明最不喜欢上课了,但有一种课他最喜欢,是什么课,我说不知道,她说真笨:下课呗!我也呵呵地笑了起来。接着我就说那我们唱首歌吧!我想带动一下她唱,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说我唱:??东边蟑螂,西边屎壳螂,有多少苍蝇在自由地飞翔??还没有唱完,等待补鞋的听了都哈哈哈地笑了,只青海人在专注地补鞋却没有笑。女儿见好多人转过脸看她,一下子像受了惊吓一样把头埋进了我的怀中。我也笑着说继续唱,挺好的呀!好多人一笑,惊醒了沙发上睡的那个女人,她又抬了一下眼皮眇了我们一眼,接着又睡了。

    很快就轮到我们补鞋了,我刚坐在青海人眼前的板凳上,就听得四川人在骂那个修自行车的老人,似乎是因为没有生意做,无是生非吧:每天修啥呀!装神弄鬼的,哪有一辆自行车,连个自行车毛都没有,快回老家去吧!儿媳妇都等不急了!哈哈哈??接着一阵干干地笑!修自行车的老人头小小的,满脸皱纹,看样子在六十五岁以上,面相倒看起来挺善的,如果不是喝醉了酒,不骂那么脏的话,应该是一个慈祥的老头。老人一听四川人这样说,气得就骂我日——我日——后面的话被一个酒饱嗝噎得说不出来。紧接四川人又说:你还不回去,儿子车子下钻进去没有了,再不要让儿媳妇也没有了!老熊货,你回家得守着,至少还有孙子嘛!再不要孙子成了别人的儿子了!老人一听更气得说不出话来:就一个劲地我日——我日——其它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看了看他的样子,东倒西摆,裤子拉链果然开着,露出了里面黑黑的短裤。

    乌鲁木齐确实是一个奇怪的城市,不知是因为交通道路的原因还是气候的原因,或者是一种城市的生活习惯,几乎见不到自行车。我去过好多城市,包括西安北京等都有数不清的自行车,但在乌鲁木齐看到一辆骑自行车比看到一辆宝马车都很难,只是偶尔有一些内地的民工骑自行车从马路上飞过。我想也许只有他们还保持着骑自行车的习惯。另外骑自行车的就是这个城市里有闲阶层运动爱好者,前者大多是在一些旧货市场二十几块钱买来的,临时用一段日子最后又卖给旧货市场,后者用的都是上千块钱的自行车,他们几乎很少修自行车。我不太明白,这个江苏老人为什么会来新疆,为什么要选择修自行车这个行业,明明知道这儿没有他的市场,还要长时间的呆在这个地方。今天他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难道是想因车祸而死去的儿子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伤心事。听四川人的话,是儿媳妇不愿养活他,他只好躲避了出来,他想挣些钱给孙子用,但快半年来没有挣到钱!我想,也许儿童节他想孙子了,因为不能跟孙子在一起,不能给孙子买些礼物而难过呢!或许他在老家是一个修自行车的行家,可到这儿来确实没有用武之地啊!我曾见过他给一个民工修自行车的情景,他将自行车翻过来,卸胎、试水、校圈??麻利极了,那一刻我发现他脸上洋溢着一种满足,

    一种快感,动作灵活有力,有十分过瘾的感觉,像饥饿了的人遇到好吃的了一样,那情景比喻为如饥似渴一点儿也不过份。不过,我经常路过只碰见过他修过一辆自行车。

    这时,老人摇晃着又跑了过来,两眼直瞪着女儿看,女儿吓得往后一缩,本能地说了一句:爷爷好!

    顿时,江苏老汉眼睛里放了光,脸上有了无比喜悦的神色!“呀呀呀!多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啊!一看就是城市人,这么懂礼貌!叫我爷爷,呵呵,叫我爷爷,我们那两个孙子从来没叫过我爷爷,从来没有,你叫我爷爷,好好??”目光露出了慈爱的神色,说着伸手要摸女儿的脸,女儿吓得直躲。

    江苏老人一看女儿这样,手就停在了半空,愣了有一秒钟,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样说:爷爷给你买糖去!给你买糖去!但他嘴说着却拉不动两条腿,似乎地上有胶粘住了她的脚,让他迈不开半步,看样子他喝得太多,酒劲上来了,他已经没有力气走动了。如果再使劲也许会摔倒呢!我赶紧说不要,不要!但他却执意要买,那样子是谁也拦挡不住的。

    “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这么懂事的小孩,爷爷有钱,有钱!”他说着手伸进了上衣内,边摸边打饱嗝。

    一股酒气就传了过来,我真希望他尽快离去。老人的手有些抖,半天才摸出了一沓钱,我一看,只有一张五十的,其它的都是五块一块也有一毛两毛的,按大小叠得整整齐齐的,大约不足一百元。他从中抽出了两元钱,在女儿面前颤颤微微地扬了扬说:爷爷有钱,有钱!你想吃啥我买啥给你!那样子十分得意与自信,有一点炫耀的味道。

    女儿一个劲地摇头,他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吓住了。

    老人非要给女儿买吃的,但又走不动路。他转身求那个卖苍蝇药的河南女人帮着去买,河南女人大约有五十岁,脸黑得焦炭一般,头发还辫成了辫子拉在领子上,她扭过头理也没理老人,没有看一眼老人伸过的两元钱,似乎老人根本不存在一样。老人见状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又伸手将钱给四川人,让四川人帮着去买,四川人说:两块钱能买个屁,还是你自己去!说着扭过头便与卖苍蝇药的说笑。

    老人受了侮辱一下子气得咬牙切齿:婊子!婊子,婊子养的!小偷!我的工具让谁拿走了,我心里清楚地很!他似乎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一样。这时四川人与河南女人脸刷地就红了,四川人呼地一堆肉立了起来,扬手就要打老人,让河南女人拉住了。老人并不惧怕,嘴里还骂着我日——我日——老人费力地挪动了一下脚步,因为没有一个人帮着她去买糖,一气之下就要将那两元钱用手要撕碎,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跟钱过不去,是不是没人接他的钱,还是要表现自己根本不爱惜钱,或者他有更多的钱,不在乎这两块钱,或者他因为受了气没有发泄的地方,只有对被拒绝的这两元钱发泄了。

    看到这情景我也愣(本文来自:WwW.hNboxu.cOm 博旭 范文 网:伤感散文我一点都感觉不快乐)住了,我突然变得很不愉快了,刚才的快乐一下子从我与孩子中间就溜了,孩子也因为看到他这个样子吓得有些发抖。我把她搂紧,我甚至有些恨这位老人了,恨他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为什么非要那样执拗,为什么非要给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买糖,难道仅仅是她礼貌性地叫了一声爷爷吗?

    不知是钱太结实还是老人手上的力气不够,他将那两块钱折起来后怎么也撕不碎,如果不折起来也许很方便地会撕碎,但他习惯性像撕废纸一样地却要将钱折起来撕,他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还是不行,最后他只好借助牙撕,我看他嘴里掉了几颗牙了,他拼了命地撕,脸上表情因牙齿过于用力而严重的变了形,最终他还是将那两元钱撕得粉碎,然后恶恨恨地撒在了河南女人的药摊上,那样子是一下子解了多大的恨一样。

    青海人看了老人一眼,仍然专心地给女儿粘鞋子上的花,似乎老人这样激动的行为他已见惯不惯了,表现出熟视无睹或无动于衷的样子。我想他们一块摆摊他应该劝劝四川人与河南女人,不要欺侮一个醉酒的老人,我本想劝阻的,但有担心卷入他们的是非中,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是把希望寄托在青海人的身上,我注视了青海人一眼,发现他面无表情,

    篇三:伤感散文诗

    伤感散文诗

    《彼岸花开》

    你轮回的终点,是我不变的执念。 未成夙愿,回忆深陷, 剪不断缠绕彼此的三生缘线;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沧海桑田,容颜不变, 彼岸花开时谁还记得从前。 那一年,西子湖畔,春风扑面, 你一袭白衣站在湖边的柳岸。 相视的瞬间,谁的目光点燃了内心的火焰。 执手相看,心间已铭刻你此生的容颜。 有多少爱恋,可以在几经离别后也不曾微减? 不绝的思念,今生都环绕在你身边; 有多少时间,可以在沧海桑田中不止的流转? 怎愿你孤单,对人世还有不舍的留恋。 是前世的炊烟,还是今生的情缘; 是命运的纠缠,还是彻悟的再见? 十年的风烟,能不能磨去曾经的红颜。 沧桑沉淀,往事浮现。 是不是只有深陷,才可以画下句点;

    是不是只有沉湎,才可以忘记时间?

    西湖畔,堤道短,

    若与你再是初见,尘世又还有什么值得留恋;

    杨柳岸,东风叹,

    你孤单这么多年,是否对我有曾埋怨。

    白衣飘飘的你可还伫留于奈何桥边,

    是否在等我给你来生的誓言。

    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

    不愿你再一个人守着孤单,

    谁的身影在湖面激起了层层波涟,

    向着远方蔓延?

    《在那纯真的年华里》

    六月,青春的色彩渲染了夏日的芳华。披着晨曦的温婉,踏着晨露的芳醇,在这个梦想之花悄悄绽放的时节,我静坐在光阴的一角,感受着蓝天的广袤无边。它目睹了多少沧海桑田,人来人往,世事变迁。

    阳光透过树梢洒落一地光圈,捡拾起点点细碎的光阴敲开心底记忆的大门。时光流逝了年华,沉淀了记忆,任韶华渐渐暗淡,青春在岁月的光影里依然是最闪耀的那束光。

    在记忆里追朔那远去的青春,在那充满梦想的校园里,点点金黄的蔷薇花从教学楼的每一层走廊的花圃里,一条一条的垂下来,整栋教学楼宛如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秀发披肩。

    男生女生是校园里的一道流动风景,朝气蓬勃的为校园点燃了无限光彩。七楼的教室里淡淡的墨香袭来,那是我们在上书法课。书法老师的眼镜里反射着一张张青春稚气的脸,我们正手持善琏湖毛笔,充满新奇的写着各种字体,我喜欢写魏碑,因为魏碑的字体比较柔和婉约美,还记得那天写了一副字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落款是:“丁丑年秋,XΧΧ书”。豪情优美的诗句,跃然于宣纸的墨韵里,恰如一个柔婉端庄的素雅女子在水天一色的湖边,把心寄予孤鹜的羽翼之上,与霞光同辉。

    靠右边的教室是放石膏,那里有各种惟妙惟肖的石膏人相,有女神维纳斯,有高尔

    基,大卫,鲁迅等。那些都是给我们画肖像画的时候临摩用的。我最喜欢画维纳斯了,常常想象如果她有手臂的话是不是更美,于是,有时候我常常会在画好的维纳斯肖像画上帮她画上各种姿势的手臂。久而久之才发觉维纳斯的断臂其实也是一种留白的美,可以让人尽情的发挥想象力,把它想象或画成各种姿势。

    隔壁的画室里无规则的摆放着许多画架,画架上放着我们的画板,画板后面写着各自的名字。把画纸的四个角,用胶布贴在画板上就可以作画了,上色彩课时,每个人旁边地上放一个装着清水的小桶,左手捧着调色板,右手拿着排笔,看着前面老师摆放好的静物,慢慢画着。有一次上色彩课,老师不在,同学们就散漫了。有的聊天,有的唱起歌,有的吹着口哨。这时,一个男生来到我身边,说调色板借他用下,我没有问缘由就借他用了。等他还我调色板时,我递过来只见写着:lloveyou,我的脸立刻潮红起来,是羞涩,是恼怒,是悸动,大概什么感觉都有。

    青春的懵懂恋曲,偶尔会在校园的树荫下,草地上悄悄的弹起。记得班上一个男同学喜欢上隔壁的小师妹,叫我帮他写情书。我饶有兴趣的写了一篇深情优美又略含蓄的情书,同学看过可高兴了。我同桌喜欢上一个风度翩翩的师兄,认他做大哥,几年后听同桌信里说她两在一起了。

    晚上,我们常常会去教学楼的天台上看星星。感觉那时候的星星离我们很近,就如同那时候我们对梦想的憧憬一样,仿佛触手可及。好想摘下一颗星星,挂在自己的床头,让心在黑夜里也璀璨。

    下自习后,我们几个好友常常会一起去学校门口的小吃店里吃夜宵,大家都很喜欢吃粉丝,放醋放辣椒,又酸又辣,辣得好刺激,吃得好开心。

    校园里到处都有我们白天写生的影。夜晚校园的草地上有我们篝火晚会围起的圈,青春的激情唱起那欢乐和梦想的歌曲,冲破夜空,划过天际。多年以后那些青春的音符还依然回荡在耳边。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十几年如一日,那些校园时光终究成为历史,却深深的铭刻在我的记忆里。就连同梦想也一并埋藏于心底。因为梦想与现实脱离了轨迹,真的如天上的星星一样可望而不可及。

    曾经也失落过,彷徨过。最终也无济于事,渐渐明白人生的主题是生活,生活应该以快乐为本,梦想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光环,能够实现固然美好,如果通往梦想的道路上脱离了轨迹,实现不了梦想,生活的路还得继续前行,那就朝着另一条路前进,相信每一条道路都有其独特的优美风景。最终也能收获另一道光环。

    走过纯真的年华,路过梦想的道口,那成长的过程,有忧伤也有快乐,若干年后回头张望,才发现那些没有被世俗污染的纯真友情,和单纯的喜忧都是青春最美的绽放。

    相关热词搜索:散文 伤感 感觉 快乐 喜欢伤感并不是不快乐 等一个人伤感散文 感恩伤感散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