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旭范文网 - 每天发现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心得体会
  • 实习心得
  • 工作心得
  • 培训心得
  • 读书心得
  • 学习心得
  • 党员心得
  • 读书笔记
  • 社会实践心得
  • 观后感
  • 班主任培训心得
  • 学习党章心得体会
  • 党课学习心得
  • 反腐倡廉心得
  • 解放思想心得
  • 学习郭明义
  • 于丹论语心得
  • 银行培训心得
  • 岗前培训心得
  • 师德师风学习心得体会
  • 新课程培训心得
  • 教师培训心得体会
  • 党校学习心得
  • 群众路线心得
  • 拓展心得心得
  • 三下乡心得
  • 课程设计心得
  • 听课心得
  • 廉政准则心得
  • 执行力心得体会
  • 新员工培训
  • 暑期社会实践心得
  • 你在为谁工作心得
  • 廉洁自律心得
  • 于丹论语心得全文

    分类:于丹论语心得 时间:2017-06-03 本文已影响

    篇一:论语心得体会3

    论语心得体会3

    一、学到源头自然明。为学如初,成就有余。

    二、孔子最了不起的地方赋予礼乐以灵魂。

    三、为人处事时刻不忘本,时刻清醒的认识我是谁。

    四、历史才是真正的成功学。历史是民族的根,文化是民族的灵魂,教育是民族的生机。

    五、如何看待过程与结果?正其意,而不谋其利;明其道,而不居其功。

    六、做人一定要有目标,但目的性的事不要太多。有所欲无所图。真正的成功者的心态是“我能为你做什么”。

    七、找到自己的路,心明了,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八、教育的目标是把崇高的人性唤醒。

    九、人之所以出差错就在于,该做的没做,不该做的做了。不要问该不该去做,孔子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正是孔子义的精神所在。

    十、 对事,对物,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十一、活得坦然,我想我们会过得很幸福,

    十二、凡事问自己:你尽力了吗?

    动有三层动手、动脑、动心。还要用心,不要操心、烦心。

    【论语心得体会3扩展阅读】

    [推荐]:班主任工作总结 个人工作总结 半年工作总结 大学生社会实践报告 培训心得体会 工作心得体会 入党申请书范文 军训感言 师德师风学习心得体会 心得体会格式,心得体会的写法

    心得体会的写作实际上是一个慎思的过程。慎思的过程一定是一个批判吸收的过程,知识的实践一定不能脱离了实践,环境和我们自身的各种特点。慎思的过程就是要搞清楚哪些是适合自己的知识,哪些虽然适合他人但是不一定适合自己。而这个过程正好是明辩之的过程,吸收知识的过程一定是辨证的和批判的。

    写作模式心得的写作模式没有固定的方法,只要达到了有所思,有所悟,就算达到了目的。写心得的过程正好也是我们归纳整理已有知识的一个过程,只有把自己的知识体系整理清楚了,后面的实践和知识应用才可能灵活。

    1.我听到或读书读到了什么内容?

    2.这句话用你理解的方式进行复述。

    3.原来是否有该观点类似的知识。

    4.原来是否有基于该观点的相关实践。

    5.该知识或观点好的方面或待需要进一步论证方面。

    6.该观点对自己后续工作和生活的指导意义。

    访问更多与论语心得体会3相关的范文:〖于丹论语心得全集,于丹论语心得下载,于丹论语感悟 〗

    篇二:新时期“东学西渐”中翻译策略的优选论分析:以《于丹?论语?心得》英译本为例

    新时期“东学西渐”中翻译策略的优选论分析:以《于丹?论语?心得》英译本为例 作者:傅悦

    来源:《环球市场信息导报》2013年第10期

    该文通过语料库辅助的定量和定性分析,发现《于丹论语心得》英译本在翻译策略的选择上呈现出摇摆的特点,而这恰恰是译者在不同制约因素构成的序列中进行优选的结果。我们在进行翻译实践时,应当客观分析这些因素,从而在原文风格和读者期待中求得最佳平衡。

    【基金项目】本文受安徽省教育厅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项目编号:2011sk016),安徽大学青年科学研究基金(文科类)项目(项目编号:SKQN1007)和“第二批安徽大学青年骨干教师培养对象资助项目”(项目编号:02303301-0242)的联合资助。

    一、引言

    “中国文化走出去”是我们在对外文化交流中面临的一项难题,而译者的翻译策略直接影响着“东学西渐”的成效。儒家学说作为中国传统智慧的结晶,一直是西方读者了解中国文化和价值观的窗口之一。方兴未艾的《论语》等典籍英译研究对于如何更好地介绍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而《于丹心得》作为近年来引起中国读者广泛共鸣的读物,其在西方的译介同样值得深入研究。

    2006年11月《于丹心得》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在短短的五年间经过了共计41次印刷。仅截至2008年,其国内销量就已突破500万册,拥有广泛的读者群。而该书在海外的译介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截至2010年7月,该书共签海外版权33个,涉及28个语种、33个版本,目前已经出版的有繁体、韩、日、英、德、意、西、荷、法、葡、希、挪威、芬兰、瑞典、冰岛、印尼、匈等17个语种的22个版本,实际印刷18万册,版权收益到账203.9万元人民币,相当于销售中文版64万册的利润。英国提交的年度销售报告显示《于丹〈论语〉心得》的英、欧、美以及亚太地区的精装版已于上市半年后售罄,共计2.3万余册,该书在法国翻译类图书销售排行榜曾连续12周上榜,最高第2名,最低第9名,截至2010年7月,法语版已销售5.4万册。无论是版权签约数,还是实际印刷数,《于丹〈论语〉心得》均创造了近年来中文图书的最高纪录(人民日报:2010)。

    由爱丁堡大学教授迪星(Esther Tyldesley)翻译的《于丹论语心得》英译本自从2009年面市以来,受到了中西方读者的热评,也引起了西方主流媒体的关注。在亚马逊读者评分一栏中,它获得了四星半推荐(共五星)。加拿大作家布莱恩·格里菲斯(Brian Griffith)在针对该英译本的评论中写道,于丹的文字代表了一代人审视传统原貌的全新眼光。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的专访时,于丹也表示,译者传递了原作的态度,即朴素而温暖的,自己很满意。

    二、汉英翻译策略的优选论分析

    优选论在翻译策略决策中的应用前景。衍生于音系学的优选论OT(Optimality Theory),最初由语言学家Alan Prince和Paul Smolensky 于1993年提出,它有别于传统的以规则为主导的推导,而是基于制约条件的研究方法。优选论经Prince和John J. McCarthy逐步发展壮大,如今广泛应用于语言学的其它领域,如句法分析和语言习得研究中。国内优选论研究也呈现出了强劲的发展态势,Rene Kager 所著《优选论》(Optimality Theory)于2001年由外语教学与科研出版社引进。马秋武教授编著的《优选论》于2008年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这些著作中提到,优选论的基本概念包括: 普遍性:制约条件具有普遍性;可违反性:制约条件是可以违反的,但这种违反必须是最小程度的; 优化:在考虑限制排序的情况下,当输出项最低限度违反制约条件时,此输出项为“优选”; 优先:一对相互冲突的制约条件中排序高的优先于排序低的。

    近年来,由于优选论在逻辑分析上的优越性,这一理论被更多地运用于应用语言学领域,包括翻译理论与实践的研究当中。如王嘉龄于2002年发表于《外语教学与研究》第1期的《优选论与功能主义》和李兵发表于《当代语言学》2008年第1期的《论优选论的功能主义倾向》,将优选论和语言学功能主义研究紧密结合起来。作为功能主义的重要分支,功能翻译理论被诸多学者用来分析和解释翻译中归化与异化策略的选择,这也为运用优选论来研究翻译中的归异化策略提供了可能。与此同时,优选论的分析模式还被应用于翻译研究的其他领域。如许雷发表于《文教资料》2008年第12期的《优选论的制约条件对诗歌功能对等翻译的启示》一文,就制约条件的普遍性和可违反性,分析了标记与忠实制约对奈达翻译理论标准带来的启示。肖群于2009年在《青年文学家》第21期上发表了《浅论优选论分析模式对翻译质量评估的可行性研究》,分析后得出优选论的分析模式可以应用于翻译质量的评估。蓝婕,许菊发表于《河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3期的《商标英汉翻译的优选论分析》,在优选论的理论框架中,探讨了商标翻译的各种策略的认知理据,提出了商标翻译的制约条件的等级排列。

    本文以优选论为切入点,假设译者在面临文化异质时有不同的候选处理方法

    (candidate),即归化或者异化,按照优选论的衍生模(GENerator)理论,候选项之间总是相互竞争优选项(optimal candidate)的地位,此时可由若干制约条件(constraints)构成的评选模(EVALuation)来分析,将制约译者翻译策略选择的主要因素按照重要性由高到低排列形成一个等级序列(constraint hierarchy),对归化和异化这两个候选项进行筛选,违反制约条件数目最少、所违反制约条件在等级序列中排列较低的候选项即为优选项,由此我们可以分析不同语境中译者的翻译策略,从而更好地服务于翻译实践。

    《于丹心得》的文体风格。首先,《于丹心得》属于大众读物,它并非严肃的哲学理论书籍,而是贴近普通大众生活的一本心得散文。全书以古喻今,试图用儒家传统智慧解读现代人的困顿,获取解开心灵混沌的密码。就文章文体、风格和功能而言,它是散文,以细微处见人生哲理的方式娓娓道来,劝人向善与向上。按照于丹自己的话来说,这本书是有“温度”的。它

    的文体风格和功能与读来让人觉得励志而温暖的《心灵鸡汤》非常接近。这一点也得到了学者们的认同。杰弗里·威瑟斯特姆(Jeffrey N. Wasserstrom)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所有人都需要知道的事》一书中论述儒家学说在当代中国的重兴时,特别提到《于丹心得》是 “具有中国特色的心灵鸡汤类的读物”。

    与此同时,《于丹心得》中信手捏来的儒家经典,古今中外的传闻故事,体现了古今智慧碰撞的火花,加之前期“百家讲坛”的铺垫,为它的深入人心奠定了基础。这也是《于丹心得》的基本文体风格。

    其次,《于丹心得》的语言简明易懂。使用MyziciFreq词频统计软件对分词后的《于丹心得》原文语料进行词频统计,发现位列前十位的词依次为:

    词语 频次 频率 累积频率

    1 的 1953 4.63% 4.63%

    2 一 993 2.36% 6.99%

    3 是 905 2.15% 9.14%

    4 人 727 1.72% 10.86%

    5 个 684 1.62% 12.48%

    6 这 638 1.51% 13.99%

    7 不 630 1.50% 15.49%

    8 有 545 1.29% 16.78%

    9 子 511 1.21% 17.99%

    10 就 448 1.06% 19.05%

    占据全文近五分之一篇幅的前十位高频词中,除了“子”这一与《论语》高度关联(如“孔子”、“子曰”等)的词之外,其他全部位列现代汉语语料库词语频率表(2000万字,语料库在线提供)的前25位,其中位于该表前10位的有“的”、“一”、“是”、“这”和“有”。

    正如《于丹心得》封三上所书,“百家讲坛”栏目是“一座让专家通向老百姓的桥梁”。 该文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主办的《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http:

    //总第522期2013年第39期-----转载须注名来源而易中天也在为该书所做的

    序里提到,全书的主题是单纯的,于丹眼中的孔子展现了其最具普适性的一面。作者本人也坦承自己对于《论语》的感受是“朴素而温暖”,是一种能够唤醒心灵的“简单真理”。

    最后,文言文与口语程度较高的用语交织构成了《于丹心得》的另一大显著特色,这正源于对于《论语》的引经据典。如上文提到的“子曰”等。语料库的检索结果显示,全书中提到“孔(夫)子”共129次,“子曰”6次。作者选取《论语》中自己感悟最深,对普通大众生活可能最有启示的句子。如:

    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论语·阳货》)孔子对他的学生说,你看,苍天在上,静穆无言,而四季轮转,万物滋生。苍天还需要说话吗?

    在全书开篇《天地人之道》中,作者通过直接引用《论语》,来佐证儒家的传统智慧并非高高在上,而是润物细无声的。并籍由自己的诠释和感悟,来传达对于生活的态度。而这种叙事的模式贯穿着整本书,构成了心得式文体的主要特点。

    因为全书脱胎于《百家讲坛》栏目,所以口语化的特点贯穿始终。如:

    例一:如果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她能邪乎一星期。

    例二:说有一个国王每天都在思考三个最最终极的哲学问题

    例三:他们把活泼泼的人生经验,穿越沧桑,传递到今天,让我们仍然觉得温暖;

    《于丹心得》英译本中翻译策略的优选论分析。《于丹论语心得》原文的语言特色,文体特征及功能,在英译本是否得到再现,直接关系到原文思想的传达。同时,新形势下,对于译作目标读者的预设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翻译策略。譬如,教育背景、对于中国文化熟悉程度、主要的关注点等都会因为译者对于目标读者的设定而产生变化。先看它的英译本书名:Confucius from the Heart: Ancient Wisdom for Today’s World,主标题采用了直译与意译相结合的方法,所加的副标题进一步解释了原作的散文体心得,使得读者对它的风格和功能有了相应的预期。纵观全文,《于丹论语心得》英译本在原文和译文目标读者之间进行了深思熟虑的考量。作为母语人士,迪星对西方读者的定位相对清晰,在翻译策略上具有一定的连贯性。但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在涉及到一些文化特质时,那些对于她而言,译文目标读者可能不会有太大兴趣,会造成阅读障碍,影响可读性的部分,她都采取了减译的方法,其中主要有简化和删译。

    如:

    例一

    原文:回家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心情写进了《归去来兮辞》。(天地人之道:13)

    译文:When he got there, he wrote down what he felt. (The Way of Heaven and Earth: 24)

    例二

    原文:实际上,孔子也罢,庄子也罢,陶渊明、苏东坡直至泰戈尔,古今中外圣贤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用他们对生活的体验,总结出一些对我们每个人都有用的道理。(天地人之道:17)

    译文:What is most siginificant about people like Confucius or any of the other great thinkers from China and abroad, past and present, is that they drew from their own practical experiences of life, truths and principles that everybody can use. (The Way of Heaven and Earth:31)

    这样简化的处理方式,提高了原文的易读性,但同时也遗失了原文中一些特定的文化因素。英国《观察家报》(The Observer)专栏作家Sun Shujun(孙淑君,音)在针对《于丹论语心得》及其英译本的评论中写道,这本译本相当乏味,加之失去了电视节目中生动的肢体语言,使得原作者看上去像是读者来信专栏的女性主笔,而非传统智慧的传播者,而且译本中的语言也极其平淡乏味。

    这和前文中的读者评论构成了两极分化的鲜明对比,因此衡量译文的质量必须建立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分析上。这就需要我们在对译本整体把握的基础上,具体分析一些典型的译例。而在分析的过程中,全球化和“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新形势下,各种可能影响译者的主要因素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些因素构成了译者选择的制约条件,而译者的翻译过程是否是对于不同翻译方法在动态制约条件下的优选则决定着译文的质量,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译文的传播度和受欢迎程度。

    Wordsmith6.0对《于丹论语心得》英译本语料的词频统计显示,其前十位高频词依次为:词语 频次 频率 累积频率

    1 THE 1,689 4.92% 4.92%

    2 TO 1,084 3.16% 8.08%

    3 AND 1,058 3.08% 11.16%

    4 OF 935 2.72% 13.88%

    5 A 897 2.61% 16.49%

    6 IS 627 1.82% 18.31%

    篇三:朱维铮教授访谈录-于丹对《论语》缺乏常识

    朱维铮:于丹对《论语》缺乏常识

    2007年03月30日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在对于丹《论语心得》的批评声音里,著名历史学家、中国思想史研究专家朱维铮的观点引人注目:一方面,他毫不留情地批评于丹“没有一句心得是她自己的”、完全不懂《论语》;另一方面,他也强调,学者需要具备的一种重要素质就是伏尔泰的那句话:我不同意你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当然,也不能妨碍他人批评的权利。

    孔子变形记

    记者(以下简称“记”):先生长期研究孔子,请讲一讲《论语》的形成史和解释史。

    朱维铮

    (以下简称“朱”):《庄子》《孟子》《荀子》包括《墨子》里的一些篇章,直到《韩非子》,对孔子都各有见解,我们可以大概了解一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从公元前五世纪中叶到公元前二世纪中后期(西汉景帝、武帝之际),《论语》的原始结集本在文献中一直不见踪影,直到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时代,它才重新露面,变成一部很时髦的书,解释者起码有三个学派:“鲁论”、“齐论”和“古论”;到了公元一世纪东汉时期,又形成一种通学派,对《论语》的文本、句逗、分章、结构、诠释等等进行研究。

    我们现在读到的《论语》的本子(阮元主持校刻的《十三经注疏》本),不是孔子的弟子或再传弟子编订的,也不是稍后些的人根据不同版本编订结集的,今天我们读到的本子经过了两次大的改造,一个是西汉后期,汉成帝的老师张禹编定的《张侯论》,有21篇;又过了200年光景,到了公元二世纪中期,有一个博学而影响很大的郑玄(中国第一位经学大师),他以《张侯论》为底本,根据不同版本进行点校,就是“我认为这里该用这个字、该这么分章”,他把《论语》的今本给定下来了,而且两汉间对《论语》不同解释的结集,也是他。郑玄死后不到一百年,何晏把郑玄的本子及其反对派的意见编成了《论语集解》。何晏后,南北朝时代,有一个叫皇侃的,受了佛教的影响,编了一个《义疏》的本子。到了公元八九世纪,唐代的韩愈、柳宗元对郑玄、何晏的本子都持怀疑态度,要回到原典。

    记:他们找到原典了吗?

    朱:哪里有什么原典!郑玄的时代距离孔子生活的年代已经600年了。我讲这个结集的历史,是想说明,隔了这么遥远,又有这么多人物出场,即使其中“子曰”全部可信,拿它作为惟一依据将孔子捧上天或按下地,都是令人惊异的。

    梁启超先生早在1920年就说过:自汉以来,围绕着孔子的今古之争、正学异端之争、考据性理之争从来没有停过,因而孔子渐渐变为董仲舒、何休,变为马融、郑玄,变为韩愈、欧阳修,变为程颐、朱熹,变为陆九渊、王守仁,变为顾炎武、戴震。而我的老师周予同先生说过,这话“颇能痛快地指斥数千年来学术冒牌失真的弊病”。

    司马迁说,孔子是私生子

    记:孔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朱:我与蔡尚思先生合著的《孔子思想体系》1982年出版后曾经引起过学术界争议,当时有人说要逐字逐句地批判。

    记:为什么?

    朱:他们最反感的可能是我考证了孔子的出身,我说孔子是私生子。这不是我说的,是司马迁和郑玄说的,关于孔子的第一部传记是《史记》里的《孔子世家》,原文是说“野合而生”。当然后来也出现一些传说,譬如有座尼山,夫妇俩没孩子,去尼山祷告后怀了孕。根据司马迁的说法:孔子出生时,他的父亲70岁,母亲17岁,他的父亲是个武士;生下孔子后,她的母亲就远离他父亲的家族,住到一个非常贫困的地方,而且终生不告诉他父亲是谁,父亲死后也不告诉他坟墓在哪里。直到母亲去世,孔子15岁时,一个多嘴的邻居、一位车夫的母亲才告诉孔子,他的父亲是个武士,坟墓在哪里。孔子听了很高兴,因为他本来是个“贱人”,就是平民。孔子自己承认:“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孟子也说,孔子小时候很“贱”(出身低微),替人看过牛羊、管过仓库;另外孔子可能还当过吹鼓手,今天儒家流传下来的丧礼是最繁重的部分。

    于是说我侮辱了中华民族的圣人。我说谁是圣人?历朝历代皇帝都自封为圣人;我没有侮辱他,我只是根据可以获知的史料讲了一个事实。

    记:司马迁依据的是哪些史料呢?

    朱:司马迁是中国史学的鼻祖,《史记》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他说他记述孔子是根据先秦的一些史料,以及孔子弟子留下来的一些记录,但究竟是哪些史料,我们到现在不是很清楚。但有一个旁证:司马迁对商朝的世系记载得非常详尽,如《殷本纪》,他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但谁做皇帝,从哪一年到哪一年,都记得清清楚楚。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疑古学派于是怀疑:你是怎么知道的?真是这样吗?学界普遍越来越倾向于认为这是司马迁编造的,差不多就在快要下定论的时候,在河南安阳殷墟出土了大量甲骨文;而清末甲骨文研究已盛行,此前王国维等人已经通过甲骨文研究发现司马迁说的是对的,而殷墟的甲骨文又提供了证据。王国维写过一篇《殷代先公先王考》,即证明甲骨文所述与《史记》非常相合。而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他曾经到过孔子的家乡,这一点是肯定的。

    司马迁对孔子是极其尊崇的。《史记》里,记载帝王的叫做本纪,记载诸侯的叫世家,其他的叫列传。他把孔子列入世家,可孔子没有封过侯,他一生的最高职位是做过3个月鲁国的司寇,鲁迅把这个职位比作日本的警察总监。司马迁等于给了孔子破格的待遇。

    于丹不知《论语》文本为何物

    记:《孔子思想体系》一书附录二《孔子和历代孔子崇拜者的关系问题》令人印象深刻,历史上关于孔子的很多反反复复、奇奇怪怪的事情都讲透了。

    朱:我看于丹的书,劈头就讲“天地人之道”,借北宋一个不学有术的权相赵普的话“半部《论语》治天下”,宣称《论语》仍可作为“治国之本”。姑且不谈赵普有没有说过这话,即使相信宋人笔记,赵普也是为了辩护自己不读书,向宋太宗说他平生只读一部《论语》:“昔

    于丹论语心得全文

    以其半辅太祖定天

    下,今欲以其半辅陛下致太平”。他死后两百多年,元朝有出杂剧,便将传说中赵普此语渲染成“以半部《论语》治天下”。看来于丹比赵普更不读书,非但不知《论语》文本为何物,而且连传说中赵普所谓的将读《论语》的心得分成两半献给两个皇帝的出处也闹不清,居然在中央电视台宣讲“什么叫‘半部《论语》治天下’?有时候学一个字两个字,就够用一辈子了。”昨天我翻她的书,看到这段话,不禁吃惊。我非常纳闷:你于丹推崇赵普的话,是你的自由;你把经元曲渲染过的赵普的话当作史实,拔高为“治国之本”,也可自称“于丹心得”,但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半部《论语》治天下”的价值判断,为什么同“一句顶一万句”之类说法如此相似呢?易中天为《于丹〈论语〉心得》作序,赞美她讲述了“人民的孔子,也是永远的孔子”,这说法实事求是么?

    记:孔孟之道在中国历史上的变迁是怎样的?

    朱:中国所谓的“道”,也有几次大的变化。我们所说的儒术,最初指的是“周公之术”,在西汉,孔子只是周公的绍述者;到了汉成帝,才开始给孔子封号,但周公位居“先圣”,而孔子只是“先师”。孔子本人对周公也非常崇拜的,他说“吾从周”。

    到何晏的《集解》时,他提倡的其实是“周孔之道”,是当时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嵇康为什么被杀?罪名是“非汤武而薄周孔”,鲁迅就说,嵇康当时非死不可。

    一直到唐太宗时代,周公被赶出太学,孔子升为先圣,老实听话的弟子颜回被奉为先师。此时出现的就是“孔颜之道”。

    到了公元十一世纪,孟子地位上升。是王安石将孟子供进庙堂,他实行教育改革,将所谓儒家经典重新注释,他自己注了《周礼》,叫他的儿子注《诗经》,他的一个助手吕惠卿注《尚书》,所谓《三经新义》,成为科举考试的蓝本。后来宋儒朱熹等人反对的,就是这个《三经新义》。孔孟之道成为统治阶级承认的一个意识形态,应该是从十一世纪王安石变法之后开始的。

    所以,讲孔子、讲《论语》,不能离开这些东西,否则你怎么讲?我们现在一些自称学者的人,连一些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没有一句心得是她自己的

    记:我们现在回到《于丹〈论语〉心得》,您觉得确如易中天序中所说,能让孔子他老人家“在千古之前缄默地微笑着,注视着我们仍然在他的言论中受益”吗?

    朱:别的我不想作评,只是有一点,他们说“我们是大众普及,不需要说出观点的来历”,我想,属于他们本人的东西大概是很少的。布道也好,一家之言也好,你在公共平台上必须说清出处,这个我想在国内外都是基本要求。我让学生找了一本来看,它有心得二字,那应该是自己阅读所得,但我看了一下,没有一句“得”是她自己的,而且我很吃惊的是,全书引用了他人的观点,却没有出现一个20世纪人的名字。这个我以为是非常不好的,因为我可以指出,她引的这段解释是谁的,那段又是谁的,包括她引了鲁迅的话,都不提鲁迅的名字,而旁边都写着“于丹心得”。

    我以为,搞文史哲,在前人的基础上你能有新的、有突破的基本见解(当然不是那些细枝末节的见解),能有两三条已经很了不起了!

    记:即便是转手贩卖二手三手的东西,做嚼饭哺人的工作,是不是也需要一点资格?

    朱:她讲的那个《论语》,用的一些基本概念,都说明她不懂《论语》。譬如,她说这个人那个人的名字,我们知道,古人的名和字完全是不同的;对孔子弟子的一些东西,基本属于无知;还有《论语》的分章,朱熹的《论语集注》是分514章,清朝考据孔子的有172家,他们又重新分了,我们现在基本上可以分清每一章是什么时候的,哪些可能是后人加进去的。我看了于丹,唉,她连传统的分章也没有搞清,把两个不同时期的章节混作一章,我就知道,这个人连常识也没有,从来没有人这样分过章。

    我也不知道她用的是哪个本子。我本来以为她起码看过解放以后影响比较大的两本《论语》的注解:杨树达教授的《论语疏证》和他侄儿杨伯峻的《论语译注》。杨树达解放前做过中央研究院第一届的院士,解放后做过科学院社会学科的学部委员;杨伯峻那个注释讲得很通俗,一般的人想了解《论语》,可以拿一本杨伯峻看一看。我觉得于丹连杨伯峻都没有好好看过。

    记:面对下课之声,于丹也有态度:除非我有硬伤。您觉得她讲的有硬伤吗?

    朱:用我朋友的话吧,她的书他也仔细看了,他说:“她书里讲别的话我都同意,就是讲《论语》的部分我不同意。”

    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段电视视频,您和易中天先生在某电视台一起讲诸葛亮。

    朱:那是两年前了吧,在某省电视台讲三国。今年1月易中天经过上海,还来我家叙旧、指教,送我他的书,这么厚一摞(手势,约有尺把高)。我翻了翻,我不想评论什么,人家是来叙旧的。当然那次主要是他讲,我听。

    记:什么印象呢?

    朱:他的知识面应该是广博的,但他以前是搞文学的,在我们搞历史本行的看来,各有各的视角。

    记:网民有一种意见,面对经典,人人有发言权,我们不能剥夺于丹对《论语》与《庄子》的解读权。

    朱:把历史和市场化结合起来讲,我以为一定会是另一种形式的扭曲。但我觉得学者需要具备的一种重要素质就是伏尔泰说的那句话:我不同意你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当然,你也不能妨碍他人批评的权利。

    本版稿件由《南方人物周刊》提供

    采访手记

    清华北大十博士拍案而起,指斥于丹无知。不论其言论多么耸人听闻,其核心意思,是在要求一个资格——向大众传播经典的资格。

    一个人是否具备向大众讲解《论语》的资格?这个问题我们最好抛给专家。

    关于孔子在中国历史上形象和地位的诡异变迁,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著名历史学家朱维铮先生有过一篇精彩文章。朱先生还和蔡尚思先生合著过一本《孔子思想体系》,当年曾经产生巨大反响。由他来判断于丹心得的成色,应该是合适的。

    跟朱教授预约采访,他说,“于丹的书我只翻了两页,没有能够读下去。她胆子大。”记者问,这话怎么讲。朱先生说:“不懂的东西也敢讲,不是胆子大是什么?”3天后,在复旦光华楼中国思想文化研究室里见到朱先生,此时他已专门读了于丹的那本书。

    记者感兴趣的问题是:向大众普及经典本是好事,这里有没有一个资格的问题?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向大众说《论语》说孔子?朱维铮先生认为:“历史文化的传播从来是有层次的。作为研究者,一是文本的清理,二是历史事实的清理,譬如孔子活了73年,他这73年是怎么一回事。”

    当记者问到:历史学一向追求严谨,对于可靠史料之外的那些属于推测、阐发的部分,先生有什么原则时,朱先生说,他的原则就是,“无征不信”,“孤证不足为据”。他说,我一辈子相信两句话:真理是由争论确立的;历史的事实是由矛盾的陈述中间清理出来的(马克思给恩格斯的信件)。

    朱维铮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兼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1936年生于江苏无锡,196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师从著名经史学专家周予同教授。致力于中国思想文化史的研究,著有《走出中世纪》《音调未定的传统》《求索真文明——晚清学术史论》《中国经学史十讲》等。

    朱维铮教授访谈录

    朱维铮老师是我校历史系的名教授,研究领域主要在中国文化史、思想史和经学史方面,可以称得上是这一领域的泰斗。朱老师从事历史研究至今已46年,成果丰硕,著作等身。

    总记得一次朱老师开讲座的情景:整个3108教室被挤得满满的,窗外也人头攒动,讲至精彩处,窗内窗外掌声雷动,朱老师的魅力可见一斑。可惜的是朱老师已不教本科生了,但关心之情不减,感谢朱老师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整个谈话过程中,笔者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这位长者的语重心长,殷殷期望。

    ■现在不少人对人文学科抱有一种功利性态度,认为文科没用,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我想,对于一个人文学科的本科生来说,多知道一点历史是有好处的,历史让人开阔眼界。现在有些人学些东西总是考虑它的功利性,这在我看来以后是要吃大亏的。因为人文学科很难说哪个东西有用哪个没用,它其实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积累是思考的基础。到了一定程度,你的积累如何,你的思考如何,你的眼界如何,都会从你所从事的每一个工作中显示出来。这个问题我想我们的本科生要好好想想,因为太功利了,太浮躁了,太跟风了,在我看来是学不好人文学科的任何一门。

    中国一向重视人文修养,只是到了近五十年代,才出现这样一个越来越不正常的情况。靠文科是赚不了多少钱,但我想有些问题值得大学生们想想,你的所谓的价值判断标准到底是什么?是你从学习过

    相关热词搜索:论语 心得 全文 于丹 于丹论语心得全集 于丹论语心得摘抄